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提供的這些訊息。”朱千辛感謝了楊毅一番就掛斷了電話。

“李輝竟然會蠱術?還真是令人意外的訊息呢。”秦嵐一臉驚訝的看著朱千辛。

“如果白素就是苗依依,那李輝會蠱術也冇什麼好奇怪的。”朱千辛問張佳:“李輝他們今天晚上會回來嗎?”

“不會,他們明天上午纔會回平川。”張佳立即搖頭道。

“那好,立即給我辦理出院手續,做好準備,我們今天晚上就去探查李輝的彆墅。”朱千辛直接開始佈置任務。

她本來不覺得那些器皿裡的東西和她查的案子有什麼聯絡,但是現在既然知道器皿裡都是煉製蠱毒的材料,她當然要把這些器皿都拿到手裡。

到時候她要找的人自然會來找她拿回這些器皿。守株待兔總比大海撈針容易的多。

電話另一邊,楊毅也在向紅狼佈置任務:“從今天起,你時時刻刻盯著李輝,我要知道他一切的反常舉動。”

紅狼點點頭,他也聽見了電話內容,知道李輝有些可疑。

楊毅又道:“等鬥醫大賽結束,你來找我,我給你做一次鍼灸復甦,儘量把你的舊傷恢複,這樣哪怕李輝真的會蠱術,你全身而退的機率也會大大增加。”

楊毅很清楚,蠱術雖然神奇,卻並冇有見血封喉的能力,紅狼哪怕真的不小心中了蠱,隻要能堅持到自己麵前,自己也能保他無恙。

更何況紅狼也不是普通人,真打起來,世界排名前十的頂級殺手,和實力還未恢複的苗疆蠱王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一路風馳電掣,楊毅和紅狼趕回東陽時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

兩人隨便找了家餐廳解決了午飯,就直接來到了東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報告廳。

東陽一院的報告廳很大,足足有兩百多平方,除了偶爾給全院醫護人員開大會的時候啟用一下,平時很少用到。

今天這裡卻熱鬨非凡,整個報告廳顯然被重新佈置過,不僅打掃的乾乾淨淨,還掛著大紅色的橫幅,上麵寫著輝隆藥業和時珍藥業聯合舉辦的字樣。

大廳裡的會議桌已經全部搬走了,所有的椅子都靠牆擺放。正對門的一麵並排擺了三張桌子,那是三位評委的位置。

在他們的正對麵五米處,則擺了兩張間隔兩米的桌子,這是給陸老爺子和楊毅留的比賽席位。

兩台攝像機,一台對著三位評委,一台對著兩名比賽選手。

他們這些人的親戚朋友,隨從弟子則全部靠牆而坐,充當觀眾。

這次交流會是不對普通人開放的,市政府為了確保這些中醫界大佬的安全,還專門安排了一些警察在外麵維持秩序。普通人想看見比賽的畫麵,隻能通過平川電視台的直播。

經過各方的協商,交流會推遲到了下午一點,楊毅到的時候,眾人也剛剛入場,時間正好。

看見楊毅進來,顧蒼海立即迎上來,主動替楊毅和那些中醫前輩做介紹。

顧蒼海本來就和這些老中醫認識,這次交流會又是在東陽舉行,算是他的主場,因此由他來當主持人是最合適的。

首先介紹的是就是神針藥王陸百川老爺子。陸百川今年六十二歲,身材高大,麵色紅潤,頭上幾乎看不見什麼白髮,一點也不像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

楊毅和他打招呼的時候,他也麵帶微笑的看著楊毅。他這次之所以答應李隆的邀請來參加這個交流會,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看看這個楊毅,是不是真的像李隆吹噓的那樣醫術高超。

第二個介紹的是三大評委中資格最老的王玉山老爺子,王老爺子年紀更大一些,已經有七十歲了,鬚髮皆白,身穿深藍色中山裝,中山裝的外兜上,還插著一管鋼筆,完全就是以前的老派知識分子的行頭。

王老爺子不苟言笑,楊毅和他打招呼時他也隻是微微點頭,看向楊毅的目光也充滿的探尋。顯然不認為年紀輕輕的楊毅醫術有多少高明。

接下來一位評委,不用顧蒼海介紹,楊毅就直接招呼道:“劉院長,好久不見!”

曾經和楊毅有過一麵之緣的劉懷祥還是那副慈祥的笑容,拍拍楊毅的肩膀道:“待會不要有什麼壓力,拿出真本事來讓我們這些老傢夥好好看看。”

楊毅笑著點點頭,又來到最後一位評委麵前。

火罐王吳國生也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身材不高,頭髮花白,精神卻很好。他和其他幾位中醫前輩不一樣,他冇有任何的官方身份,完全就是民間中醫高手的代表人物。

介紹完幾位中醫界的前輩,楊毅又和其他一些熟人打了個招呼,就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令楊毅有些奇怪的是,觀眾席上的葉雨桐和孫曉晴明明看見了自己,卻裝作不認識的樣子,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

桌子上已經泡好了一杯茶,楊毅端起來喝了一口。恩,碧螺春,味道還行。

楊毅一邊喝茶,一邊重點觀察了一下和輝隆藥業眾人坐在一起的李輝。可是任憑他怎麼看,也看不出對方和苗疆蠱王有什麼相似之處,不禁暗暗搖頭。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後,顧蒼海示意眾人安靜下來,交流會正式開始。

對著攝像機說了一番開場白之後,顧蒼海又詳細的把場中參加交流會的五位中醫高手一一介紹了一遍。

這主要是說給電視機前的觀眾聽的,至少讓他們知道,這次交流會規格很高,絕不是幾個赤腳醫生在自娛自樂。

當然,和其他四位前輩取得的成就相比,目前的身份隻是時珍藥業董事長的楊毅就遜色多了,給人一種濫竽充數的感覺。

全部介紹完畢,下麵就是介紹比賽的詳細過程。

這次醫術比拚一共分為三個環節,現在開始的就是第一環節的比拚,比望診之術。

輝隆藥業精心挑選了三十名患者,這三十名患者中,有五對是病情相似,患病時間也相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