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大爺,早上好啊,您的關節炎這兩天有冇有好點?”楊毅笑嗬嗬的請張大爺夫婦倆在大廳裡坐下,反正也冇有其他病人,去不去就診室也無所謂了。

“好,好多了,楊醫生您開的藥真是太管用了。”張貴生已經打探到了楊毅的名字,可惜一直冇有弄到楊毅的手機號碼。

“有效果就好,藥還要繼續喝下去,至少還要再喝一個療程。”楊毅已經把四妙犀角湯的藥方給了顧正邦,讓他每天親自抓成一個個小包,賣給患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

畢竟診所也是要營業的,不能一直義診下去。

楊毅有信心在四妙犀角丸上市之前,把正邦中醫館打造成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旗艦診所。

楊毅和張大爺聊天的時候,那邊的葉雨桐已經在診所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給曹桂蘭量了血壓和心跳。

楊毅吸取了上次的教訓,讓顧正邦安排了很多人打下手,畢竟心臟病患者和關節炎的患者不一樣,每一個都要記錄血壓的心跳,以便區分是哪一種心臟病。人少了根本忙不過來。

“心跳97,血壓90,160。”葉雨桐報數字,那邊的孫曉晴則拿著就診檔案開始記錄。

“這個血壓有一點高啊。”楊毅來到曹桂蘭身邊問道:“有在吃降壓藥嗎?”

曹桂蘭點頭道:“每天都吃。”

楊毅點頭道:“來,我先給你診個脈。”

“舌質淡紅,脈細無力,麵浮足腫,心脾兩虧。您這是風濕性心臟病。”楊毅放開曹桂蘭的手腕,笑道:“從今天起,把其他的藥全部停了,隻吃我們提供給您的湯藥。”

不再服用醫院所開的那些藥物,主要是防止乾擾,否則楊毅說不定會出現誤判。

曹桂蘭已經從老伴那裡知道楊毅醫術的高明,自然不會反對,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這時候又有新的心臟病患者走了進來,楊毅對曹桂蘭夫婦道:“大爺大娘你先去那邊坐一會,等藥熬好會有人給你們送過去。”

由於患者陸續到來,大廳裡有些嘈雜,楊毅就把診脈地點改在了就診室裡。

心臟病的種類很多,常見的有先天性心臟病、高血壓性心臟病、風濕性心臟病以及冠狀動脈心臟病等。

楊毅接診的第二個患者就是冠狀動脈心臟病,簡稱“冠心病”。

跟上一個患者一樣,楊毅詳細記錄下他服藥之前的狀態,就讓他去大廳裡等待服藥了。

這次義診和之前風濕性關節炎那一次並不一樣,由於心臟病包含的器官很多,所有心血管循環係統的疾病都可以歸為心臟病。

所以想靠一種藥就把所有種類的心臟病全部都治癒是不可能的。

楊毅的目的隻是研發一種可以有效控製心臟病發作的新藥,讓堅持服藥的患者大幅減少心臟病發作的次數。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楊毅並冇有像上次那樣規定義診的人數,而是來者不拒,最好是所有心臟病類型的患者都來試試自己的藥。

他所開的藥方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根據不同類型的心臟病用不同的藥方,一共分為四大類,到時候分彆生產包裝,什麼類型的患者就買什麼類型的保心丸。

是的,楊毅連新藥的藥名都想好了,就叫益氣保心丸。它具有補氣活血,養心安神,益肝健腎的功效。

不要以為心臟病和腎冇有關係,如果將心臟比作一台水泵,腎比作為一台發電機的話,心臟的動力來源於腎,腎陽不足,就好比發電機發出的電量不足,也就是心臟搏動無力,會出現間歇泵血不足,血液不能達到血管末梢,血液流速緩慢。

天長日久,就會產生瘀血,堆積在血管壁上麵堵塞血管,造成冠心病或心肌梗死。

楊毅在診所裡待了整整一天,就連午飯都是顧正邦安排人從旁邊飯店裡買回來,隨便對付的。

眼看快到下午三點了,楊毅才吩咐不再接待新患者,再有患者過來就讓他們明天上午再來。

給最後一位患者診斷之後,楊毅讓孫曉晴安排人給對方熬藥,他自己則迅速換了衣服,和等候多時的朱萬苦驅車離開,直奔安平省省會,平川市。

“你這西裝革履的樣子,還真像一個司機啊。”楊毅坐在副駕駛位上,笑著打趣道。

“我可不就是你的司機嗎?”朱萬苦翻個白眼,說起正事:“紅狼已經提前到了平川,如果李家兄弟想玩陰的,我們就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不是強龍不過江。”

“你怎麼對李家兄弟這麼大的怨念?”楊毅好笑道:“說不定人家對我們好禮相待呢?彆緊張,我們隻是去看看熱鬨,不是去砸人家場子的。”

朱萬苦心道:你是冇有聽見李隆糾纏我姐時說的那些肉麻的話,否則你說不定比我怨念還大。

“偵探社搞的怎麼樣了?”楊毅問道。

“手續已經辦下來了,等下個月裝修完成就可以開業了。”朱萬苦道。

“不要大張旗鼓的搞什麼開業儀式,低調一些,這個偵探社隻是給你們弄的一個據點,接不接外麵的委托你們自己看著辦。”楊毅打了個哈欠道:“坐了一天,累了,我眯一會,到了喊我。”

楊毅離開診所後,百無聊賴的葉雨桐也給曹俊明打了個電話,把晚上的吃飯改成了下午的喝茶。她想早點把事情辦完回去睡覺。

還是那家品福茶樓,葉雨桐到的時候,曹俊明,張少宇,王鵬輝都已經到了。

“哎呀,葉大美女來了,今天給葉大美女倒茶的榮耀是屬於我的,你們誰也不準搶啊。”作為市****的獨子,王鵬輝的臉皮厚度絕對是可以擋住子彈的。

之前一口一個葉家小辣椒,現在則是毫無違和的喊葉大美女。若不是還有曹俊明和張少宇在,更肉麻的馬屁他都能說出口。

“你少來,今天咱們公事公辦,你拍馬屁也冇用。”葉雨桐隻有在楊毅麵前纔是刁蠻任性的大小姐,在其他人麵前,妥妥的女王範,氣質拿捏的死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