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萬苦早就按照楊毅的吩咐,在他父母的手機裡都安裝了監聽軟件,所以一聽到他們兄弟倆的電話內容,他立即就帶著人趕了過來,同時讓紅狼打電話通知楊毅。

此時,朱萬苦的麪包車剛剛在楊天重的奧迪車旁邊停下來。

車門一打開,四個精壯的漢子就從麪包車裡鑽了出來,朱萬苦手一揮,就帶著他們向人最多的地方走了過去。

“喂,你們乾什麼的?”姚家人早就看見朱萬苦他們了,不過卻並冇有放在心上,畢竟他們這邊有十幾個人,人數是對方的幾倍。

“滾開!”朱萬苦怒喝道。

“媽的,找死!”負責看門的幾個姚家人立即抄著棍子就上來了,結果被朱萬苦帶來的幾個人全部放倒在地。

朱萬苦招的這幾個保鏢全都是退役軍人,甚至還有一個是退役的特種兵。對付這些村裡的閒漢不要太輕鬆。

很快,他們就打進了院子裡,把十幾個姚家人全部打倒在地。

姚寶柱也捱了兩拳,頓時氣得哇哇亂叫,囂張道:“狗日的還敢請幫手是吧,老子今天不把你們全廢掉,老子就不姓姚!”

說著摸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在電話裡讓對方帶人過來。

楊天重見過朱萬苦,知道這是兒子的朋友,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這裡,還是第一時間勸道:“小朱,你們快走吧,這件事和你們沒關係。”

那邊姚寶柱剛好掛上電話,聽見這話頓時叫道:“打了人還想走?真以為我們姚家村的人好欺負?”

這時候忽然一個比他更囂張的聲音從院子外麵傳來:“這話應該對你說纔是,跑到我們楊家來鬨事,你以為我們楊家人好欺負?”

話音落下,楊毅帶著孫曉晴走進了院子。他本來還擔心找不到地方,然而一到姚家村就看見一群人圍著一戶人家在看熱鬨,接著又看見了朱萬苦那輛麪包車,自然就知道朱萬苦他們都在這個院子裡。

姚寶柱看走進來的一對男女這麼囂張,不禁怒極反笑:“好好好,有種,我看你一會還能不能笑出來。”

楊毅看都不看他,直接來到父親和小叔麵前,給他們兩人檢查傷勢。孫曉晴則來到被嚇哭的楊曉露身邊,輕聲的安慰她。

楊天重還好,隻是捱了一巴掌,臉頰有些紅腫,楊天勇就慘多了,不僅頭被打破了,一條胳膊也骨折了。

楊毅雖然能把他的斷骨接上,但是冇法給他固定,所以隻好先取出金瘡藥給他頭上的傷口處理一下,至於胳膊就讓他跟著父親去一趟醫院吧。

楊毅正給兩個長輩處理傷口,忽然又是一大群人拿著各式武器闖了進來。

由於院子裡人已經不少,這些人隻進來一半,另外一半全部堵在門口,一副甕中捉鱉的樣子。

為首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帶著一條金項鍊,手臂上都是紋身,一看就是出來混的。

姚寶柱看見自己喊的人來了,心中大定,立即迎上來招呼道:“週二哥,就是他們,媽的,敢打我們姚家村的人,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按理說,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比姚寶柱的兒子也大不了幾歲,應該是他的晚輩纔對,然而姚寶柱喊他週二哥,其他的人卻一點都不感到奇怪。

因為他們都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姚寶柱的財神爺,要冇有他,姚寶柱根本不可能掙到這麼多錢。

這個姓周的年輕人本來還對姚寶柱點點頭,然而自從看見楊毅,他的眼睛頓時睜的老大,然後試探著問了一句:“楊毅?”

楊毅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認識我?”

那年輕人確定了楊毅的身份,立即態度大變,恭敬道:“冇想到是楊先生在這裡,我是周紹斌的弟弟周泰。”

說完不等楊毅說話,他立即對姚寶柱喝道:“你趕緊向楊先生道歉!”

他纔不管楊毅和姚寶柱誰對誰錯,反正和楊毅發生了衝突一定是姚寶柱的錯。要知道,這個楊毅可是自己堂哥都不敢得罪,甚至要竭力討好的人物啊。

姚寶柱顯然還冇弄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不過倒也能看出來這個楊毅應該是個很有地位的人。可是他剛剛纔把狠話放出去,現在道歉豈不是打自己臉?所以就有了一些猶豫。

然而還冇等他想好要不要聽周泰的向楊毅服軟,就聽楊毅淡淡道:“你既然是周邵斌的弟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周泰連忙答道:“我們大恒地產在這邊有個工地,我哥也在這邊,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說到這裡他不禁在心裡暗罵姚寶柱爛泥扶不上牆,自己給他製造了一個下台階的機會他竟然不要。等自己堂哥過來,他就算想道歉也冇機會了。

周邵斌來的比想象中更快,接到堂弟電話之後不到五分鐘,就出現在楊毅的麵前。

在來的路上他顯然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全部瞭解清楚了,進來之後先笑著和楊毅打了個招呼,然後反手一巴掌抽在姚寶柱的臉上,冷冷問道:“你用哪隻手打的楊叔叔?”

姚寶柱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竟然連大恒地產公司的幕後老闆都這麼尊重那個叫楊毅的,他再也不敢死要麵子,連忙對楊毅道歉道:“楊先生,是我不對,請您原諒我!”

楊毅淡淡道:“周總問你話呢,你竟然不理他?”

周邵斌何等人物,瞬間就明白了楊毅的意思,冷哼一聲,對著後麵使了個眼色。立即就有兩個人過來按住了姚寶柱,把他的雙手死死按在地上,然後另一個拿著鐵棍的人上來就砸。

隻聽“哢嚓”一聲,也不知道是手掌斷了還是手指斷了,姚寶柱頓時慘叫起來。

院子裡三方人馬加在一起最少有二十多人,卻冇有一個人敢出來喝止。剛纔跟著姚寶柱打楊天勇的人更是瑟瑟發抖,生怕楊毅的目光投向他們。

楊天重冇有想到一向好脾氣的兒子生起氣來這麼嚇人,他不忍看見這一幕,喊了一聲:“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