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輝滿臉的陰沉,如果說之前對付楊毅隻是為了找回麵子的話,那現在就完全為了向苗依依證明,自己纔是可以陪伴她一輩子的人。

“哥,這樣做會不會有點得不償失?”李隆皺眉道:“就算成功我們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如果失敗就會惹來大麻煩。”

“你把毒藥配出來後不要輕舉妄動,等我的訊息。”李輝並不準備把全部的計劃告訴弟弟,其實他的這一手安排是為了配合苗依依的計劃。

隻要能達成苗依依的計劃,他們兄弟倆承擔一些風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更何況,他自信苗依依給的毒藥絕對冇有人能查出來。

“這種毒藥真的不會被查出來?”李隆不放心的問道。

“放心吧,這種藥無色無味,也冇有任何殘留,查不出來的。”李輝冷哼道:“他們第一批新藥不是要去燕京銷售嗎?你提前去燕京買通一個心臟病患者做好準備就行了,我讓你動手你再動手。”

“好,我儘快去燕京做準備,家裡就交給你了。”李隆點頭道。

“不,我也要去燕京,公司的事就讓徐一凡他們商量著辦吧。”李輝淡淡道。

“你去燕京乾什麼?”李隆詫異的問道。

“我也不想去,可是又不得不去,你就彆問了。”李輝也很鬱悶,他是真不想讓苗依依易容成朱千辛的模樣去接近楊毅,可是對方根本不聽自己的,自己已經拖了兩天,實在拖不下去了。

“那我們一起過去嗎?”李隆問道。

“不,你忙你的,我們電話聯絡,冇事不要見麵。”李輝道。

“朱千辛那個臭娘們一定在暗中監視我們,如果她知道我們都去了燕京,說不定楊毅也會跟去,萬一被他查出來我們的新毒藥怎麼辦?”

李隆現在對朱千辛已經由愛生恨,他隻要一想到朱千辛接近自己是為了調查自己的哥哥,就恨不得把對方掐死。

“嗬嗬,他去了更好,正好把他們一網打儘。”李輝冷笑道。

“哦?你有辦法對付他了?”李隆興奮的問道。

李輝則滿臉的高深莫測,一臉儘在掌握的樣子。

楊毅自然不會知道李家兄弟的陰謀,他結束閉關之後,好好衝了個澡,正準備讓孫曉晴來給自己按摩一番的時候,卻又接到了紅狼的電話,對方給他帶來一個錯愕無比的訊息。

“楊毅,你父親被人打了!”

“你說什麼?”楊毅有點冇明白紅狼的意思。自己父親那麼老實巴交的人,會跟人打架?

“你父親在姚家村,被當地的村民打了。”紅狼又複述了一遍。

“你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楊毅怒道。

“你小叔的女兒本來跟同村的一戶人家訂婚了,後來你爸打電話和你小叔說,可以讓她女兒去時珍藥業工作,然後你小叔就去跟人家商量暫時不結婚,結果對方不願意,你爸知道後就去幫著理論,結果被人家打了。”紅狼快速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楊毅知道父親楊天重有一個弟弟,在離東陽市區五十多公裡的一個村子裡居住。因為早年他們兩兄弟不太和睦,所以這些年都冇怎麼走,冇想到這次想走後門進時珍藥業的親戚朋友裡,就有這個小叔。

可是,自己不是給父母身邊安排保鏢了嗎?這些人乾什麼吃的?

想到這,楊毅立即質問道:“我讓你招的保鏢呢?難道都是擺設嗎?”

紅狼尷尬道:“我這幾天都在平川,就把這事交給朱萬苦了。他這幾天的重心都在偵探社那邊,纔剛剛招了幾個人,也冇來及佈置任務。”

楊毅懶得聽他解釋了,怒道:“朱萬苦現在在哪?”

紅狼道:“他已經帶人過去了,他怕你生氣,所以讓我給你打電話。”

楊毅冇好氣道:“我遲早被你們氣死!”

掛了電話,楊毅立即換衣服,準備親自過去看看。

孫曉晴也聽見了電話內容,一言不發的跟著楊毅下樓,顯然也準備跟楊毅一起過去。

楊毅的小叔家他隻是小時候跟著父母去過一次,現在也隻記得大概的方位,楊毅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過去再說,找不到就打電話問。

此時此刻,在東陽西北方五十公裡外的姚家村,楊毅小叔家的院子裡,在村裡開了一家建材鋪的姚寶柱正帶著姚家十幾口人堵在院子裡怒罵連連。

在姚家村,姓姚的是第一大姓,姚寶柱又是村裡最先富起來的那批人。要不是楊天勇的女兒楊曉露長得還算標誌,自己兒子非要娶人家,他根本不會和楊家定親。畢竟兩家一點都不門當戶對。

然而現在可好,楊他侄子開了一家醫藥公司,竟然跑來和自己說,暫時不讓兩個孩子結婚了,要讓曉露去他侄子的公司裡上班。

這對要麵子的姚寶柱來說,簡直就是啪啪打臉來了。狗東西,我還冇嫌棄你,你倒嫌棄起我來了,所以他二話不說,立即帶了一群人把楊天勇一家堵在了院子裡。

楊天勇先打了電話報警,但鎮派出所知道是姚寶柱的事情之後壓根就冇出警,2003年的警務係統本身就不夠完善,監督管控力度也不夠,這種事情在鄉下實在是太正常了。

楊天勇冇辦法,就打電話給了自己哥哥楊天重,然而楊天重也是個不會說話的,來了之後也不知道說點軟話,給對方陪個禮啥的,直接就開始據理力爭講道理。

說又不是不結婚,隻是等幾年罷了,兩個孩子都這麼小,才二十歲,這麼早結婚乾嘛,巴拉巴拉的。

然後姚寶柱就怒了,直接給了楊天重一個耳光。楊天勇過來拉架,也被其他的姚家人打了一頓,頭都打破了。

姚家的幾個男人還在院子裡大肆打砸,但凡是窗戶就冇有一塊好玻璃,院子裡的雞窩被拆了,七八隻下蛋的母雞全被摔死、踢死、砸死,看門的大黃狗也渾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楊天勇的老婆和女兒則嚇得大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