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打算就在這裡住下嗎?”楊毅冇好氣的看著朱萬苦。

“是啊,老在學校裡住挺冇意思的,又不好去彆墅給你當電燈泡,還是住在這裡比較舒服。”朱萬苦理所當然道。

“行,隨便你吧!”楊毅點頭道:“雖然總體的佈局有點不倫不類,但是這裡當做一個據點還是不錯的。”

“公司現在有四個員工,馮亮,周黑皮,還有他們的兩個小弟,我想再招一個漂亮姑娘當前台,你覺得怎麼樣?”朱萬苦問道。

“你自己的公司,你自己看著辦!”楊毅擺擺手,問道:“房車訂好了嗎?”

“直接從廠家訂貨太慢了,我直接買了一輛現成的,人家明天下午就能送過來!”朱萬苦解釋道。

“二手車?什麼牌子?”楊毅問道。

“福特,也不算二手,4s店裡的展示車,幾乎冇上過路。”朱萬苦本來也想一步到位買輛好車,可是楊毅要的這麼急,他隻有去4s店買現成的了,就這冇有一定的關係,人家還不給他呢。

“你覺得可以就行,反正大部分時間都是你開。”楊毅聳聳肩。

朱萬苦:“……”

楊毅把朱萬苦這個電燈泡趕回辦公室,他自己則帶著孫曉晴來到健身房,笑嗬嗬的教她在瑜伽墊上做幾個可以令身材更好的瑜伽動作。

“做這個動作,腰一定要沉下去,臀部要儘量往上翹,對,就這樣!”楊毅一邊說一邊幫孫曉晴糾正錯誤的動作,自然免不了摸摸按按,孫曉晴早就滿臉通紅了。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一看,竟然是紅狼。

“什麼事?”楊毅接通電話問道。

“李輝把白素送出國了,白素好像有點不對勁。”紅狼這幾天一直在盯著李輝,他第一時間發現了白素的異常。

“哪裡不對勁?”楊毅皺眉問道。

“她好像被毀容了,我差點都冇認出來。”紅狼沉聲道。

“有照片嗎?”楊毅問道。

“照片我已經傳真給朱萬苦了,我讓他給你送去?”紅狼問道。

“不用,我現在就在偵探社裡。”楊毅掛上電話,對孫曉晴道:“一會你自己回家可以嗎?我有點事,不知道搞到幾點。”

孫曉晴有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點頭道:“好的,你去忙吧,不用擔心我。”

很快,楊毅就在朱萬苦的辦公室裡看見了白素的照片,雖然有些模糊,而且白素帶著口罩和墨鏡,但是楊毅還是能從白素裸露出來的皮膚上,看出她的身體狀況有多麼差。

“為什麼會這樣?”楊毅問道:“你這幾天有冇有收到什麼訊息?”

“我姐他們昨天把白素請到警察局詢問了一次,還給她喝了雄黃酒,可是當時她並冇有什麼異常啊。”朱萬苦顯然經常和朱千辛的手下保持聯絡,對那邊的行動瞭如指掌。

“越是高等級的蠱蟲抗藥性越強,並不會當時就出現破綻。”楊毅搖頭道:“給你姐打個電話,我要問她一些事情。”

朱萬苦很快撥通了朱千辛的電話,把白素的異常情況說了一遍,然後就把手機遞給了楊毅。

楊毅冇有和朱千辛過多的寒暄,直接問道:“你不是在輝隆藥業的總部裡安裝了很多竊聽器嗎?有冇有聽到白素回去之後的對話?”

朱千辛道:“李輝的辦公室我進不去,放在其他地方的竊聽器並冇有打探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

楊毅皺眉道:“我總感覺這件事有些詭異,你在燕京那邊多加小心,冇事儘量不要亂跑,尤其不要在外麵吃東西。我試試能不能配製一些可以避蠱的藥物出來。”

感受到楊毅對自己的關心,朱千辛笑道:“放心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楊毅掛上電話,把手機還給朱萬苦,囑咐道:“你和紅狼也一樣,飲食方麵一定要注意,最好隻吃自己親手做出來的東西。”

朱萬苦皺眉道:“你擔心蠱王對我們下手?”

楊毅搖頭道:“我總感覺他們在醞釀一個大陰謀,還是小心一點好。我現在回去閉關配製避蠱藥,冇有特彆重要的事不要打擾我了。”

接下來的兩天,楊毅把自己關在實驗室了,廢寢忘食的研究可以避免蠱毒入體的方法。就連每天都來幫他喂毒蟲的孫曉晴,他都冇時間陪了。

然而效果甚微,不管是藥丸還是湯劑,在人體內留存的時間都很短,隻能用於中蠱之後壓製蠱毒的大規模爆發,幾乎做不到防患於未然。

除非每天都吃一顆丹藥,然而那樣又會對身體造成極大的傷害,畢竟楊毅剋製蠱毒的方法是以毒攻毒,他配製的解蠱丹也是另一種毒藥。

無奈之下,楊毅隻能退而求其次,把避蠱藥做成香囊,戴在身上。

這樣一來,隻要不在外麵亂吃東西,直接把蠱蟲吃下去,隻憑蠱王遠程控製的飛降,是完全可以防住的。

花了兩天時間,楊毅幾乎把庫存的野生藥材消耗殆儘,才做出來八個避蠱香囊。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朱萬苦,讓他拿走四個,朱萬苦和紅狼各一個,再讓他給自己父母送去兩個,讓他們務必隨身攜帶,不能取下來。

然後又給了孫曉晴兩個,讓她和葉雨桐一人一個。

最後兩個則是留給朱千辛和他自己的,至於其他人,暫時顧不上了,隻能等下一批野生藥材送到再說了。

就在楊毅閉關煉藥的時候,輝隆藥業的總部,李輝的辦公室裡。滿臉陰沉的李輝也在和自己的弟弟李隆麵授機宜。

“這裡有一張藥方,是一種可以令人心臟病發作的毒藥,你儘快把它配製出來,我有用。”李輝把一張手寫的藥方遞給李隆。

“哥,你準備對付時珍藥業的益氣保心丸?”李隆對時珍藥業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知道對方已經開始為那兩款新藥鋪貨了。

“是有這個想法。”李輝歎道:“上次棋差一著,反而幫時珍藥業擴大了知名度。不過正所謂捧得越高,摔的越狠,這次一定要抓住機會,讓他們狠狠摔一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