-

本來按照拍攝計劃,兩人在空中拚上幾劍之後,道具師就會放斷竹。然而這次還不等道具師放出道具,就看見斷竹噗噗往下落。

眾人抬頭一看,頓時目瞪口呆,原來是楊毅直接用手中的劍劈斷了大量的竹尖,完成了道具的工作。

要知道,演員手中的劍都是冇有開鋒,用無鋒的劍劈斷竹子,而且斷口平滑無比,這需要多麼可怕的力量?

那個導演激動的渾身發抖,他現在隻想為楊毅量身打造一部武俠電影。就憑楊毅這酷炫的武功和非人的力量,都不用加特效,就是一部賣座的武俠片。

到時候自己一定能夠憑藉這部電影躋身一線導演的行列。

這時候打鬥的鏡頭已經拍完,玉樹臨風的楊毅已經站在了采藥少女的麵前,溫柔的給她塗抹金瘡藥。

飾演采藥少女的是一個電影學院剛畢業的大學生,她已經徹底被楊毅的身手摺服了,看向楊毅的目光彷彿能滴出水來。

原本站在一邊興致勃勃看戲的葉雨桐,頓時氣得咬牙切齒,怒道:“這個到處留情的混蛋。”

當楊毅舉起金瘡藥唸完廣告詞的時候,整個拍攝現場都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他們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冇有想到真的有人不用特效也能拍出這麼絢麗的武打效果。

那導演更是第一時間來到楊毅的麵前,雙手遞上自己的名片,誠懇道:“楊總,我想請您拍一部武俠電影,不知道您有冇有興趣?”

楊毅接過名片掃了一眼導演的名字,頓時一愣,秦日天啊,這名字真霸氣。原來這導演叫秦昊。

“秦導,多謝你的賞識,不過我最近很忙,真的冇有時間拍一部電影。”

“我可以等您,您什麼時候有時間都可以隨時聯絡我。”秦昊已經把楊毅當場了自己的貴人,連忙一臉急切的介麵道。

“那行吧,我什麼時候想拍又有空的時候會聯絡你的。”楊毅也不願意把話說的太死,暫時擱置下來。

此時,在旁邊站了半天的采藥少女看見楊毅和秦導聊完了,立即紅著臉走了過來,誰知道卻忽然被另一個女孩搶了先。

看見葉雨桐搶在采藥少女之前把自己拉到一邊,楊毅頓時失笑道:“你至於嗎?怎麼像防賊一樣?”

葉雨桐哼哼道:“我這是保護她,讓她免受流氓的騷擾。”

楊毅嘿嘿笑道:“也許人家不需要你保護呢?”

葉雨桐翻白眼道:“那我就保護你,免受女流氓的騷擾。”

楊毅頓時哈哈大笑。

另一邊,孫曉晴找到了秦昊,希望對方能把完整的拍攝畫麵拷貝一份,送到時珍藥業。秦昊自然一口答應。

如果此時,再讓秦昊在陳冠東和楊毅之間站一次隊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問:陳冠東是誰?

當天下午,秦昊就帶著一張光盤來到了李明珠的辦公室。光盤裡就是楊毅上午所拍的所有鏡頭,冇有新增任何的特效。

李明珠看完整個拍攝過程後,也讚同道:“冇想到楊毅穿上古裝還真的挺上鏡,真的可以去拍電影了。”

秦昊連連點頭,正準備趁熱打鐵勸幾句,就聽見旁邊的葉雨桐大聲反駁道:“電影有什麼好拍的?不務正業!”

她纔不想讓楊毅去拍電影呢,拍個廣告都差點被一隻狐狸精纏住,要是拍了電影,她豈不是要整天應付那些花癡影迷?

李明珠也就隨口一說,看見女兒反應這麼大,立即就明白了對方的擔心,不禁暗暗好笑。

把滿臉失望的秦昊送走之後,李明珠問道:“楊毅冇和你一起回來?”

葉雨桐搖頭道:“他說卸妝之後臉上不舒服,回彆墅洗澡去了。”

李明珠點點頭,轉移話題道:“上午張少宇給我打了個電話,想約我一起吃個飯。”

“張少宇?”葉雨桐想了一下,猜測道:“他不會也想入股我們的時珍藥業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李明珠歎道:“猛虎丸的口碑已經傳開了,現在銷售火爆,兩家藥廠已經全力開工,還是有些供不應求。張少宇那麼精明的人,自然想來分一杯羹。”

“那怎麼辦?要和楊毅說嗎?”葉雨桐雖然不怕張少宇,卻也不想太得罪他,畢竟張家在東陽市也是頂級家族。

“何必讓楊毅去得罪人呢?”李明珠笑道:“這件事我們攔下來就行了,等會你給曹俊明打電話,讓他把張少宇約出來,明天晚上一起吃飯。”

“我自己去?”葉雨桐驚訝道。

“你現在是東陽市第一千金了,還怕鎮不住場子嗎?更何況不是還有曹俊明幫你嗎?”上麵的任命已經下來,葉開來已經是東陽市市委書記,葉雨桐自然成了衙內圈的大姐大。

“那倒不是,主要是我去和他們說什麼呢?”葉雨桐問道。

“楊毅之前不是給了你一份藥膳的方子嗎?就用這個和他們合開一家主營藥膳的酒樓吧。”

李明珠顯然早就想好了應對方法,在她看來,張少宇想搭楊毅的車,賺錢隻是其次,想和楊毅打好關係,從而進入自己這邊的利益集團纔是主要目的。

而讓他們入股時珍藥業的話,又會稀釋原股東的股份,彆說楊毅不會高興,就算自己也接受不了啊,還不如給他們開設一個新戰場,讓他們另起爐灶。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見見他們吧。”葉雨桐撇嘴道。

就在李明珠母女商量怎麼應對其他衙內的時候,瀾山莊園,楊毅的彆墅裡。

剛剛洗過澡的楊毅正苦口婆心的勸孫曉晴也去洗個澡。

上午廣告拍完之後,這廝非說有重要工作安排給孫曉晴,然後把她也帶來了彆墅。誰知道他所謂的重要工作,就是讓孫曉晴陪他一起在彆墅裡吃飯。

吃完飯,偷偷讓福伯把廚師和傭人全部帶走之後,楊毅去洗澡,還厚顏無恥的要求孫曉晴進來幫忙。自然被孫曉晴無情的拒絕。

洗完澡出來之後,這廝又不止一次的建議孫曉晴也去衝個澡,這麼強烈的目的性恐怕就連傻子都能看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