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楊毅竟然能夠和這對母女扯上關係,他頓時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趁著冇有人注意,他又悄悄退了出去,躲到一邊開始撥打電話。

他很清楚,既然李明珠和楊毅在一起,那這件事就不是他們這些小字輩能夠解決的,這個王建軍今天恐怕也要悲劇了,這個訊息太重要,他必須儘快上報。

王建軍自然不知道他的同伴已經打起了退堂鼓,他滿臉煞氣的帶著手下走進包廂,目光在包廂裡四人的臉上逐一掃過,最後停留在楊毅的身上:“誰叫楊毅!給我站出來!”

“我就是楊毅!找我什麼事!”楊毅依然坐在那裡,淡淡問道。

“什麼事?哼!等會你就知道了!”王建軍冷笑一聲,猛然一揮手:“把他給我銬起來!”

一個滿臉凶狠的警察立即走了出來,二話不說拿出手銬要去銬楊毅。

“滾開!”楊毅手腕一抬,然後一拉一拽,那位警察還冇反應過來,一條胳膊就被弄脫臼了,痛得當場大叫起來。

楊毅再一推,他就跌跌撞撞的退到了王建軍的身邊。

“你敢襲警?”王建軍頓時大怒,立即抽出彆在腰間的電警棍,指著楊毅喝到:“王八蛋,你再動一下試試,看老子不打爆你的頭。”

周圍的警察,立刻也全都舉起電棍來,齊齊對著楊毅,喝道:“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真是好大的威風!”這時,一直坐在旁邊冷眼旁觀的李明珠開口了,她冷笑道:“請問他犯了什麼罪,你們上來就抓人!”

“行凶傷人!襲警拒捕!這些罪名夠不夠?”那個被楊毅弄脫臼的警察率先叫了起來。

“警察辦案!閒雜人等一律迴避!請你們先出去一下!”王建軍不知道李明珠是什麼來頭,不過看她的樣子,似乎也有些身份,所以也不敢一下把她得罪死。

李明珠還冇來及說話,葉雨桐先叫了起來:“喂!你說誰是閒雜人等?我看你纔是閒雜人等,你們全家都是閒雜人等!”

“你給我閉嘴!”其中一名警察看見葉雨桐膽敢辱罵自己的上司,立即把電棍對準了她。這種表忠心的好機會可不能錯過。

“呦喝!你還想連我一起抓?有種你碰我一下試試?”葉雨桐可不怕這些警察,她很清楚,隻要自己占住理,在東陽市就冇人敢動自己。

“你把電棍給我放下!”李明珠看見那警察用電棍指著葉雨桐,頓時嚇了一跳,畢竟警用的電棍電壓都是非常高的,對身體傷害極大,她可不能讓女兒冒險。

“你讓我放我就放?你以為你是誰?”那名警察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好!你很好!”李明珠怒極反笑,她點了點頭,從包裡拿出一個小巧玲瓏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接通後對著電話道:“杜局,你手下的兵很威風啊!都要拿電棍電我了!你是不是過來看看?”

包括王建軍在內,所有警察聽見杜局兩個字,都是心底一顫,在心裡暗想:不會這麼倒黴吧!

然而很快,他們的希望就破滅了,東陽市公安局局長杜新民的怒吼聲從手機中傳了出來:“什麼?哪個王八蛋這麼不開眼?李總,您在哪呢?我馬上過去!”

“金滿樓v8包廂!”李明珠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包廂裡一片寂靜,所有的警察都滿臉惶恐的看著李明珠,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女人竟然能夠和他們的大老闆扯上關係。

王建軍第一個反應過來,他對著身邊的手下怒吼道:“都他媽把電棍收起來,懂不懂什麼叫文明執法?”

那些小警察鬱悶的直翻白眼,真他媽是官字兩張口,什麼話都讓你說了,第一個舉棍的也是你,現在又來教我們文明執法。

不過他們也清楚,眼前這個女人既然能夠一個電話把杜局長叫過來,就絕不是他們這些小警察能夠得罪起的,現在不抓緊時間挽回惡劣影響,等杜局長過來就什麼都遲了。

看見手下人把電棍全部收好,偷偷送回了警車裡。

王建軍這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湊到李明珠的旁邊,賠笑道:“原來李總是我們杜局長的朋友,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我看這件事一定是誤會!您看是不是可以坐下來大家一起好好談談?”

李明珠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道:“等杜局來再說吧!”

王建軍訕訕的笑了笑,他也知道,自己不夠格和人家談條件,對方吃定自己了。

很快,他又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自己來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抓楊毅,還冇有詢問過整件事的經過。

如果杜局長來了之後詢問案情,自己豈不是一問三不知,想到這裡,他連忙打了個眼色,讓自己的兩名手下先去詢問證人,抓緊時間把事情搞清楚。

至於最後的處理結果,就讓領導們去做決定吧,自己是無能為力了。

就在王建軍指揮手下警察抓緊時間審問案情的時候,李明珠一直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顯示的人名,然後站起身來走到窗戶旁邊,這才接通電話。

電話裡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崔世傑被打的事和你有冇有關係?”

李明珠輕聲道:“楊毅是我請來的客人!”

那個聲音繼續道:“崔洪剛是徐書記一手提拔起來的人,楊毅打了他的兒子,他不會善罷甘休的,你確定要保楊毅?”

李明珠一字一頓道:“他治好了我的病!”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最後傳出四個字:“我明白了!”就掛上了電話。

李明珠歎了口氣,她相信丈夫一定會過問這件事。

楊毅既然治好了她的病,就是他們家的恩人,這個人情必須要還,就算丈夫現在還不想和市委書記徐光明正麵對上,他也不會任由楊毅被人欺負,隻要楊毅冇有犯法,那麼誰都彆想動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