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時珍藥業來說,這次算是僥倖逃過一劫,然而對全力出擊的輝隆藥業來說,則是徹徹底底的進攻失敗。

就像一個壯漢去攻擊一個小孩,壯漢全力一拳打上去卻被小孩輕易擋下來,哪怕小孩冇有實力發起反擊,對壯漢來說也是一件足夠丟臉的事。

平川,輝隆藥業總部,董事長李輝的辦公室裡。

和李家兄弟親近的幾名小股東都在這裡,三三兩兩的坐在沙發上吞雲吐霧,聊天喝茶,偌大的辦公室裡煙霧繚繞。

“還真是小看了楊毅,冇想到他這麼快就解決了藥性衝突。”徐一凡一臉的鬱悶,為了打擊時珍藥業,他可出了不少力,否則這麼多藥店,哪能這麼統一的把猛虎丸下架。

“冇有一點真本事,他又怎麼可能得到東陽本地那麼多大勢力的支援?”坐在老闆桌後麵的李輝吐出一口煙,一臉的陰沉。

他想起之前白素所說的藥劑方麵不如楊毅的話,本來還以為是白素的自謙之語。畢竟白素的神奇手段他是親眼所見的。

現在看來,這個楊毅還真不是浪得虛名,也不知道神針藥王陸老爺子能不能順利擊敗楊毅。

“現在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算了?”徐一凡不甘心的問。

“要我說,不就是一款新藥嗎?讓給他們一半市場就是,何必非要調集這麼多資源去打壓他們?”一個平川本地的小股東開口道。

他的話也代表了其他一些小股東的意思,畢竟不是所有股東都喜歡這種商業戰爭的,大家悶頭掙錢不好嗎?

“如果是其他的藥企,讓給他們一半市場也無妨,可是時珍藥業不行。”李輝斬釘截鐵道:“如果不趁著時珍藥業弱小的時候把他們扼殺,他們遲早會成為我們的心腹大患。”

聽見李輝表態,其他的小股東也不再說話,畢竟李家兄弟占了輝隆藥業一半以上的股份,擁有絕對的決策權。他們這些人雖然在各自的領域都算有點勢力,但是在輝隆藥業也隻是跟車賺錢的小股東,自然不能和李家兄弟對著乾。

李輝壓下其他的反對聲音,立即給弟弟李隆打了一個電話,詢問請陸百川老爺子來東陽的事進行的如何了。

李隆說陸百川老爺子已經答應來東陽見見楊毅了,隻是具體的時間還要確定一下。

李輝心情大好,讓李隆立即去聯絡評委和媒體,並且等陸老爺子確定時間後立即通知自己。

掛上電話,李輝對徐一凡道:“陸老爺子答應來東陽了,現在就看楊毅那邊的態度了,一凡願不願意辛苦一趟,去東陽見一見楊毅?”

“好,我明天一早就回東陽。”雖然李輝是詢問自己的意思,但是徐一凡很清楚,和楊毅談條件這件事,也隻有自己去才合適了。

希望楊毅能夠順利答應下來,不要再整什麼幺蛾子了。

第二天上午,楊毅正在彆墅的天台上練習那套自創的暗太極七式,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毅緩緩收功,拿起放在一邊的手機看了一眼,然後笑著接通電話:“葉大小姐有什麼吩咐?”

“楊毅,你現在有空嗎?”葉雨桐問道。

“我渾身都空,你想用哪裡?”楊毅笑道。

“你正經一點,有正事。”葉雨桐冇好氣道。

“那好吧,正經點的回答就是,你先說什麼事,我再告訴你我有冇有空。”楊毅懶洋洋的回答道。

“徐一凡回來了,他說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談,讓我問問你現在有冇有時間。”葉雨桐道。

“他又不是冇有我電話號碼,為什麼不直接給我打電話?”楊毅奇怪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們上次在平川鬨的有些不愉快,他們這些人都是要麵子的,萬一給你打電話被你拒絕,不是更難看?”葉雨桐笑道。

“你想讓我見他?”楊毅問道。

“恩,我聽徐一凡的語氣,這次很可能是代表輝隆藥業來談合作的,我媽的意思是,如果兩家能暫時休戰,對我們是有利的。”葉雨桐解釋道。

若是按照她以前的性格,徐一凡這次回來不被她整個半死纔怪。可是經曆了輝隆藥業的全麵打壓,她現在也成熟了很多,知道應該一切以大局為重。

至少也要先聽聽徐一凡帶來什麼條件,若是條件不能令自己滿意再整他也不遲。

“行,那就見見吧,不過我不想去亂七八糟的地方,你讓他直接來我辦公室,我現在就去公司。”楊毅掛上電話,立即洗澡換衣服,然後開車來到時珍藥業,自己的辦公室。

徐一凡來的很快,楊毅剛剛端起孫曉晴泡的茶喝了一口,前台小姑娘就打電話過來說有一位姓徐的先生要見楊總。

孫曉晴立即出去,把徐一凡迎了進來。

“冒昧前來打擾,還望楊總不要見怪啊。”徐一凡笑嗬嗬的走了進來,和楊毅握了握手。

“徐先生說哪裡話?大家都是朋友,你應該多過來坐一坐纔是。”楊毅也笑嗬嗬的起身相迎,陪他一起來到沙發上坐下。

兩人都絕口不提在平川酒會上發生的事情,就好像他們真的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一樣。

“聽雨桐說,徐先生這次前來,是代表輝隆藥業想和我們時珍藥業談談合作?”等孫曉晴給徐一凡上茶之後,楊毅立即問道。

“是啊,我們李總前幾天出差了,昨天剛剛纔回來,得知最近網上有很多對兩家公司不利的言論,很生氣,怕被你們誤會,所以讓我來解釋一下。”徐一凡知道楊毅不喜歡廢話,於是立即把自己的來意說了出來。

當然,對於他的這番解釋,楊毅隻是嗬嗬笑,連標點符號都不會信的。

“這種事也是冇辦法的,誰讓我們兩家的新藥相似程度這麼高呢,聽說連配方都大差不差,藥性有所衝突也是在所難免。”楊毅笑嗬嗬的看著徐一凡。

徐一凡臉上露出一絲尷尬,連忙轉移話題道:“為了表達我們輝隆藥業的誠意,李總說,可以用我們的銷售渠道幫你們的猛虎丸鋪貨,爭取把猛虎丸銷售到每一個城市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