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輝心中一驚,連忙道:“冇有,我現在就去查朱千辛的行蹤。”

苗依依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開始問起另一件事:“派去查詢古墓的人,有冇有什麼發現?”

李輝搖頭道:“我已經派出四支探險隊了,每支隊伍中都有一名盜墓高手,可是依然找不到你說的那個墓。”

苗依依冷哼道:“繼續增加人手,就算把那座山翻過來也要找到古墓的入口。”

李輝皺眉道:“現在已經有不少當地人發現我派出去的人馬了,我怕再增加人手會被朱千辛他們發現。”

苗依依麵無表情道:“不用擔心,隻要我比他們先進墓,他們追過去再多人都是送死。”

李輝無奈道:“好吧,那我再組織兩支探險隊。”

……

下午四點,楊毅把孫曉晴送到時珍藥業,讓她去收拾東西,明天直接去彆墅報道。他自己則在時珍藥業的樓下等葉雨桐,準備和她一起回市委家屬院。

孫曉晴下車之前,楊毅把她拉住,皺眉問道:“你從中午吃飯的時候就心事重重的,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孫曉晴連忙搖頭,掩飾道:“可能是冇有休息好吧。”

楊毅看出對方有點言不由衷,也就不再多問,笑道:“餵養蟲子用不了太多時間,你乾脆也去考個駕照吧,每天上午去學車,下午再去彆墅。”

孫曉晴點頭道:“好的,我等會就和趙世祥聯絡。”

孫曉晴離開冇一會,葉雨桐就快步走了出來,坐進了副駕駛。兩個女孩一個上一個下,竟然冇有碰到。

楊毅一邊發動汽車一邊打趣她:“這位美女好,初次見麵請多關照。”

葉雨桐知道楊毅是在調侃自己裝作不認識他的事,冷哼道:“你彆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我們走著瞧。”

楊毅故意嚇唬她:“經常生氣的人老的快,你看你明明和曉晴是同學,看上去卻好像比她大,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葉雨桐怒道:“你敢說我老,我掐死你!”

車廂裡頓時迴盪起楊毅的大笑聲。

快到市委家屬院時,楊毅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自從葉叔叔當了書記,我這還是第一次去拜訪他,是不是應該買點禮物?”

葉雨桐冇好氣道:“要買東西你早不說?都到家門口了還買什麼?算了吧!”

楊毅本來就是不拘小節的人,立即點頭道:“那好,聽你的!”

葉雨桐頓時翻了個白眼。

來到葉雨桐家,葉開來還冇有回來,李明珠正帶著保姆在廚房裡忙碌,笑著讓楊毅隨便坐。

楊毅和她們母女都很熟悉了,自然不會有什麼拘束,換了鞋子直接在沙發上坐下,揀起一顆洗好的葡萄就扔進嘴裡。

“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哈!”葉雨桐冇好氣的坐在楊毅的旁邊。

“外人能進去你葉大小姐的閨房嗎?”楊毅笑道:“有段時間冇來了,也不知道你房間裡有冇有什麼不健康的花啊草啊,再去幫你檢查一下吧。”

葉雨桐心裡一驚,連忙把他攔下來,兩人如今的關係和上次可不一樣,如果再在臥室裡發生點什麼,不被父母看出來纔怪。

“要不我們下象棋吧?”葉雨桐急中生智,提議道。

“象棋啊?”楊毅為難道:“可是我的象棋水平不行啊!”

楊毅冇有說謊,和真正的象棋高手比,他的水平確實不行。

“沒關係,我會讓著你的!”葉雨桐興沖沖地跑去拿象棋,她從小就喜歡看父親和爺爺下象棋,也著實苦練了一段時間,自認在同齡人之中算是一個高手,所以就想蹂躪一下楊毅。

兩人很快把棋子擺好,楊毅忽然道:“就這麼直接下多冇意思,要不要搞點彩頭?”

葉雨桐眉頭一皺,問道:“什麼彩頭?”

楊毅無所謂道:“你決定吧!”

葉雨桐試探著問道:“要不?還像上次那樣?誰輸了就幫對方做一件事?”

楊毅勉為其難道:“也行,那就這麼定了!”

葉雨桐的表情忽然一變,瞪著楊毅道:“定你個頭,又想來騙我,你的象棋水平肯定很高。”

楊毅痛心疾首道:“丫頭,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

葉雨桐一副識破楊毅奸計的樣子,嘻嘻笑道:“信你纔怪!”

“這個機會可是你自己放棄的啊,那行,就這麼下吧,”楊毅聳聳肩,開始走棋。

很快,葉雨桐就發現楊毅並冇有說謊,他雖然竭力抵抗,還是被自己一點一點逼死了老帥。水平竟然真的不如自己。

想到這裡,葉雨桐不禁大為懊悔,於是第二盤還冇開始,她就主動道:“這一盤有彩頭啊,誰輸了就答應對方一件事。”

楊毅冇好氣道:“喂,丫頭,你這樣就不厚道了吧?”

葉雨桐冷哼道:“這是我家,我做主!”

楊毅無奈道:“那好吧,你做主!”

於是兩人重新擺好棋局,第二盤開始。

結果這一盤風雲突變,葉雨桐幾乎是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楊毅殺得潰不成軍。最後她的老將竟然是被楊毅的小卒子給活活逼死的。

“楊毅!你這個大騙子!”葉雨桐看著自己那走投無路的老將咬牙切齒,到現在她哪裡還不明白又被楊毅套路了。

這輩子走的最長的路,就是楊毅的套路!

“好了,願賭服輸,現在是兌現承諾的時候了!”楊毅嘿嘿笑道。

“你想讓我做什麼?”聽見楊毅立即就讓自己兌現賭約,葉雨桐不禁好奇的問道。

“放心,不會為難你的,把你那張不平等條約拿給我看看就行了!”楊毅笑道。

“不行!”葉雨桐臉一紅,強詞奪理道:“這是個人**,不能給你看,換一個條件!”

楊毅頓時無語,這是自己簽下的合約好不好,竟然連內容都不告訴自己。還說是**,楊毅不禁更加好奇那份合約的內容了。

楊毅正準備給這丫頭施加一些壓力,忽然葉雨桐家的大門輕響,她父親葉開來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