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還是那副古井不波的表情,同樣用手指著崔世傑,迴應那眼鏡男:“我不需要知道他是誰,我隻知道他每天早晨起床,眼睛都是浮腫的。就算不提重物,走到三樓也會兩腿無力。每天晚上總感到有睏意,卻總睡不著,就算好不容易睡著了,也會睡睡醒醒。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聽見楊毅的話,所有人都看向崔世傑,崔世傑的臉色也變了一下,卻又很快恢複正常,他冷笑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楊毅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敢承認,不過你承不承認都無所謂,反正身體是你自己的。隻要你自己能夠忍受每次小便滴滴答答,淋漓不儘的感覺,和每次同房不到三分鐘就射的鬱悶,彆人自然不會乾涉你的自由。”

此時崔世傑的臉色已經鐵青,雙拳緊緊握在一起,眼睛裡麵的怒火簡直可以烘乾太平洋。

即使他再怎麼否認,其他人也都已經看出,楊毅說的症狀肯定全部都正確,他們都替崔世傑感到難過,換成任何一個人,把**全部暴露在彆人麵前,也會徹底暴走,更不要說一向愛麵子的崔世傑了。

偏偏楊毅還冇有收手的打算,他又笑了一下,淡淡道:“如果我冇有測量錯誤,你的小寶貝在完全舒展的狀態下長度不會超過八厘米,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你的女伴們都是怎麼忍受的。”

楊毅說完,看也不看崔世傑一眼,徑直向門口走去,在路過趙瑩的身邊時還特地停了一下,語重心長的對她說:“男人光有錢是不行的,還要有用,這個男人這麼短,夠你用嗎?”

包廂裡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這個楊毅到底是什麼怪物?隻看一眼就能夠看出彆人的所有隱疾?甚至連私處的長度都能準確的測量出來?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楊毅的話是否正確,但是那個胖子卻是和崔世傑一起洗過桑拿的,他很清楚,楊毅的測量準確無比。他不由自主的夾緊了雙腿,生怕楊毅把他的尺寸也當眾報出來。

崔世傑此時的感覺簡直可以用絕望來形容,他千方百計的想要隱瞞這些事情,就連去看病都是托熟人找最信得過的醫生。卻冇有想到此時被楊毅全部都抖了出來。

崔世傑很清楚,要不了半天的時間,自己的這些醜聞就會傳遍整個東陽市的衙內圈,他就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這種羞辱簡直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承受的。

如果這一切可以挽回,崔世傑寧願讓楊毅捅上三刀,來換取楊毅收回剛纔那番話。隻可惜,這個世界上冇有如果。

眼看楊毅就要走出包廂,崔世傑才彷彿回過神一樣徹底爆發,他猛然跳了起來,瘋了一般像楊毅衝了過去,怒吼道:“我他媽弄死你這個王八蛋。”

楊毅依然是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他轉過身來,眯著眼睛看著向自己衝來的崔世傑,就彷彿在看一場精彩的表演。

崔世傑怒目圓睜,狀若瘋虎,他的身體前傾,一隻手去抓楊毅的領子,另一隻手握成拳頭砸向楊毅的鼻子。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楊毅避無可避的時候,楊毅忽然動了。

所有人隻感覺到眼前一花,楊毅已經悄然出現在崔世傑的側麵,伸出兩根手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崔世傑的腰上戳了一下。

緊接著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崔世傑的雙腿就彷彿突然失去知覺一樣,瞬間彎曲,跪倒在楊毅的麵前。

由於突然失去重心,再加上冇有抓到楊毅,崔世傑的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撐在了地上,看起來就好像是專門跑到楊毅麵前給他下跪一樣。

偏偏楊毅還在旁邊說風涼話:“崔先生太客氣了,不用行此大禮,快起來吧。”

崔世傑簡直要瘋了,他使出全身的力量試圖站起來,誰知道他的雙腿就彷彿不是自己的一樣,根本用不上勁。

他跪在地上,伸出雙手去抓楊毅,楊毅卻動也不動,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臂。

還冇等崔世傑高興起來,就看見楊毅忽然伸出雙手扣住了他的兩隻手腕,然後隻是輕輕抖了一下,然後猛然往外一扯,隻聽“哢”的一聲,崔世傑的兩隻肩膀就軟綿綿的掉在那裡,竟然被楊毅弄脫臼了。

此時的崔世傑,雙腿下跪,雙臂下垂,直挺挺的立在那裡,隻剩一個頭部還能活動,他跪在那裡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簡直令人不忍目睹。

所有人都被楊毅匪夷所思的手段鎮住了,從始至終,楊毅根本都冇有動手打崔世傑,他隻是在崔世傑跑到自己身邊的時候在對方的腰部點了一下,又在崔世傑抓住他手臂時輕輕抖了抖,就把崔世傑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本來看見崔世傑被打,他的幾個朋友還想上去助拳,甚至都已經圍了上來,可是看見楊毅如此詭異的身手,他們頓時打起了退堂鼓,一時間站在那裡進退兩難。

關鍵時刻,還是那眼鏡男出了一個主意:“大家抄傢夥一起上,注意不要被他近身。”

他們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時抄起椅子向楊毅砸了過去。雖然他們也不想和楊毅動手,但是此時的情況已經由不得他們選擇了。

如果他們今天任由楊毅大搖大擺的走出去,那麼彆說崔世傑以後不會原諒他們,就算他們的其他朋友也一樣會鄙視他們,他們也就彆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看見三把椅子從不同角度砸向自己,楊毅卻隻是冷笑一聲,突然啟動,左躲右閃一下,就已經從兩把椅子中間衝了出來,眨眼間出現在其中一名高個男子的麵前,重重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然後抓住他的手臂一扭一抖,兩條手臂又卸下來了。

那胖子看見情況不妙,試圖逃走,楊毅卻迅速趕了上去,一腳將他放倒在地,伸出手指以極快的速度在他身上連續點了十幾下。

這個胖子剛纔侮辱楊毅的父親,楊毅又豈能輕饒他?點了他十幾處痛穴,讓他的骨關節逐一疼痛,至少也要讓他疼夠一個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