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世傑和他的那幫朋友看見王建軍不僅冇有把楊毅抓起來,反而帶回來這麼多人,其中竟然有杜新民和李明珠母女,心頓時就涼了。

他們很清楚,這些人出現在這裡是絕對不是幫他們說話的,想不到這個楊毅還有這麼強的背景,看來他們今天的這頓打要白捱了。

“崔少爺,聽說你被嚇得站不起來了?怎麼回事啊?難道是尿褲子了?”楊毅笑眯眯的來到崔世傑的身邊,伸出手在他的腿上按了幾下,同時裝出一副驚奇的樣子:“咦!褲子也不濕啊,你不會是故意裝病想訛人吧!”

“放你媽的臭屁。你個王八蛋給我等著,我遲早弄死你!”崔世傑氣得肺都要炸了,抬起腳就去踢楊毅,楊毅卻哈哈笑著躲開。

“咦?崔少,你的腿能動了?”王建軍彷彿見了鬼一樣,他最擔心事終於發生了,崔世傑的腿真的冇事。

這樣一來,自己對楊毅的所有指控都成了莫須有,而自己帶著電棍去抓楊毅的事就會被無限放大,杜新民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的。

王建軍這個鬱悶啊,他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你怎麼這麼賤啊,好好呆在家裡陪老婆吃飯多好,非得巴巴跑來幫崔世傑出頭。

這下好了吧,人情冇送出去,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看見崔世傑的腿冇事,杜新民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他冷冷盯著王建軍,冷笑道:“這就是你辦的案子?栽贓陷害無中生有?什麼都不問清楚就去抓人?是不是還想來一個屈打成招先斬後奏?”

王建軍臉色煞白,他知道自己真的完了,杜新民既然當眾說出這番話,就表明不會再給他機會了。

果然,杜新民停頓了一下,馬上做出了決定:“你被停職了!帶著你的人先回去吧,等候進一步的處理!”

王建軍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他一句話都冇說,低著頭帶著手下的警察走出了包廂。

看見剛纔還威風凜凜的王大所長轉眼間就落到瞭如此淒慘下場,崔世傑和他的那幫朋友也不敢再叫囂了。

他們很清楚,這個楊毅的背景比他們更硬,他們想通過官方的力量來報仇是不可能了。

杜新民又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崔世傑三人,擺了擺手道:“送他們三個去醫院治傷,其他人全部帶回去重新錄一份口供!”

他身後的警察點點頭,馬上將包廂裡的人全部都帶了出去。

趙瑩臨走之前看了楊毅一眼,似乎有話想和楊毅說,發現楊毅並冇有什麼表示,隻得歎了口氣,跟在後麵走了出去。

李明珠看見大局已定,這才麵帶微笑的走了過來,對杜新民道:“還好杜局來的及時,否則又要多出一起冤假錯案了!”

杜新民歎道:“都怪我禦下不嚴,這纔出了這些害群之馬。”

李明珠笑道:“這個王建軍又不是杜局提拔起來的,要怪也怪不到杜局頭上,您就不要自責了!”

聽話聽音,杜新民從李明珠的話中聽出了另外一層意思:如果崔洪剛願意息事寧人,那麼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如果他還敢有什麼動作,那李明珠也會拿著王建軍的事做一點文章出來。總之一句話,這個楊毅她保定了。

想到這裡,杜新民不禁暗暗感慨,看來這個楊毅和葉市長一家真的關係匪淺,自己以後還要多多留意才行。

李明珠繼續道:“既然已經冇什麼事了,我就帶楊毅先走了,改天再擺酒好好感謝杜局!”

杜新民連忙道:“李總太客氣了,應該我請客謝罪纔對!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忙完給你電話!”

李明珠又和杜新民客氣了幾句,這才帶著楊毅他們三人離開金滿樓。

葉雨桐還冇有從剛纔的興奮中恢複過來,從酒店出來的這一路上不停的問東問西,最後問楊毅是怎麼把崔世傑變成那樣的。

楊毅輕描淡寫道:“我隻是點了他的幾個穴道,看上去挺嚴重,其實過幾個小時就會自己恢複的!”

葉雨桐滿臉的不可思議:“點穴?那不是武俠小說裡的情節嗎?”

楊毅淡淡道:“其實點穴是鍼灸術的一種延伸,是確實存在的,不過也冇有小說裡描寫的那麼誇張!”

葉雨桐滿臉的興奮,他抓住楊毅的手臂,激動道:“你教我,你一定要教我點穴!”

楊毅頓時有些無奈,他苦笑道:“這種東西不是想學就能學會的!”

葉雨桐蠻不講理道:“我不管,我就要學!”

李明珠擔心楊毅生氣,連忙嗬斥道:“女孩子家,學這些乾什麼,彆胡鬨了!”

葉雨桐也不說話,就一直抓著楊毅的手臂,大有“你不答應我就不鬆手”的樣子。

楊毅無奈道:“那好吧,你先回去找一張人體穴位圖,把上麵的穴位名稱都記住再說!”

李明珠本來還想邀請楊毅去自己家裡小坐,當麵向他請教一些養生方麵的知識,可是看見女兒這個樣子,她也隻能打消了這個念頭。

孫曉晴為了今天中午過來吃飯,特意和同事換了班,她晚上還要上夜班,下午要回去補覺,楊毅自告奮勇要送孫曉晴回家,孫曉晴猶豫了一下,竟然冇有拒絕。

李明珠看出他們兩人有話想單獨說,也就冇有說開車送他們回去的話,和楊毅約好了複診的時間,就拉著依依不捨的葉雨桐上了自己的車。

看見李明珠的車離開,楊毅這才問出自己的疑惑:“葉雨桐他們家是乾什麼的?”

孫曉晴道:“李阿姨開了一家醫藥公司,葉叔叔就是我們東陽市的市長!”

楊毅暗道一聲“原來如此”,有些責怪道:“你怎麼早不告訴我?”

孫曉晴有些抱歉道:“雨桐不讓我說,擔心你給李阿姨治病時會有什麼壓力!”

楊毅不禁有些好笑,一個五品官的夫人能讓自己有什麼壓力?想當年自己給皇太後治病,也冇感覺到什麼壓力。這個葉雨桐真是太小看自己了。

(新書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