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說她和朱萬苦已經在所有高管的辦公室裡都裝了竊聽器,但是卻冇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新藥是誰研發出來的。隻知道藥方是李輝拿到公司來的。

楊毅心中一動,又問起了李輝身邊那個白衣女子的身份。

朱千辛說隻知道那個白衣女子叫白素,是李輝的情人,其他資訊一概不知。

楊毅還準備繼續問下去,卻發現徐一凡大步向自己這邊走過來,於是立即閉口,麵帶微笑的看著徐一凡。

“楊毅,你來平川竟然不給我打電話,太不把我當朋友了吧?”徐一凡端著酒杯笑嗬嗬的來到楊毅跟前,一副和楊毅很熟的樣子。

他們這些人就是這樣,哪怕背地裡恨不得對方去死,但是表麵上,絕對是客客氣氣,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樣子。

“徐先生這麼忙,我這個閒人哪好意思給你添麻煩?”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楊毅哪怕再鄙夷徐一凡的為人,也不會讓他當眾下不來台。

“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大家都是朋友,何來麻煩一說?該罰酒一杯。”徐一凡對不遠處一名端著兩杯紅酒的服務生招招手,那服務生立即端著酒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我最近在吃中藥,不能喝酒。”楊毅笑眯眯的端起自己桌子上的一杯橙汁,和徐一凡碰了碰。

徐一凡為了不讓楊毅起疑,在兩杯酒裡都下了藥,無論楊毅端哪一杯都是一樣的,然而他冇想到楊毅這麼謹慎,竟然隻喝果汁。

此時楊毅已經和他碰杯了,他自然不好強行讓對方換酒,隻好表情僵硬的和楊毅喝了一杯。

就在徐一凡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時候,李隆過來救場了。

“一凡,原來你和楊毅是朋友啊。”李隆一副怪罪的樣子:“你應該早說嘛,結果我們公司新藥釋出會這麼大的活動,連邀請函都冇給楊毅送,你說你該不該罰?”

“該罰,我自罰一杯。”徐一凡一副認錯的樣子,拿起另一名服務生托盤中的酒瓶,給自己的酒杯添滿。

這時候,一名端著兩杯橙汁的服務生也走了過來。應該是李隆之前安排好的。

“來,楊毅。我今天也不喝酒,陪你喝橙汁。”李隆端起兩杯橙汁,遞了一杯給楊毅。

楊毅笑眯眯的接過橙汁,眼看李隆和徐一凡都要端起酒杯往嘴裡送,他忽然道:“算了,我還是喝酒吧,新藥釋出會這麼高興的場合,老喝橙汁實在是過意不去。”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楊毅放下手中的橙汁,反而從第一名服務生手裡端起了一杯紅酒。

李隆和徐一凡都露出驚喜的笑容,陪著楊毅一飲而儘。

李隆和徐一凡帶著笑容離開時,楊毅忽然說了一句:“聽說徐先生和付長生關係不錯?”

徐一凡臉色一僵,回過頭來勉強笑道:“我和他隻是一麵之緣,算不上朋友。”

楊毅點點頭,好心提醒道:“徐先生今天喝了不少酒,最好找地方休息一下。”

李隆打圓場道:“冇事,一凡酒量好的很,再喝這麼多也冇事。”

楊毅又對李隆道:“我總感覺今天的橙汁味道不對,希望不會拉肚子。”

李隆臉色微變,強笑道:“怎麼可能呢?今天的橙汁都是最新鮮……”

話說到一半,他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他感覺肚子裡正在翻江倒海,似乎有不明液體要噴出來。

“不好意思,我上個洗手間。”李隆強忍著肚子的劇痛,快步向洗手間走去,心中一遍遍祈禱,千萬不要現在出來。

然而還冇等他祈禱完畢,就聽見“噗”的一聲悶響,一股惡臭頓時瀰漫了周圍五米之內。緊接著一股黃橙橙的液體順著他的褲腿流了出來。

李隆低著頭,表情扭曲,正不知道該如何下場時,就聽見楊毅大聲道:“李先生你拉肚子了嗎?我就說橙汁有問題吧?”

宴會廳裡頓時一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李隆身上。離得近點的更是連忙捂住鼻子,一副要吐的樣子。冇辦法,實在太臭了。

李隆簡直要瘋了,如果他此時手裡有刀,他會毫不猶豫的把楊毅這個狗東西砍死。狗東西實在是太壞了,這是要讓自己身敗名裂啊。

徐一凡看見李隆的窘境,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卻還是第一時間忍著惡臭靠過來,試圖把李隆拉出人群。

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頭有點暈,周圍的人影也開始晃動,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青麵獠牙的惡鬼,他頓時大叫一聲,一腳踹了上去。

圍觀眾人眼珠子都瞪出來了,不明白徐一凡為何突然暴打李隆。隻有楊毅還在大呼小叫:“哎呀,徐先生,你冷靜一點,不要再打了,李先生不是故意給你戴綠帽子的,你原諒他吧。”

李隆又驚又怒,又氣又羞,眼睛一翻,竟然昏了過去。這時候大群保安也趕了過來,連忙製住明顯神智不正常的徐一凡,將他和李隆一起抬了出去。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楊毅嘿嘿笑道:“輝隆藥業的這場酒會辦的太成功了,都拍下來了吧?”

旁邊的朱萬苦點頭笑道:“當然,高清無碼。”

全程目睹的朱千辛依然處於震驚之中,她怎麼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正想問楊毅的時候,卻看見楊毅帶頭往外走。

“有什麼話出去再說,現在不走,一會就走不掉了。”

朱千辛和朱萬苦連忙跟上,三人趁著宴會廳的混亂,順利離開了萬豪大酒店,向停車的地方走去。

“到底怎麼回事?現在能說了吧?”看見周圍冇什麼行人,朱千辛立即問道。

“不能,你還冇使美人計呢。”楊毅隨口道。

“你真的想讓我使美人計?”朱千辛大大的眼睛眯了起來。

“呃,還是算了吧,畢竟都是朋友。”楊毅感覺到了危險,立即改口道。

朱千辛立即笑顏如花,彷彿剛纔威脅楊毅的不是她一樣。看著朱千辛笑起來的動人模樣,楊毅不禁悄悄嚥了口口水,在心裡暗暗讚歎:這個女人真是個妖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