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就算真的練出真氣她也打不過明勁巔峰的外家高手,但至少可以使用以氣禦針了,她說不定還真的可以繼承自己的衣缽。

這時候,福伯又上來找楊毅,說有他的電話。楊毅答應一聲,到門口去接電話。

電話是李明珠打來的,她告訴楊毅,楊毅研發的兩款新藥全部獲批了,隨時可以生產,問楊毅要不要立即投入生產。

楊毅自然說越快越好,畢竟現在正是自己名聲大噪的時候,趁這個時候鋪貨最省心省力。

李明珠又把猛虎丸和金瘡藥這些天的銷量告訴了楊毅。

由於有了輝隆藥業的銷售渠道,猛虎丸的銷量增長了好幾倍,已經為時珍藥業創造上千萬的利潤了。

更令楊毅驚喜的是,金瘡藥的銷量也在日日攀升,很多人看見金瘡藥的廣告都買了一瓶備在家裡。甚至還有人專門買金瘡藥回去消除身上的疤痕。

這不禁給了楊毅一個啟發,能夠消除疤痕的藥似乎很有市場啊,下一款新藥就研發這個方向。

接著李明珠又問楊毅下午有冇有時間,去自己家裡做客,他葉叔叔想和他聊聊蓋總部大樓的事。

楊毅頓時眼睛一亮,看來自己出名的好處還真不少啊,原本不太好操作的事這麼快就有了轉機,於是立即點頭答應下來。

就在楊毅去門口接電話的時候,無所事事的孫曉晴也走下床,去了一趟楊毅臥室裡的洗手間。

然而她剛進洗手間就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這種味道她很熟悉,這是女孩子洗過澡之後纔會散發出的香味。楊毅的私人洗手間裡怎麼會有這種香味?

她皺了皺眉,立即把目光投向浴室,卻驚訝的在一條乾發巾上發現了一根長頭髮。

她第一個反應是葉雨桐,然而很快想到葉雨桐的頭髮冇有這麼長。

自己倒是長髮,可是她從來冇有在楊毅的浴室裡洗過澡。

聯想到楊毅剛纔說的朋友,她立即反應過來,楊毅的這個朋友是女的,而且和楊毅的關係很親密,至少連她這個正牌女友都不敢隨便在楊毅的臥室裡洗澡。

孫曉晴緊緊握住拳頭,心臟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壓住了一樣,她感覺似乎有人在一點點把楊毅從自己身邊偷走。

是自己表現的太矜持了嗎?孫曉晴曾經聽說過一種說法,說男人都是冇有太多耐心的動物,經不起太長時間的考驗。

她一直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這一刻,她有些懂了。

........

就在孫曉晴獨自一人站在楊毅的浴室裡患得患失的時候,剛剛返回平川的朱千辛也在測謊儀的幫助下,問詢了剛剛從輝隆藥業帶回來的白素。

公安局的人從輝隆藥業帶走白素的時候,還差點和李輝的手下發生衝突。若不是上麵直接壓下來的任務,他們是真不想和李家兄弟發生衝突,誰不知道李家兄弟是平川一霸?

好在白素製止了李輝的衝動,主動跟著警察來到警局。

為了查清楚白素的真正身份,朱千辛也顧不上隱藏身份了,直接帶著手下出現在白素的麵前。

“千辛?你怎麼會在這裡?”白素和朱千辛是認識的,看見朱千辛,頓時一臉的驚訝。

“你昨天晚上究竟在哪?”朱千辛死死盯著白素,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白素並不是昨天晚上對她下蠱的人。可是她們分明一模一樣。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東陽啊,夜裡才和阿輝一起回平川。”白素驚訝的看著朱千辛。

朱千辛回頭看了一樣張佳,張佳點頭道:“真話。”

“你知不知道什麼是蠱術?”朱千辛繼續問道。

“知道啊,那不是小說裡的東西嗎?”白素答道。

“你有冇有在現實中見過會蠱術的人?”朱千辛繼續問。

“冇有!”白素搖頭。

“真話!”張佳也很鬱悶,似乎有哪裡不對,可是就是說不出來。

“你有冇有見過和你長得一樣的人?”朱千辛又換了一個問題。

“怎麼可能會有和我長的一樣的人?”白素笑道:“千辛,你到底想問什麼啊。”

“全是真話!”張佳猛的一拳砸在桌上上,站了起來。

接下來,朱千辛他們幾個人輪番上陣,問了很多東西,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問,白素表現出的都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普通人。

萬般無奈之下,他們隻能使出殺手鐧。

於是一杯散發出奇異香味的雄黃酒放在了白素的麵前。

“這是什麼?”白素驚訝的看著眼前這杯黃褐色的液體,還能聞到一股奇異的酒香。

“這是雄黃酒,可以趨避百邪,你嚐嚐味道怎麼樣?”朱千辛笑道。

“看起來一點都不衛生,我纔不喝!”白素搖頭,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內心深處有些懼怕這杯散發出奇異香味的液體。

“喝吧,喝一口,你就可以走了!”朱千辛勸道。

白素還是搖頭,秦嵐對一旁的張佳和熊傑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即走過去把白素按住。

秦嵐則不顧白素的強烈反抗,直接掰開她的嘴,灌了一口雄黃酒進去。

很快,白素就劇烈咳嗽起來,但是她還是冇有表現出太異常的行為,就好像真的是喝了一口噁心的東西一樣。

朱千辛搖了搖頭,帶著三個手下回到監控室裡商量對策,熊傑最先道:“測謊儀會不會有問題?”

張佳搖頭道:“不可能,我早晨才檢查過。”

秦嵐道:“會不會是白素受過特殊訓練,可以騙過測謊儀?”

朱千辛搖頭道:“她確實冇有說謊,我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每句話都信以為真,就好像是被洗腦了一樣。”

秦嵐他們三人都感覺毛骨悚然,還有這種事?

張佳問道:“那有兩個一模一樣的白素又怎麼解釋呢?”

朱千辛皺眉道:“那就說明真的有兩個白素,一模一樣的白素,其中一個就是我們要找的苗依依。”

秦嵐倒抽一口涼氣:“這是什麼術法?易容術也冇有這麼神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