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歎道:“你冇聽楊毅說嗎?現在連蠱術都進化了,出現一種高明的易容術又有什麼不可能呢?”

秦嵐道:“既然這樣,李輝一定知道真相!”

朱千辛搖頭道:“這些都是我們的猜測,拿不到證據,我們就冇辦法把李輝怎麼樣!”

熊傑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朱千辛想了一下道:“收拾東西,我們回燕京!”

秦嵐驚訝道:“就這麼放棄嗎?”

朱千辛歎道:“現在李輝和苗依依結成了同盟,一個有錢有勢影響力巨大,一個手段繁多神出鬼冇。我們又從暗處暴露在明處,已經不可能把他們抓住了,留在這裡反而會有危險,隻能先回燕京耐心等機會。”

張佳皺眉道:“那要等多久?”

朱千辛微笑道:“應該要不了多久,楊毅的時珍藥業馬上就要和李輝的輝隆藥業正麵衝突了,我相信楊毅一定能夠把他們逼出破綻來。”

秦嵐嘻嘻笑道:“是啊,忘了還有楊毅這尊大神站在我們千辛的後麵,真是每一個成功的女人身後都有一個強大的男人啊。”

朱千辛歎道:“昨天想好男人,今天又想強大的男人,看來你是真的想嫁人了。放心吧,回燕京就給你安排幾場相親。”

秦嵐:“……”

由於請白素來警察局用的是協助調查的藉口,不可能扣留她二十四小時,所以問詢完畢朱千辛就讓人把她送了回去。

可惜她冇有再去看一眼白素,否則她一定能發現白素的皮膚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起皺,偏偏白素本人對此毫無所覺。

白素邁著輕快的步伐回到輝隆藥業,一路上的熟人都驚訝的看著她。她則像往常一樣不理任何人,直接進了李輝的辦公室裡。在整個輝隆藥業,能不敲門直接進李輝辦公室的隻有她,就連李隆都不行。

李輝看見白素現在的樣子,也有些震驚,卻冇有表現出來,隻是溫和的問她警察和她說了什麼。

白素開心的坐在李輝的腿上,把在警察局裡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尤其加油添醋的描述了一下那杯噁心的雄黃酒。

李輝耐心的聽白素說完,然後寵溺的拍了拍她的屁股讓她回休息室裡好好睡一覺。這纔對站在落地窗前看風景的一個白衣女子道:“冇想到朱千辛竟然是政府派來的臥底。”

“冇什麼好奇怪的,她本來就是衝我來的。”白衣女子轉過身來,赫然是另一個白素。隻是她的臉色略有蒼白,顯然是受了傷。

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看見,肯定覺得難以理解。畢竟剛纔第一個白素進來時,這個白衣女子就一直站在視窗,可是白素卻彷彿根本冇有看見她一樣。

“現在她們已經猜到有兩個白素了,你說她們會怎麼做?”李輝問道。

“她們什麼都做不了。”白衣女子淡淡道:“除非她們能把楊毅請來對付我。”

“這個楊毅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人?”李輝皺眉問道。

“是的。”白衣女子淡淡道:“從他上次救醒朱千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你現在已經找到他了,你準備把他怎麼樣?”李輝問道。

“不怎麼樣。”白衣女子幽幽道:“知道他來了,我就放心了,否則這個世界豈不是毫無樂趣?”

“他的醫術這麼高明,這次還解開你的蠱毒,你不準備把他乾掉嗎?”李輝心裡有些不舒服,煽動道。

“為什麼要把他乾掉?”白衣女子微笑道:“這種高手,當然是收在自己身邊纔是最正確的做法啊。”

“像白素那樣?”李輝皺眉問道。

“精神控製類的藥物,他用的不比我差,我不可能用對付白素方法的對付他。”白衣女子道。

“難道你要用迷情蠱?”李輝激動道。

“有什麼問題嗎?”白衣女子淡然的看著李輝。

“不行!你是我的,隻能是我一個人的!”李輝情緒頓時失控,一把抱住白衣女子,生怕她會突然離開自己。

“我是你的,放心吧,我不會拋棄你的。”白衣女子伸出手掌輕輕撫摸李輝的臉頰,李輝頓時安靜下來,舒服的閉上眼睛。

把李輝弄睡著之後,白衣女子獨自來到休息室裡,看著已經容顏枯敗卻依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白素,神情複雜。

“易顏蠱受此重創,又要消耗掉本命金蠱大量精氣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傷什麼時候才能痊癒。”

白衣女子對著白素伸出手掌,很快,一道白光從白素的耳朵裡飛了出來,落在她的手掌上,歡快的扭動起來。

這是一隻白色的蟲子,有點像是蠶寶寶,但是又比蠶寶寶細一些,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品種。

白衣女子溫柔的撫摸著它,那蟲子則露出享受的表情,如果給它換一張人臉,簡直和剛纔李輝的表情一模一樣。

白衣女子歎了口氣,把手掌攤平,那蟲子猛地往下一紮,很快就從她的掌心鑽了進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乎在同時,白衣女子的容貌也發生了變化,很快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比白素還要漂亮多的女子。

如果朱千辛在這裡,她一定能夠認出來,眼前這個女子正是她一直在查詢的苗依依。

苗依依走出休息室,李輝已經醒過來,他驚喜的看著眼前的白衣女子,笑道:“還是你自己的容貌更好看!”

苗依依麵無表情道:“我不覺得自己的容貌好看,你幫我查查朱千辛在哪裡。”

李輝震驚道:“你想易容成朱千辛?”

苗依依理所當然:“要不我怎麼給楊毅下蠱?”

李輝皺眉問道:“如果隻是想接近楊毅,易容成孫曉晴不是更方便嗎?”

苗依依搖頭道:“楊毅對孫曉晴太熟悉了,我不可能瞞過他。”

李輝還是有些接受不了,他想了一下,問道:“那白素怎麼辦?”

苗依依道:“送她去整容,然後就留在國外吧。”

李輝還想說什麼,苗依依臉色一沉:“你想違揹我的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