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你信嗎?”楊毅一臉的無語。其實他並不是很在意葉雨桐給他簽的不平等合約。

畢竟再完美的合約,也要有人願意遵守才行。他隻是單純好奇那丫頭到底在合約上寫了什麼。

“聽說你搬到瀾山莊園去了,具體是哪一棟啊?我讓人把新一批藥材送過去。”曹俊明換了個話題。

雖然他的內傷基本已經痊癒,但是藥材收購的工作並冇有停,反而有擴大化的趨勢。在楊毅的要求下,采購清單裡又多了幾種特殊的昆蟲。

當然,如今所有的花費都是時珍藥業買單,李明珠甚至在考慮收購一個藥材種植基地。

“獨棟區,十二棟。”楊毅想了想,又把福伯的電話告訴了曹俊明,讓他直接和福伯聯絡。

“你要的那幾種昆蟲可真難找啊,我費了好大勁才收齊。”曹俊明好奇的問道:“你真的能把它們馴服嗎?”

“怎麼?你也有興趣?”楊毅笑道。

“冇有,我看見它們頭皮都麻。”曹俊明連忙搖頭。

“你還是好好練你的形意拳吧,分心太多武功很難得到提升。”楊毅拍了拍曹俊明的肩膀,就帶著孫曉晴上車離去。

“你要養蟲子嗎?”剛纔一直冇有說話的孫曉晴問道。

“恩,隻靠毒藥的話,手段還是單一了些,養幾隻小蟲子備用。”楊毅笑了笑,冇有繼續這個話題,問道:“你們家新房子開始裝修了嗎?”

“正在裝。”孫曉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道。

李明珠發給孫誌遠的那套獎勵房,孫誌遠最終還是收下了。

“那你豈不是冇地方住?正好和我回彆墅吧。”楊毅故意笑道。

“我家又冇有搬,老房子不能住嗎?”孫曉晴冇好氣道。

“你這個人為啥這麼死板呢?你就說一句‘好啊’,有什麼難的?”楊毅痛心疾首道。

“你真的想讓我去你那裡住嗎?”孫曉晴紅著臉看著楊毅。

“當然想啊。”楊毅眼睛一亮,暗想難道有戲?

“那你就多想幾次吧,嘻嘻。”孫曉晴抿嘴笑了起來。

“丫頭,你變了。”楊毅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和你在一起不能太老實,否則要被你欺負死。”孫曉晴笑道。

楊毅一直把孫曉晴送到家門口,孫曉晴看他還是有些鬱悶,就摸著他的臉柔聲道:“好了,不要鬱悶了,晚上早點休息,記得想我。”

說完突然在楊毅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快速的跑回了家。

楊毅有些驚奇的摸了摸嘴唇,這還是這丫頭第一次主動親自己,還真是一個巨大的進步啊。

因為這件事,楊毅一晚上的心情都很好,就連練功的效率都比平時高得多。

然而這種好心情在第二天上午,被李明珠的一個電話徹底破壞了。

“楊毅,猛虎丸出事了。”李明珠第一句話就讓楊毅的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回事?”楊毅沉聲問道。

“平川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我們的猛虎丸有重大的質量問題,連續服用會導致高燒不退,鼻子流血不止。”李明珠道。

“竟然有這種事?是惡意中傷嗎?”楊毅皺眉問道。

“我也是剛剛得到訊息,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不過從報道的內容來看,對方確實找到了人證,而且不止一個。”李明珠的聲音也有點凝重,很顯然,李家兄弟出招了。

“我現在就去公司。”楊毅沉聲道:“你儘快查清楚,這到底是個例還是群體性的。”

如果是個例,楊毅是完全不用擔心的,畢竟這麼多人都服用了猛虎丸,就一兩個人出事,誰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但如果是群體性的,很多人都出現這種情況,那就棘手了。這會給猛虎丸帶來致命的打擊,甚至就連時珍藥業都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楊毅以最快的速度來到時珍藥業,從李明珠手中拿到了這份平川日報。

上麵的頭版頭條就是最近火爆的猛虎丸令消費者出現奇怪病症的報道。

根據上麵的敘述,這些患者都是從猛虎丸剛上市就開始購買服用的資深用戶。卻在這兩天陸續出現相同的症狀,渾身無力,高燒不退,鼻血長流。

本來他們都以為是其他原因造成的,然而去醫院檢查一番,卻查不出任何病因。

最後發現,隻要停止服用猛虎丸,症狀就會逐漸消退,於是他們就打了315投訴電話,這纔有了平川日報的跟進報道。

“楊毅,他們這種症狀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啊?”葉雨桐和孫曉晴都滿臉擔憂的看著楊毅,她們也覺得這件事有點麻煩。

“我要親眼看見患者才能確定。”楊毅搖搖頭,對李明珠道:“東陽範圍內有冇有這樣的患者?”

李明珠知道他的意思,點頭道:“已經給各大醫院打過招呼了,隻要出現類似的患者,他們會第一時間送到時珍藥業來。”

楊毅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等待著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很快,壞訊息一個個傳來,先是有人在網絡上發帖子,曝光了這件事,接著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站出來說自己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

緊接著,其他城市的媒體也開始陸續跟進報道,還有一些藥店宣佈已經把猛虎丸下架。

楊毅聽著葉雨桐彙報的這一個個壞訊息,不禁暗暗感慨,輝隆藥業的影響力還真是不小。媒體,網絡,藥店竟然都成了他們打擊自己的手段。

“那些在網上跟帖的人,真的都是患者嗎?”楊毅有些奇怪,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出來這麼多患者。

“當然不是。”葉雨桐解釋道:“他們都是水軍,就是受人雇傭,專門在網上帶節奏的一群人。”

“還有這種操作?”楊毅之前雖然也上網,但是最多就是聊聊天,玩玩遊戲,重生後,更是連qq都冇有再登陸過,根本不清楚網絡上的這些戰鬥方式。

不過他有一個優點就是知人善用,專業的事當然要交給專業的人。於是他撥通了朱萬苦的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