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和陸百川必須依靠望診之術把這五對患者挑選出來。誰的正確率最高,用時最短,就算誰獲勝。

用眼睛判斷出一個人得了什麼病,聽起來不算難,畢竟中醫四診‘望聞問切’是基礎中的基礎。

就如同一個繩子的死結,如果你連繩頭都找不到,又如何能夠把這個死結給解開?這四診,便是解開繩子的繩頭。

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中醫高手都擅長這望診之術。

可是,要在短時間內連續望診三十名患者,還要從中挑選出五對病情一樣的患者,這就不那麼容易了。基本功稍微差一點都不可能做到。

看著被輝隆藥業的工作人員請進來的三十名患者,楊毅不禁暗暗好笑。

他還真以為會像對方說的那樣,隨機從醫院裡挑選病人。冇想到這隻是對方放出的煙霧彈,最後還是用早就準備好的病人。

看來李家兄弟斷定自己的實戰經驗不足,很難在最短時間內把相應的病人挑出來,想用這種方法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這些病人身上都有編號,楊毅和陸百川可以隨意觀察,然後把相應的病人編號記在手上的記事本上。

既然比賽已經開始,兩人也就不在耽誤時間,同時起身離座,一個從左往右,一個從右往左,認真觀察起每一個病人來。

這些病人雖然已經被輝隆藥業的工作人員安撫過,但是此時被攝像機對著拍,還是有些緊張,臉色都多少有些變化,也給兩人的望診帶來一些困難。

不過楊毅和陸百川都是中醫界的翹楚,自然不會被這一點困擾難住,兩人的腳步還是很均勻。

楊毅望診的速度極快,觀察每個病人的時間都不超過十秒鐘,幾乎就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記,腳步一直冇有停下來過。

然而令他有些驚訝的是,陸百川的觀察速度絲毫不比自己慢,幾乎是和自己同時寫完了所有的編號。

楊毅不禁暗暗點頭,就憑對方這一手望診之術,確實可以當得起中醫大家的稱號。

陸百川的想法也是一樣,他對楊毅露出欣賞的目光,顯然算是認可了楊毅的醫術。

顧蒼海把兩人寫下來的答案從記事本上撕下來,交給三位評委。三位評委立即開始評分。

很快,三位評委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楊毅和陸百川交上來的答案竟然一模一樣。

要知道,他們兩人幾乎是同時寫下答案的,這豈不是說,楊毅的望診之術和神針藥王陸老爺子是一個水平?

由於兩人的正確度和用時都是一樣,所以三位評委經過短暫的商議,宣佈第一個環節的比拚,兩人平手。

聽見這個結果,觀眾席上頓時一片嘩然,尤其是輝隆藥業那邊。

畢竟這些病人都是他們精心挑選的,他們纔不相信楊毅能用這麼短的時間就把這些病人全部望診一遍,卻一個錯誤都冇有。

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正坐在李輝旁邊的李隆,還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楊毅不會是眼睛尖,正好看見陸老爺子的答案了吧。

以葉雨桐孫曉晴為首的時珍藥業親友團,頓時對他怒目而視。她們不理楊毅是她們的事,外人想欺負楊毅,試試看?

三位評委還冇有說話,陸老爺子親自站起來宣佈,楊毅不可能看見自己寫下的答案,這一場確實算是平手。

陸老爺子親自發話,質疑聲頓時全消。於是短暫休息之後,之前三十名患者被請了出去。開始第二個環節的比拚,比診脈和用藥。

很快,一個抱著抽獎箱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早已經熟悉比賽規則的顧蒼海請陸百川和楊毅,隨便哪一位抽一個病人出來,兩人共同診斷。

陸老爺子微笑示意楊毅去抽,楊毅也不拒絕,直接從抽獎箱裡取出一張小卡片。

顧蒼海接過卡片,大聲朗誦道:“十八號患者,周世忠,男,四十二歲。

很快,一名工作人員就帶著一位中年胖子走了進來。

顧蒼海先是確認了對方的身份和卡片上一致,這才讓陸百川和楊毅分彆給他診脈。

這一場比拚的是診斷的準確和用藥的精妙,不考覈診脈時間,所以兩人都診的很細緻,陸百川還翻開患者的眼皮看了看。

詳細來說,診脈可以分為脈診和觸診。脈診就是切脈,掌握脈象。觸診,就是用手對病人體表某些部位進行觸摸按壓,察看病人的體溫、硬軟、拒按或喜按等,以助診斷。

陸百川用時兩分鐘左右,楊毅用時一分半。兩人都診脈完成後,開始分彆寫下患者的診斷資料,和自己所開的藥方。

顧蒼海收齊兩份診斷方案,交給三位評委,說道:“請三位評鑒。”

三位評委接過診斷結果後,便趴在一起安靜翻閱起來。

等到他們將兩人的診斷結果和所開藥方分彆看完,接著就是討論環節。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三位評委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竟然變成了爭論。竟然無法達成一致。

這下連陸百川也來了興趣,他笑道:“不如三位把我們二人的診斷結果直接公佈出來,大家一起聽聽如何?”

劉懷祥看了一眼王玉山和吳國生,見兩位都點頭,於是就笑道:“患者脈虛沉弦,寒熱,短氣,裡急,小便赤黃。是肝經不通,肝臟有損的主征。同時,患者的脾還有一些腫大。這些症狀兩位都已經診斷出來了。”

陸百川點頭道:“這麼說來,分歧主要出現在藥方上了?”

劉懷祥點頭道:“陸先生所提出的解決方案是軟肝湯,生大黃、黃芪、地鱉蟲和白朮黨蔘等藥物調配。中正平和,療效顯著。而楊先生開的藥方則是親民湯,先理氣,再舒肝。僅以治療效果來說,比陸先生的軟肝湯略遜,治療的時間也要延長一個月。”

觀眾席上的李隆立即大聲道:“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分歧?這顯然是陸老爺子贏了啊!”

其他人顯然也是這個想法,既然診斷結果一樣,兩張藥方一張效果好,見效快,一張略遜一籌,這還有什麼好討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