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令楊毅想不通的是,既然是藥物衝突,那應該是互相的纔對。為什麼吃了虎豹丸再吃猛虎丸就會出事,反過來就冇事呢?

如果是這樣,那直接把猛虎丸停了,患者的症狀會不會消失呢?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楊毅請王強幫忙做了一個測試。讓他從現在開始把兩種藥丸全部停了,看看症狀會不會消失,如果真的消失再服用一粒虎豹丸試試。

兩天後,測試結果出來了,兩種藥丸都停掉之後,果然所有症狀都消失了。於是王強又吃了一粒輝隆藥業的虎豹丸,卻冇有任何症狀出現。

聽見這個結果,時珍藥業的所有高層都沉默了。就連新進的大股東馬永三也擊節讚歎道:“對方的藥劑師真是厲害,這種控製力,簡直匪夷所思。”

代表曹家出席股東會的曹俊明苦笑道:“還是商量一下現在怎麼辦吧,現在幾乎所有藥店都把我們的猛虎丸下架了,還有一群消費者正在串聯,準備和我們打官司,索要賠償金。”

李明珠歎道:“輝隆藥業的這種做法,等於是讓消費者在猛虎丸和虎豹丸之間做單選題,以輝隆藥業的影響力,恐怕最終有百分之九十的消費者都會選虎豹丸。”

馬永三補充道:“這不僅是市場占有率的問題,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那對方會以猛虎丸為突破口,徹底讓我們的時珍藥業變成過街老鼠,到時候就算研發出新藥,也不可能挽回消費者的信心了。”

坐在首位,一直冇有說話的楊毅忽然開口問道:“虎豹丸的成分分析結果還冇有出來嗎?”

葉雨桐道:“已經把異常成分分離出來了,現在正在做最終的確認,不出意外,今天就可以出結果。”

楊毅站起來道:“我去實驗室看看,你們繼續開會吧。”

葉雨桐和孫曉晴連忙跟著他一起走出會議室。

三人驅車來到華瑞製藥廠,在保安部新部長孫誌遠的陪同下,來到設備最齊全的第一實驗室。

華瑞製藥廠的藥物實驗室都是無菌環境,進去必須穿防護服戴口罩。而且也不能進去太多人。

楊毅讓孫誌遠和孫曉晴留在外麵,和葉雨桐一起穿上防護服進了實驗室。

第一實驗室的負責人叫李東海,算是華瑞製藥廠的元老了,曾經在董事會上見過楊毅,因此立即就迎了上來。

“結果出來了嗎?”楊毅問道。

“目前可以確認這部分成分來自某種昆蟲的蟲卵,至於是哪種昆蟲目前還不知道,我們正在和數據庫裡的資料進行對比。”李東海介紹道。

“蟲卵?你確定?”楊毅有些不敢相通道。

要知道,輝隆藥業的虎豹丸幾乎是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生產。如果每一粒虎豹丸裡麵都有蟲卵成分,哪怕隻是一點點,所需要的昆蟲數量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如果真是這樣,隻能說明一點,這些蟲子都是人工飼養的,而且早就開始養了。難道李家兄弟早就開始針對自己的猛虎丸了?

可是這說不通啊,一個月前,自己連猛虎丸的藥方都冇拿出來呢,他們怎麼可能未卜先知?

楊毅壓下心中的疑惑,對李東海道:“還有冇有多餘的樣本,給我取一份過來。”

李東海點點頭,很快就拿著一小盒粉末狀的東西走了過來。這一點點粉末是他們從上千粒虎豹丸中提煉出來的。

楊毅從盒子裡挑出一點粉末仔細觀察了一下,又取下口罩,輕輕吸了一些粉末在鼻子中,頓時感覺到一股辛辣刺鼻的燥火直衝腦際。

“這是什麼蟲?怎麼會有這麼濃烈的燥火之意?難怪可以代替猛虎丸的材料。”楊毅仔細搜尋了一下自己的記憶,發現並冇有關於這種蟲子的記載,隻得無奈的搖了搖頭。終歸不是自己擅長的領域啊。

他對於昆蟲的運用僅限於一些毒蟲,還必須是活的,像這種昆蟲體內的物質,他也分辨不出究竟屬於哪一種昆蟲。

“行,你繼續忙吧,不用陪著我們了。”楊毅對李東海道。

李東海點點頭,回到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忙碌去了。

楊毅本來想帶著葉雨桐出去等結果,然而這丫頭卻不願意走。

葉雨桐還是第一次來藥廠的藥物實驗室,看見這些研究員熟練的把各種藥材藥物或組合或分離,頓時大感興趣,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楊毅,你的那些毒藥也是這麼配出來的嗎?”葉雨桐靠近楊毅,低聲問道。

“差不多吧。”楊毅笑了笑,並冇有解釋太多。事實上,他的那些毒藥豈是這麼簡單就能夠配出來的?

毒藥的配製一般有三個境界。最低的境界就是照本宣科,用一些書上記載的有毒物質,或者是相畏相反的藥材組合在一起,配製出毒藥。

這種方式最普遍,隨便一個藥劑師都能對著藥方配製成功。當然,解起毒來也很簡單,稍微有點水準的中醫師都能夠找到剋製的方法,實在解不了還可以及時送醫。

再高級一些的境界就是,你知道自己中毒了,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毒。或者你知道中了什麼毒,但是你解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等死。這種境界叫做獨樹一幟。

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無不是藥劑領域的佼佼者。為醫則是中醫聖手,為毒則是一代毒師。

最後也是最高的一個境界則是,令人在不知不覺中毒發身亡,甚至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中的毒,而且就算屍檢也查不出任何的病因。這就是毒術的最高境界,無色無味,無形無相。這個境界叫返璞歸真,此時的楊毅就是這個境界。

本來楊毅還對現代社會的昆蟲數據庫有些期待,然而當一個小時後,李東海無奈的說查不出這種蟲子來曆的時候,楊毅也隻能拍拍對方的肩膀,安慰道:“沒關係,我已經知道這種未知成分的藥性了,我會妥善解決它和猛虎丸的衝突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