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楊毅就不停的換針,繼續刺這個葫蘆,就好像是在給朱千辛做紋身一樣。

旁邊的秦嵐大奇,不知道楊毅這麼做有什麼用處,卻不敢開口詢問。

“把銀針放下吧,過來幫忙!”楊毅把一條毛巾在藥桶裡打濕遞給秦嵐,吩咐道:“把千辛所有裸露出來的皮膚全部擦一遍,記住不要碰到我刺出來的葫蘆。”

秦嵐點點頭,立即照做。她一遍遍把毛巾打濕,給朱千辛擦拭肩膀和頸部,並且小心翼翼的避開楊毅刺出來的葫蘆。至於頭部,則交給了楊毅。

雖然這種湯藥就算弄到臉上也不會毀容,最多就是變得黑一點,但是楊毅還是捨不得。於是他直接用手來刺激朱千辛頭部和臉部的穴位,讓蠱蟲全部離開這兩個區域。

朱千辛已經慢慢恢複了知覺,她能夠感受到秦嵐和楊毅在自己身上的所有動作。

秦嵐還好些,畢竟是自己的好姐妹。然而楊毅的一雙大手在她的臉上頭上按來按去,卻令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好在在藥浴的作用下,她的臉本來就是通紅的,否則還真會被秦嵐看出異常來。

“楊毅,快看,這個葫蘆變黑了。”再次打濕毛巾,準備給朱千辛擦拭胸前的秦嵐忽然大叫道。

“不要停,繼續擦!”楊毅連忙提醒她。

“哦,好!”秦嵐手上不停,眼睛卻一直盯著那個葫蘆。

隻見一股股黑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朱千辛的全身各處緩緩湧來,然後從葫蘆口鑽進去,一點點聚集在葫蘆底部。

“竟然真有用?這太神奇了!”秦嵐哪怕再遲鈍,也看出來這些黑氣就是蠱毒,她冇想到楊毅竟然用這種方法把蠱毒聚集在了一處。

“看來哪怕是再匪夷所思的蠱術,所需要的蠱蟲都是一樣的。”楊毅也停止了給朱千辛頭部的按摩,露出笑容。

“這到底是什麼原理?”秦嵐一臉崇拜的看著楊毅,激動的問道。

“原理很簡單,我用這種絛蟲最怕的湯藥封住了朱千辛的所有毛孔,讓它們無路可逃,然後又在朱千辛的胸口給它們製造了一個安全地帶,它們自然會不由自主的聚集在這個安全地帶裡。”楊毅解釋道。

“那現在怎麼才能把它們從千辛體內弄出來呢?”秦嵐連忙問道。

“這就要靠朱萬苦提前買回來的雞蛋了。”楊毅笑著來到工作台前,拿起幾個最新鮮的雞蛋放在一個塑料盆裡,用熱水稍微燙了一下,就把雞蛋交給秦嵐。

“用這個雞蛋在葫蘆裡滾一滾,注意不要沾到葫蘆外麵的皮膚。”楊毅把操作方法一一交給秦嵐。

之所以讓她親自動手,就是為了防止她們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而自己又不在身邊。

朱千辛和秦嵐自然也明白楊毅的用意,都對楊毅感激不已。畢竟不是誰都願意把自己的絕學無私教給其他人的。

隨著雞蛋在朱千辛胸口滾動,葫蘆裡的黑氣開始減少,雞蛋則慢慢變黑。楊毅讓秦嵐及時更換雞蛋,繼續吸收蠱毒。

秦嵐的手很穩,嚴格按照楊毅的吩咐,冇有讓蠱毒跑出來一點,她一邊操作一邊求教:“為什麼生雞蛋可以把蠱毒吸出來呢?”

楊毅道:“因為蠱毒的本質是蟲毒的結聚,而蟲毒喜腥,喜新,尤其喜歡新生的雞蛋,你把生雞蛋放在它們旁邊,它們就會不由自主的鑽進生雞蛋黃裡。但是全生的雞蛋也不行,會導致蠱毒溢位,所以最好還是燙一下,讓雞蛋半生不熟。”

秦嵐舉一反三道:“那如果冇有藥浴,直接用一堆生雞蛋來吸蠱毒行不行呢?”

楊毅正容道:“千萬不要這麼做。生雞蛋並不能吸收所有的蠱毒,隻要有一隻還殘留在體內,就會導致蠱毒二次爆發,隻會比第一次更嚴重。”

秦嵐臉色凝重的點點頭,看來解蠱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些雞蛋一會要怎麼處理?”換第三個雞蛋時,秦嵐好奇的問道。

“最好的處理方法是直接燒掉。”楊毅微笑道:“不過我有更好的處理方式,你都放在那個塑料盆裡就行了。”

雖然很好奇楊毅的處理方式,但是既然楊毅不願意說,秦嵐也就不再問。

其實楊毅的方法也簡單,就是把這些雞蛋做成藥粉。可以令人石化的藥粉,聽起來就很酷。

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石化,隻是讓人的所有器官,從外到裡逐步硬化而已。可關鍵這種毒無藥可解啊,除了楊毅自己,恐怕就連苗疆蠱王都不一定能解開被楊毅處理過的蠱毒了。

就在秦嵐心情大好,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在一旁觀看的楊毅忽然臉色凝重道:“問題有些嚴重,還有一些餘毒冇有被逼出來。”

“啊?那怎麼辦?”秦嵐臉色頓時煞白,畢竟楊毅剛剛纔說過,如果不能把所有蠱毒都逼出來,等蠱毒二次爆發隻會更嚴重。

“你先把葫蘆裡的餘毒吸出來,我想想怎麼才能逼出剩下的蠱毒!”楊毅皺眉苦思起來。

眼看秦嵐已經把葫蘆裡的蠱毒全部吸了出來,雞蛋已經不再變黑,楊毅歎了口氣,開口道:“秦嵐,你先出去吧,剩下的毒我自己來解。”

秦嵐一愣,臉色頓時古怪起來,畢竟之前的操作都是楊毅說,她來做的。現在楊毅卻讓她出去,要自己親自動手。

她不禁在心裡暗暗嘀咕,這個楊毅不會想趁機對朱千辛做什麼吧?

亂七八糟的念頭一閃而過,秦嵐的動作卻冇有任何的遲疑,立即放下手中的雞蛋,打開金屬門走了出去。

她很清楚,如今朱千辛的性命就在楊毅的一念之間,彆說朱千辛本來就和楊毅互有好感。哪怕是一個陌生人,隻要能幫朱千辛解毒,以朱千辛的性格,也會咬牙閉眼,堅持下去的。

“嵐姐,我姐怎麼樣了?”秦嵐剛一出實驗室,朱萬苦三人就圍了上來。

楊毅的實驗室隔音效果很好,哪怕他們就在門口,也隻能聽見裡麵有人說話,偶爾聽見幾聲秦嵐的大呼小叫,其他大部分談話內容他們都是聽不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