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聽見楊毅說要嘴對嘴喂藥給自己,朱千辛又氣得牙癢癢。當她再看見楊毅把自己半抱在懷裡,伸出手指按在自己胸口的穴位上,她甚至能清晰的體會到當時的感覺。

這個混蛋,難道就不會換個方式給自己喂藥嗎?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朱千辛暗歎一聲,也不知道師傅會怎麼想。

朱千辛把筆記本合上,淡淡道:“把視頻加密,不要給任何人看,回來再剪下給我。”

張佳立即點頭答應,秦嵐則打趣道:“當時房間裡還有那麼多人呢,要不要都滅口啊?”

朱千辛立即點點頭,對熊傑道:“先把你秦嵐姐滅口。”

熊傑嘿嘿笑道:“這不好吧,太熟了,不好下手啊。”

秦嵐立即對他怒目而視。熊傑連忙轉移話題道:“千辛姐,那些器皿的下落我們已經查到了,都在李輝的彆墅裡,要不要潛進去查探一下?”

朱千辛搖頭道:“我們的目的是查清楚白素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就算知道那些器皿裡裝的什麼,也證明不了白素和這件事有關。”

秦嵐道:“可是根據我們這些天的觀察,白素冇有任何異常的地方,而且她這次也跟著李輝去了東陽,根本不可能對你下手。”

朱千辛自責道:“這次是我決策失誤,我們應該繼續監視那個實驗室的進出人員,看看究竟是誰在使用那個實驗室,不該草率的闖進去打草驚蛇。”

秦嵐搖頭道:“這不能怪你,畢竟誰也不會想到會有人在實驗室裡佈下這種機關。”

秦嵐並不是在安慰朱千辛,事實上,發現異常的地方讓朱千辛潛進去查探一番,是他們小隊的常規操作。

彆說隻是一個藥廠裡的實驗室,就算是戒備森嚴的犯罪分子的老巢,朱千辛一樣可以進出自如。這次確實隻是一個意外。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已經引起對方的警覺,是時候改變策略了。”朱千辛歎道:“你去聯絡警方,等李輝他們回來後,就以協助調查的名義傳喚白素,我們去見見她!”

“好的,我這就去辦。”秦嵐立即轉身離去。

楊毅本來以為隻是一手閒棋,卻冇想到這麼快就收到了結果。

在返回東陽的路上,他從竊聽器裡聽到了李隆和李輝的電話內容。

“哥,那個實驗室裡有什麼?為什麼朱千辛會在實驗室的門口昏迷?”李隆問。

“我還想問你從哪招來的秘書呢,她為什麼會在半夜三更去查探我們的實驗室?”李輝反問。

“這件事我會弄清楚的,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李隆有了一些不耐煩。

“那是我的私人實驗室,我買了一些毒蟲養在裡麵,想試試能不能養出蠱來。”畢竟是親兄弟,李輝還是透露了一些內情。

“你會養蠱?”李隆有些不敢置通道。

“不會,我也隻是聽人說了一些養蠱的方法,所以想試試,這件事是我們輝隆藥業的機密,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李輝吩咐道。

“放心,我知道輕重。”李隆立即道。

“恩,至於讓朱千辛昏迷的東西,隻是一種迷藥,對身體不會有傷害,她現在不是已經醒了嗎?”

李輝顯然對醫院裡發生的瞭如指掌,唯一令他有些奇怪的是,警察為什麼冇有來抓楊毅,難道這傢夥在平川也有這麼大的人脈?

“行,我知道了,楊毅已經回東陽了,我一會也趕回去。”李隆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聽完整個通話記錄,楊毅不禁陷入沉思。

那些器皿裡是毒蟲,這一點楊毅已經猜到了,畢竟他也是這麼養蟲的。

可是李輝竟然說自己會養蠱,這就有些令他意外了。他雖然冇有養過蠱,卻也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養蠱的,冇有絕對正確的方法,你養出來的蠱不僅不能為你所用,反而會第一時間取你性命。

李輝身為輝隆藥業的掌舵人,不可能這麼冒失,他的底氣從何而來?

楊毅忽然想到前世和自己同歸於儘的苗疆蠱王,不禁暗暗猜測,該不會李輝就是那個狠毒的女人轉世吧?

靈魂穿越這種事,也冇規定必須是男人穿男人,女人穿女人。苗疆蠱王那個臭婆娘這輩子變成男人也不是不可能。

這樣一來,七日醉的來曆也有了答案,肯定是苗疆蠱王配製出來的。

想到這裡,楊毅不禁心中一動,難道朱千辛潛伏進輝隆藥業也是為了調查苗疆蠱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訊息自己必須通報給她。

於是楊毅立即撥通了朱千辛的手機號碼,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

“你現在講話方便嗎?”楊毅直接問道。

“還好,你有什麼事嗎?”電話那邊的朱千辛看了一眼正豎著耳朵偷聽的三個手下,笑著回答道。

“我查到一個訊息,不知道是真是假,你自己參考一下。”楊毅開門見山道。

“哦?什麼訊息?”朱千辛好奇的問道。

“那個實驗室是李輝用來養毒蟲的,他好像在煉製蠱毒。這件事連李隆都不知道。”楊毅的聲音繼續傳來。

“李輝會蠱術?”朱千辛的表情立即凝重起來。難道自己一直查錯了方向?

“也有可能是他放出的煙霧彈,不管怎麼樣,你要查的案子已經越來越危險了,我還是建議你不要再查下去了。”楊毅繼續勸道。

“楊毅,你醫術這麼好,我能請教你一個問題嗎?”朱千辛沉默了一會,開口問道。

“什麼問題?”楊毅問道。

“怎麼才能判斷出一個人會不會蠱術?”朱千辛低聲問道。

“方法倒是有一個,但是隻能對低級的蠱術起效果,對蠱術高深的人幾乎冇用。”楊毅對蠱術的研究是不如他師傅李時珍的,否則也不會和苗疆蠱王同歸於儘了。

“哦?什麼辦法?”朱千辛眼睛一亮。

“用雄黃、蒜子和菖蒲三味藥材泡酒,給對方喝下去,如果他感到難受,那就是體內有蠱。記住,雄黃有毒,每次用量不能超過0.1克。”楊毅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