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確實是這麼想的,彆墅裡現在無人打擾,一男一女二人世界,若是不做點什麼,豈不是浪費青春?

就在楊毅把孫曉晴逼到了牆角,令這丫頭無路可退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楊毅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竟然是朱萬苦打來的。他擔心對方有重要事情找自己,不敢耽擱,於是就接通了電話,孫曉晴卻趁機跑出了彆墅。

“你要是說不出有價值的情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楊毅冇好氣的對朱萬苦。

“是我電話打的不是時候嗎?”朱萬苦弱弱道:“要不我等會再打?”

“少廢話!說正事!”

“輝隆藥業明天晚上要舉辦一個新藥釋出酒會,你有冇有興趣過去看看?”朱萬苦小聲道。

“他們開釋出會,我去乾什麼?”楊毅皺眉道:“有話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

“咳,我姐不是入職輝隆藥業了嗎?被李隆安排在身邊當了秘書,他這幾天一直在糾纏我姐,所以我想讓你去給他個教訓。”

“你在逗我嗎?”楊毅冇好氣道:“以你姐的手段,要是連這種貨色都擺不平,現在她的孩子都該打醬油了吧?”

“這不是不一樣嗎?讓她自己解決哪有你出麵解決效果好呢?”朱萬苦笑道:“再說,我姐剛剛打入輝隆藥業的內部,要是就這樣和李隆鬨翻,豈不是白忙活了?”

“這是你姐的意思,還是你自己的意思?”楊毅好奇的問道。

“是我的意思。”朱萬苦道:“我姐說她自己能解決,讓我不要告訴你。”

“行,明天下午你去正邦中醫館找我,我們去一趟平川,不過參加完酒會就要回來,我第二天還要去義診呢。”

未來幾天都是已經定好的心臟病義診時間,楊毅本來不想去外地,後來一想平川也不是很遠,下午去晚上再回來也完全來得及。

更何況,他也有好幾天冇有見過朱千辛了,也不知道對方忽然見到自己出現在酒會上會是什麼表情。

掛上電話,楊毅在彆墅外麵的遊泳池邊,找到了臉色已經恢複正常的孫曉晴。

“美女,你是想遊泳嗎?我陪你一起啊。”泳池早就被人打掃乾淨,裡麵的水也是才換的,看起來確實很有下去遊一圈的衝動。

“你再這樣,我以後不來了。”孫曉晴低著頭輕聲道。

“我冇有其他意思啊,就是單純的想讓你也洗個澡而已。”楊毅一臉無辜的樣子。

“纔不是,你有不良企圖。”孫曉晴臉紅紅道。

“怎麼可能?不信你跟我回臥室,我給你表演一下什麼叫坐懷不亂。”

孫曉晴知道再和楊毅繼續這個話題,氣氛又會變成剛纔那樣,於是強行轉移話題道:“剛纔誰給你打電話?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回公司了。”

“好吧,說正事,你去通知顧正邦,原定於明天下午的義診提前到上午,儘量在下午三點之前結束。我明天晚上要和朱萬苦去一趟平川。”

“你們開車去嗎?”孫曉晴知道楊毅開高速的技術不行,更何況是晚上,有些擔心他的安全。

“放心吧,朱萬苦車技很好,可以媲美職業選手。不出意外我們明天夜裡就回來了,不會耽誤第二天的義診。”

由於瀾山莊園附近打車比較困難,所以楊毅又開車把孫曉晴送回了公司。

回來的路上,楊毅不禁想,要不要給孫曉晴配一輛專車,方便她出行?後來又覺得,給秘書配個司機是不是有些奇怪?還是讓她去找趙世祥,自己學個駕照吧。

第二天上午八點整,楊毅開車來到正邦中醫館時,孫曉晴和葉雨桐已經先他一步到了。

葉雨桐今天工作不忙,就準備過來幫幫忙,順便問楊毅幾個問題。

此時還冇有心臟病患者過來,楊毅剛來到就診室坐下來,葉雨桐就笑嘻嘻的問道:“楊毅,聽說你晚上要去平川參加輝隆藥業的酒會?”

“你訊息倒是靈通。”楊毅笑著看了孫曉晴一眼,後者立即做出一副“就是我說的,你要怎樣”的表情。

“帶我們一起去唄?反正你那車空間大,坐四個人剛剛好。”葉雨桐笑著提議道。

“我們這次是偷偷混進去的,說不定會被人家趕出來,怎麼帶你們一起?”楊毅冇好氣道。

“你們直接找朱千辛要幾張邀請函不就行了?她不是和輝隆藥業的李隆很熟嗎?為什麼要偷偷混進去?”葉雨桐不解道。

楊毅暗道:那樣不就冇有驚喜了嗎?再說了,朱千辛躲李隆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去找他幫忙?

楊毅耐心的解釋道:“聽說輝隆藥業研發了一款新藥,功效和我們的猛虎丸很接近,我這次過去就是打探情報的,你們就乖乖在家等訊息就行了,不要節外生枝,明白了嗎?”

葉雨桐還準備據理力爭,楊毅忽然道:“哎呀來病人了,我去忙了。”

說完就換上白大褂走出了就診室。

葉雨桐咬牙切齒的對孫曉晴道:“這個花心大蘿蔔,不願帶我們一起,肯定是為了和朱千辛單獨見麵。”

孫曉晴抿嘴笑了笑,故意問道:“你怎麼比我還激動?”

葉雨桐臉色一僵,氣急敗壞道:“你到底是哪頭的?哼,不管你了。”

說完就心虛的逃了出去,幫楊毅接待病人去了。

孫曉晴則在心裡歎了口氣,她已經看明白了,像楊毅這樣的男人,是不可能被某一個女孩徹底征服的。

因為他身邊的優秀女孩實在太多了,這些女孩不管之前是什麼性格,隻要和楊毅多接觸幾次,就會像飛蛾撲火一樣撲向楊毅,不顧一切後果,自己的好閨蜜不就是這樣嗎?

這個朱千辛應該也不會例外,所以葉雨桐試圖切斷楊毅和朱千辛的聯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明白這一點。

第一位來到診所的心臟病患者正是張大爺的老伴,登記的姓名叫曹桂蘭,今年六十二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