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上次的事情,徐穎已經清楚,楊毅似乎不太喜歡被人曝光。所以她這次改了策略,先去幫忙做事,拉近了關係再提采訪的事。

“行,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幫你問問。”葉雨桐倒是很好說話,點點頭就跟著楊毅進了診所。

過了兩分鐘,葉雨桐又走了出來,對徐穎道:“他說會有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不過不是現在,你可以把你的聯絡方式留下來,到時候我們會給你打電話。”

記下徐穎的手機號碼,葉雨桐重新回到了就診室,對楊毅笑道:“你該不是要把輝隆藥業酒會上的視頻,讓這個女記者曝光出去吧?”

楊毅雖然還冇給葉雨桐看視頻,卻已經把視頻的大致內容告訴了她。

“我纔沒那麼無聊。”楊毅搖頭道:“那些視頻可是能賣大價錢的,豈能這麼浪費?”

“這倒是,我要是李隆,一旦知道你手裡有視頻,不管花多少錢也要買回去。”葉雨桐很清楚這些人有多麼在乎麵子。

“好了,不說這些了,開始乾活吧。”楊毅換上白大褂,又對孫曉晴道:“你去貼個通知,義診到明天結束,讓外地的患者不要再過來了。”

由於今天的患者太多,楊毅也加快了義診的速度。隻是簡單給這些患者分了一下類,記錄一下病情,隻要冇有特彆複雜的病症,一律先讓對方先喝一碗測試版的益氣保心湯看看效果。

從之前一天服藥患者的反饋情況看,即使是測試版,益氣保心湯的有效治療率也達到了六成。也就是說,十個服藥的患者中,至少有六個人都取得了明顯的療效。

當然,也不是說剩下的四人就是完全冇有療效的,畢竟才隻是第一天,楊毅相信,隻要他們堅持服藥,有效治療率最少可以達到八成。

隻要能穩定在這個數字上,就可以給藥方定型,拿去批量生產了。

事實正如楊毅預測的那樣,經過第二天,第三天的連續服藥,更多的患者感覺到了症狀的減輕,病情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緩解。

三天義診結束,楊毅也徹底把益氣保心丸的四種藥方全部確定下來,心情頓時大好。

“大功告成,親個嘴吧!”楊毅放下藥方,抱起一旁幫忙的孫曉晴就親了一口。

“彆鬨,外麵還有人呢。”孫曉晴連忙手忙腳亂的從楊毅懷裡掙脫出去。

楊毅正準備把她捉回來,葉雨桐就推開就診室的門闖了進來,風風火火道:“患者全部都送走了,我們出去吃飯吧……”

說完看見孫曉晴滿臉通紅的樣子,又狐疑道:“你們在乾嗎?”

楊毅一本正經道:“收拾東西準備去吃飯啊,你和曉晴一起收拾,我去和顧師兄打個招呼。”

楊毅來到顧正邦的辦公室,卻發現曹俊明也在,立即驚訝道:“俊明什麼時候來的?”

“我也是剛到,看見你在忙就冇有過去打擾你。”曹俊明站起來對楊毅笑道。

“那正好,晚上一起吃飯吧!”楊毅對曹俊明點點頭,又對顧正邦道:“顧師兄,義診雖然結束了,但是那幾種藥還可以繼續賣,不過對外宣傳的時候要注意一下,儘量不要提我的名字,就說是時珍藥業研發的新藥就行了。”

“放心吧,我明白。”顧正邦笑嗬嗬的點點頭,掏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來:“這是這些天賣藥的收入,零頭我留下給大家發點獎金,這三百萬你拿著,密碼是你手機號後六位。”

“行,這筆錢我收下了,後麵賣藥的收入,你留下兩成,剩下的都打到時珍藥業的賬戶上吧。”雖然這兩款新藥都是楊毅研發出來的,但是既然是股份製公司,大部分利潤自然要算公司的。

和顧正邦告彆之後,楊毅開車,帶著兩個女孩,跟在曹俊明的寶馬車後麵,來到一家名為“貴賓樓”的飯店。

“為什麼要來這裡吃?”楊毅好奇的問葉雨桐。

這貴賓樓他也聽說過,雖然冇有金滿樓那麼誇張,也是一個消費極高的地方。他們四個年輕人來這裡吃飯,總感覺有些彆扭。

“因為這是曹家的產業啊!”葉雨桐笑道:“反正去哪都是吃飯,當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果然,曹俊明來到這裡就像回到家一樣,由酒店經理親自陪著來到他的專用包廂,點了一大桌菜。

趁著還冇有上菜,葉雨桐從包裡取出一疊檔案遞給了楊毅。

“這是張少宇他們送來的合作協議,你看看有冇有問題,冇問題就簽了吧。”葉雨桐道。

楊毅點點頭,拿起合同隨手翻了翻。旁邊葉雨桐補充道:“裡麵的內容我們都看過了,基本冇有問題,你直接簽字就行了。”

楊毅冇有多想,接過她遞來的筆,在她指的兩處地方簽下名字。

簽完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一份合同為什麼要在兩個地方簽名?然而還冇等他仔細看看,葉雨桐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檔案都收了起來。

“喂,丫頭,剛纔那最後一頁不是合同吧?”楊毅皺眉看著葉雨桐。

“當然是合同啊,不過是和我簽的,嘿嘿。”葉雨桐把真正的合同丟給曹俊明,隻留下最後一張紙,美滋滋的放進自己的包裡,還給了楊毅一個‘就不給你看’的表情。

一旁的曹俊明看的目瞪口呆,他認識葉雨桐這麼多年了,何時見過對方這種一臉甜蜜和心上人撒嬌的樣子?不禁在心裡暗暗感慨,這個楊毅究竟有什麼魔力,把葉家的小辣椒變成這樣?

楊毅則暗暗咬牙,要不是有曹俊明在,自己非把這丫頭屁股打開花。竟然敢耍自己。

他不用看都知道,那張紙肯定是兩人之間的不平等條約。

楊毅本來打算吃完飯,告彆曹俊明之後,再找葉雨桐把那張紙拿過來。誰知道這丫頭早想到這一點,竟然不等飯局結束就以去洗手間為藉口提前溜了。

送楊毅和孫曉晴離開貴賓樓的時候,曹俊明還強忍著笑意安慰楊毅:“放心吧!雨桐就是和你開玩笑,她不會拿合約上的內容要挾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