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他把針進到一定程度之後,手上一動,針柄就不住的前後左右搖動。先插針左轉,一呼一搖;後提針右轉,一吸一搖。

旁邊的楊毅拍手大讚:“白虎搖頭……好針法……”

楊毅很清楚,就憑陸百川這各種針法信手拈來的絕技,就絕對當得起神針藥王的名號。可惜自己無法相讓,否則真想和他以平局收場。

陸百川再也忍不住,皺眉道:“楊小友為何還不開始給病人治療?”

楊毅歎道:“因為我一出手,這場切磋就結束了。”

聽見楊毅的話,眾人都目瞪口呆,在心裡暗罵:還有比這更狂的人嗎?你以為你是誰啊?李時珍嗎?

李隆更是在下麵大笑道:“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倒是出手給我們看看啊。”

楊毅冇有理會其他人的冷嘲熱諷,他的目光一直在陸百川和三位評委身上。看見他們也用期待的目光盯著自己,就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於是點點頭,讓自己負責的那五名患者全部或坐或躺,掀起衣服,竟然準備同時給五個人施針。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楊毅,他們都很好奇,楊毅要如何才能同時治療五個病人。

隻見楊毅從針盒裡取出一根銀針,用酒精棉球消過毒後,並冇有第一時間給患者進針,而是把銀針微微抬起,讓陸百川和三位評委都能清楚看見。

緊接著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隨著楊毅的真氣穿到指尖,然後傳導到銀針針體,銀針的前端便開始輕微的顫動起來。

當然,這顫動非常的輕微。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如果眼睛近視的,甚至會以為那銀針的彈躍是因為自己視力模糊的問題。

然而陸百川,顧蒼海和三位評委都是高手,他們一眼就看出銀針的顫動絕對不是他們眼花。而是楊毅體內真氣溢位造成的。

“以氣禦針?”陸百川第一個驚撥出聲。

身為當代鍼灸大宗師,他也可以通過特殊手法把一絲真氣通過銀針渡入病人體內,但是他絕對無法令銀針發生顫動。

其他的中醫高手聽見陸百川的話,無不大吃一驚,傳說中的以氣禦針,竟然真的有人能做到?

三位評委也站了起來,緊緊盯著楊毅手中的銀針,目光中的炙熱絲毫不比陸百川差分毫。他們很清楚,從這一刻起,楊毅就徹底名揚天下了,所有從事中醫的從業者都會記住這個名字。

這也是楊毅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決定。由於現場直播的原因,楊毅除非故意輸掉這次交流會,否則無論如何都會一戰成名,那乾脆就出名的更徹底一些吧。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極大的提升時珍藥業的知名度,大幅提高產品銷量,也可以震懾宵小,不會再有那些不開眼的人來挑釁自己了。

最重要的是,他想通過這種方式告訴苗疆蠱王,自己已經來了,想動手就放馬過來吧。

既然我找不到你,那就讓你來找我,這就是楊毅的一石三鳥之策。

“哥,楊毅真的能以氣禦針?會不會是陸老爺子看錯了?”李隆有些不敢置信的問李輝。

“我也希望是陸老爺子看錯了。”李輝麵色陰沉,他知道自己想通過打壓楊毅分化時珍藥業的計策是徹底失敗了,隻需要看看三位評委的表情就知道,以氣禦針絕對是當世最頂級的鍼灸之術,第三場楊毅又贏了。

事實正是如此,楊毅把銀針的變化展現給眾人看過之後,冇有任何停頓,直接開始為五名患者施針。

他的動作極快,對每一名患者都是快速進針,然後輕提輕放,連續三次之後。又快速拔針。

接著給銀針消毒,開始治療第二個患者,五分鐘不到,五名患者全部都被他鍼灸了一遍。

圍觀的眾人都一臉茫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若不是患者的反應各不相同,他們甚至以為楊毅是拿著銀針在患者身上亂戳一氣。

“啊,好脹,好熱!我淌汗了……”

“好酸,好涼,這是什麼情況啊……”

“哎,我的腰好了,不疼了……”

患者們正在大呼小叫,陸百川和三位評委則快速圍了上來,開始給他們診脈,檢查治療的效果。

至於還冇被陸百川治療的三位患者,則一臉幽怨的看著楊毅,他們似乎被整個世界遺忘了。

“太不可思議了,患者幾乎已經痊癒了。”吳國生一臉震驚的叫道。

“這位患者也是,再喝兩幅藥鞏固一下,就可以徹底痊癒了。”劉懷祥也滿臉的驚奇。

“楊小友,你這套針法叫什麼名字?”陸百川嗜針如命,若是看見高明的針法卻不知道名字,比貓抓了還難受。

“這是李氏三針,是藥聖李時珍所創,我剛纔分彆用了前兩式,燒山火和透心涼,還有最後一式菩薩手,我暫時還施展不出來。”楊毅笑著介紹道。

“來來來,給我來一針燒山火……”

“我要透心涼……透心涼……”

“我兩針都要……”

“還有我……”

很快,楊毅就被四個老前輩圍起來了,楊毅滿臉無奈,隻得給他們各紮了兩針。讓他們親身體會這兩種針法的妙處。

下麵的觀眾們已經看呆了,他們都很清楚,比賽已經結束了。現在開始纔是真正的中醫藥交流會。

時珍藥業一邊自然是喜氣洋洋,楊毅的一戰成名也會令時珍藥業成為全國知名的醫藥公司,他們都會跟著沾光。

輝隆藥業那邊則是一片沉寂,他們都冇有想到自己這些人投入這麼多資源,花費這麼多精力舉辦的交流會竟然成了楊毅一戰成名的舞台。

電視機前和網絡上也是一樣,認識楊毅的人都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不認識楊毅的則在到處打聽楊毅的資料。

當然,也有臉色難看的人,比如安平省立醫院裡那個神經內科的主治醫生。他冇有想到,和自己發生衝突的那個年輕人竟然醫術這麼高明,就連名滿天下的神針藥王陸百川老爺子都在公平的比試之下輸給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