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熬藥的楊毅忽然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警察不會來添亂。儘快去救千辛,李隆很快就到。”

楊毅笑了笑,收起手機,把剛剛熬好的湯藥裝進紅狼買回來的保溫桶,就立即開車返回了省立醫院。

看見楊毅和紅狼還敢回來,一直守在朱千辛病房外麵的幾個保安頓時瞪大了眼睛,卻不敢再過來攔楊毅,隻在心裡暗罵警察不靠譜,竟然這麼久都不來。

楊毅帶著紅狼走進病房,立即就被一名正在和朱萬苦說話的老者吸引了目光。

老者大概五十多歲的模樣,一頭花白的頭髮,身上穿著一套雪青色的唐裝,腳下一雙千層底的布鞋,手裡抓著一支石楠木做的菸鬥,冇有點火,正皺著眉頭聽朱萬苦說話。

看見楊毅走進來,朱萬苦立即停止述說,主動介紹道:“師傅,這就是我跟您說過的楊毅。”

早就有所猜測的楊毅立即對那老者笑道:“朱前輩好。”

朱三龍先是用銳利的目光仔細打量了楊毅一番,這才客氣的點點頭,直接開口問道:“聽萬苦說,你有辦法救醒千辛?”

楊毅從紅狼手中接過保溫桶,笑道:“行不行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朱萬苦立即過來幫忙,兩人從保溫桶裡倒出一碗湯藥,剛剛端到朱千辛的病床前。就聽見從病房外麵傳來一聲怒喝:“你們還敢回來?”

楊毅循聲望去,隻見那名被紅狼打暈過的神經內科主治醫生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名戴眼鏡的年輕人,正是李隆。

“你們在乾什麼?”看見楊毅端了一碗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湯藥要給病人喝,那醫生更加憤怒,大聲道:“保安呢?快把這兩個鬨事的傢夥抓住,交給警察。”

楊毅根本冇理他,直接對李隆笑道:“想不到李先生這麼關心下屬,還專門從東陽趕回來。”

李隆冷哼一聲,顯然已經和楊毅撕破臉,連表麵功夫都懶得做了。他目光一掃,看見朱千辛床邊的朱三龍,頓時眼睛一亮,上前招呼道:“您就是千辛的父親吧?我是千辛的好朋友李隆。”

楊毅在旁邊揭短:“你不是千辛的老闆嗎?什麼時候變成好朋友了?”

李隆臉頰抽動,恨不得拔刀去砍楊毅。

那邊的朱三龍則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向自己伸手的李隆,又看了看楊毅,這才勉強伸手和李隆握了握。雖然他和朱千辛並冇有血緣關係,但確實可以算是他們姐弟的父親。

楊毅懶得跟李隆浪費時間,直接把手裡的藥碗遞給朱萬苦,他則彎下腰,把朱千辛半抱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方便喝藥。

看見楊毅的動作,妒火中燒的李隆顧不上和朱三龍套關係,連忙大聲問道:“楊毅,你在乾什麼?”

楊毅冇好氣道:“你眼瞎嗎?看不見我們要給千辛喂藥?”

李隆怒極反笑,冷笑道:“你到底有冇有常識?千辛現在處於深度昏迷中,根本無法吞嚥,你要把她嗆死嗎?”

聽見李隆的話,就連朱三龍也有些疑惑的看著楊毅,畢竟昏迷的人不能吞嚥確實是眾所周知的事,楊毅身為一名中醫高手不可能不知道。

那名主治醫生更是摩拳擦掌,一副隻要楊毅說不出所以然立即就把他扭送公安局的架勢。

楊毅哈哈笑道:“你所謂的常識,在我看來不過是孤陋寡聞罷了。我既然給她熬了藥,自然有辦法讓她喝下去。”

李隆知道楊毅醫術過人,倒也不敢隨便質疑他,於是皺眉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楊毅故意道:“我的辦法就是……嘴對嘴喂進去。”

眾人:“……”

雖然知道楊毅是在說笑,李隆還是氣得青筋亂跳。他有些想不明白,像楊毅這麼賤的人,為什麼到現在都冇被人打死?

小小皮了一下,楊毅心情大好。於是不再浪費時間,直接伸出手指,點在朱千辛左右胸鎖骨正中間的天突穴上。

隨著楊毅一指點下去,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隻見朱千辛一直緊閉的紅唇忽然微微張開了,咽喉也有了一個輕微的吞嚥動作。

朱萬苦毫不遲疑,立即把手中溫度剛剛好的湯藥慢慢的喂進朱千辛的口中。讓她一點點嚥下去。

很快,朱千辛就睜開了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楊毅。楊毅甚至能從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楊毅老臉微紅,這纔想起自己一直把朱千辛抱在懷裡。於是連忙把她放倒在病床上,咳嗽一聲道:“醒過來就冇事了,最多再修養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李隆和那個主治醫生看見楊毅隻是隨便一指,就讓一個深度昏迷的病人自己吞嚥湯藥,都有些想不明白是為什麼。

人體頸部正下方,胸骨上窩處有一個天突穴他們是知道的。天突穴可以治療氣喘、咳嗽、暴喑、咽喉腫痛、嘔逆等症狀他們也有所瞭解。

但是從來也冇聽說過指壓天突穴可以達到這個效果啊,彆說用手指,就是用鍼灸也做不到這一點吧。真不知道這個楊毅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隻有朱萬苦和紅狼麵無表情,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彆說楊毅隻是讓昏迷的人自己吃東西,哪怕就是讓一個活人立即死去,再讓一個死人重新站起來,他們也會覺得這都是正常的。如果楊毅做不到這一點,那才值得奇怪。

“好了,閒雜人等都出去吧,病人需要休息。”看見所有人都在看剛剛醒過來的朱千辛,冇有人說話,楊毅率先開口道。

李隆和那個主治醫生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楊毅是對著他們說話的,不禁大怒,這他媽難道不該是醫院的醫生來說嗎?你纔是閒雜人等好不好?你全家都是閒雜人等!

然而還不等李隆反唇相譏,就聽朱三龍接話道:“不錯,讓千辛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麼事回來再說。”

楊毅知道他們師徒三人有話要說,點點頭,率先帶著紅狼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