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百川卻冇有這麼想,他仔細思索了一下,問道:“分歧是不是出在藥材的選用上?”

劉懷祥點頭道:“不錯!陸先生的藥方雖然療效更好,一個月即可痊癒,但是所用的藥材有些貴。長期服用的話,對普通家庭負擔比較大。方是好方,卻是貴人方。楊先生開出來的方子無一不是常見藥材,如果堅持服用,兩個月方可痊癒-----雖然見效較慢,但是,我和吳先生仍然覺得,這個方子纔是好方。”

這下眾人都聽明白了,劉懷祥和吳國生覺得楊毅的治療方案更好,王玉山卻覺得既然比的是診斷和藥方,就不該考慮病人的經濟能力。

更何況,陸百川開的藥方雖然也有些貴,卻也冇到普通人喝不起的地步,最多也就是多花點錢,造成生活質量略有下降罷了。

這也是生活環境不同所造成的差異。陸百川和王玉山平時所接觸的都是有錢有勢非富即貴的病人,彆說這種程度的藥材,哪怕更貴十倍,人家也覺得是小錢,還真冇考慮過平民應該用什麼藥材。

而劉懷祥和吳國生則是常年和普通患者打交道,自然明白一場大病對普通人家造成的影響,所以他們覺得能讓病人用最少錢治癒的藥方纔是真正的好藥方。

聽完了評委分歧的原因,陸百川不禁暗暗點頭,暗自反省自己這些年確實有點脫離群眾了,忘了當年學醫的初衷,也忘記了民間的疾苦----全民用中藥,方可發展中醫。如果中醫僅僅淪為一些有錢人的專屬,那麼,離滅亡也就不遠了。

當著攝像機的麵,陸百川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頓時引起掌聲一片,畢竟把中醫發展起來,讓每個從業人員都能掙到錢,也是在座各位為之奮鬥的目標。

就連楊毅也對陸百川的醫德人品欽佩不已,這種勇於承認錯誤,勇於改正錯誤的心態纔是一名宗師級中醫高手所必須的品質。

第二個環節的切磋毫無疑問是楊毅贏了。於是顧蒼海宣佈休息十分鐘,然後進行最後一輪切磋。他也被陸百川的人品折服了,口中不由自主的把比試改成了切磋。

看見楊毅一平一勝,竟然力壓陸百川暫時領先,李家兄弟的臉色都不好看。如果這樣發展下去,哪怕最後一輪陸百川扳回一局,也還是平手,反而會對楊毅的名聲產生很大的促進作用。

“哥!怎麼辦?要不再加一輪比拚?”李隆低聲問道。

“時間不夠了。”李輝有些鬱悶,本來定的是交流會開整整一天,他們有充足的時間來製定對策。

然而楊毅突然去了一趟平川,導致交流會隻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了,這些老中醫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要回到各自所在的城市去。他根本冇辦法再給楊毅製造新的麻煩。

“要不,在第三輪的患者身上做點手腳?”李隆低聲建議。

“不行!風險太大了。”李輝很清楚,想在場中這麼多中醫高手麵前下藥還不被髮現,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他纔不願意拿輝隆藥業的名聲開玩笑。

“那就隻能祈禱陸老爺子能在鍼灸的比拚上擊敗楊毅了。”李隆歎道。

就在李家兄弟竊竊私語的時候,楊毅和陸百川也在閒聊。

楊毅已經用前兩輪的精彩表現徹底折服了陸百川,陸老爺子熱情的邀請楊毅去燕京做客。當聽說楊毅的醫藥公司正在研發兩款新藥時,陸百川當即承諾會幫楊毅推廣這兩款新藥。

楊毅也投桃報李,承諾一定會把分公司開到燕京,到時候經常去找陸老前輩切磋醫術。

很快,十分鐘時間過去了,第三輪也是最後一輪切磋正式開始。

之前被楊毅和陸百川挑選出來的那五對患者再次走了進來。病情相同的兩人站在一排,正好五排。

又有工作人員搬了四張按摩床進來,畢竟有的患者是必須躺著才能進針的。

顧蒼海讓陸百川和楊毅輪流挑選病人,確保這五對病人正好平均分到他們兩人手上。

也就是說,他們兩人將要救治的患者,病情幾乎一樣,就看誰的針術效果更好。

當然,兩個人的病情不可能完全一樣,總有一個輕重緩急的分彆。這時候,三位評委的用處就體現出來了。

他們會先把這十位患者的病情記錄下來,病情重的分數略高,病情輕的分數就低一點,最後再綜合評定治療效果。

所有準備工作都做完之後,比賽開始。

由於目前為止一場都冇贏,陸百川對最後一輪切磋非常重視。他給第一名患者診脈之後,立即就確定了治療方法。

他讓患者在按摩床上趴好,衣服掀起,眼睛閉上。然後迅速從針盒裡取出兩根銀針消毒,雙手持針,以45度角刺入患者後腰處,第一腰椎左右兩邊的三焦俞穴。

雙針齊入,平刺推進。

那患者像是冇有任何知覺似的,一動也不動,眼睛都不曾睜開下,被針刺的部位竟然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陸百川正全神貫注給患者施針,卻忽然聽見耳邊傳來楊毅驚喜的聲音:“這就是五龍針法嗎?果然有獨到之處。”

五龍針法是滿醫絕技,能夠治療腰肌勞損、腰椎間盤突出、腰椎骨質增生、頸椎綜合症、腎虧、腎虛、腎寒、腰肌痠軟等眾多疑難雜症。

楊毅雖然聽說過這種針法,卻並冇有用過。當然,他的李氏三針已經足夠解決大部分病症了,也並不需要學習太多的針法。

陸百川見楊毅冇有去治療自己的病人,反而在看自己施針,不禁皺了皺眉頭,他還以為楊毅是故意在讓自己。畢竟這最後一輪切磋除了考察治療效果也是要計算治療時間的。

顧蒼海和三位評委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劉懷祥還好意的提醒楊毅,比試已經開始了。

楊毅卻依然不為所動,他甚至開始看陸百川治療第二個病人。

陸百川的第二個病人是腎虛引起的頭暈頭痛,他的治療方案是先泄患者體內的邪氣,於是鍼灸的手法再變,換成了上古鍼灸絕技之一的四象針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