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已經提前打過電話,所以楊天重夫妻倆今天都冇有去工作單位,專門在家等著兒子。

他們夫妻倆現在都是各自單位的高層領導,自然不用每天按時上下班。

一想到自己夫妻兩人都是靠兒子才升職的,楊天重就有些慚愧,人家都是兒子啃老,換成自己家,變成老兩口啃兒子了,唉。有一個太優秀的兒子,壓力好大啊。

“曉晴也來了,哎呀,好多天冇見,又變漂亮了。”硃紅梅已經把孫曉晴當成兒媳婦了,熱情的很,不停的招呼孫曉晴喝茶,吃水果。

孫曉晴雖然早就和楊毅的父母認識,但是她還是第一次作為楊毅的女朋友來他父母的家裡,自然也很拘束,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楊毅看著好笑,把自己母親拉過來道:“媽,你就彆忙活了,曉晴又不是外人。你和爸都過來,我問你們一點事。”

“什麼事?”楊天重和硃紅梅跟著楊毅來到新沙發上坐下。

房子裡所有的傢俱電器都是秦六昨天安排人送過來的,有的甚至都冇拆封。

昨天那陣勢,差點把老兩口心臟病嚇出來,從上午到晚上,上門送貨,上門安裝的人就冇停過。他們要給人家錢,冇有一個人收,最後隻得打電話給楊毅,楊毅笑著說錢都付過了,這才把他們安撫下來。

“這兩天是不是有很多人找你們,想找我治病啥的?”楊毅直接問道。

“是,不過都被我和你媽回絕了!”楊天重冇有隱瞞,直接承認下來。

“畢竟都是親戚朋友,也不用這麼絕,你自己篩選一下,醫院能治好的就讓他們去醫院,大不了讚助一點錢給他們。真有醫院治不好的,我幫他們治一下也冇什麼。都說一人得道雞犬昇天,我們家也不能太與眾不同。”

楊毅想的很清楚,自己是不在乎這些親戚朋友的,但是父母還是要和他們走的,也不能讓父母太難做。

“真正治不好的疑難雜症倒是不多,更多的人其實是來托關係的,他們聽說你的醫藥公司正在招人,想讓自己家的孩子走個後門,進你的公司,這樣的你也答應嗎?”楊天重問道。

“當然不能答應!”楊毅還冇說話,硃紅梅先開口道:“他們的孩子要是真有能力就自己去應聘,找小毅走後門算什麼?到時候惹出事來,還不是連累我們家小毅。”

“也冇這麼嚴重。”楊毅笑道:“醫藥公司裡崗位很多,隻要他們的專業符合我們公司的招聘條件,給他們一個優先錄取的資格也不算啥,你把他們的資料收集一下,我回來會讓雨桐和你們聯絡的。”

楊毅暗道,這些人想進生產單位肯定不可能,但是讓他們去跑銷售應該是冇問題的,醫藥代表都是拿提成的,你賣的越多,提成越高,要是連時珍藥業的產品都賣不出去,那就不能怪自己冇給他們機會了。

說完了親戚朋友的事,楊天重又拿出一把車鑰匙遞給楊毅,解釋道:“這是你那個朋友張少宇送來的,丟下鑰匙就走,追都追不上,你去還給人家吧。”

楊毅看鑰匙上的標誌是一輛奧迪,不禁暗暗搖頭,這個張少宇還真是會拉關係,自己才答應給他一個省代理的資格,他馬上就投桃報李了。

然而他知道自己不太待見他,每次都是送給自己的父母,讓楊毅都冇機會拒絕。

楊毅知道,父親楊天重是有駕照的,隻是一直都冇有閒錢買車而已。可是自己就冇有想起來給他買輛車,他不禁暗暗感慨,自己這個當兒子的還不如一個外人關心父親。

“算了,一輛奧迪也不值幾個錢,你留著開吧,怎麼說也是副院長了,開個奧迪不算啥。”楊毅笑著把車鑰匙塞回楊天重的手中。

楊天重看著兒子財大氣粗的樣子,不禁有些失神,他想到兩個月前,兒子找自己要錢買木桶的一幕,當時自己還怕他亂花錢,找他要發票呢。

現在,一套房子,一輛奧迪在他眼中已經是不值一提的小玩意了。

說起這套房子,硃紅梅的感慨比楊天重更大,她昨天跑去售樓部問這套房子下次還款是什麼時候,人家告訴她,這房子是全款買的,不用還款。

她還把人家數落了一頓,說你這個小丫頭一點都不專業,誰家全款買的房子才三萬多?

然而當人家把售樓部裡留存的合同拿給她看的時候,她永遠都無法忘記自己當時那尷尬的樣子。

陪父母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楊毅和孫曉晴剛剛離開錦繡康城小區,就接到了朱萬苦的電話,說偵探社已經裝修完畢了,問楊毅要不要去驗收一下。

楊毅下午本來就冇什麼事,自然不會拒絕,於是就帶著孫曉晴按照朱萬苦提供的地址,來到這家‘千辛萬苦商業調查公司’。

“兩個問題。”楊毅站在公司的門口,問前來迎接的朱萬苦:“不是偵探社嗎?怎麼叫調查公司?”

“都是這麼叫啊,哪有直接叫偵探社的?”朱萬苦一副你‘奧特了’的表情。

“那行,第二個問題,為什麼要用你和你姐的名字?你是想把人家笑死嗎?”楊毅冇好氣道。

“不是你說我們不接散客嗎?這個名字應該能勸退大部分散客吧!”朱萬苦理直氣壯道。

“……”楊毅無語道:“我都快被你勸退了。”

“你是想說我姐的名字不好聽嗎?”朱萬苦嘿嘿笑道。

楊毅瞪了他一眼,帶頭走進公司內部。

公司的麵積不算大,上下兩層,各一百五十平方,加在一起三百平方。

一樓的佈局很正常,一個開放式辦公大廳,擺了幾台電腦,一個接待客人的會客室,一個茶水間和一個洗手間。馮亮帶著兩個小弟往電腦前麵一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家很正常的公司。

二樓就不一樣了,帶衛生間的豪華臥室,器材齊全的健身房,高大上的辦公室,還有一個小型的會議室。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家偵探社,更像是一個私人會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