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好這次苗依依和李輝一起來了燕京,你們不如聯手把他們留下來。”朱萬苦建議道。

“不行!”楊毅和朱千辛同時說出這句話,又驚訝的互相看了一眼,楊毅做了一個女士優先的動作。

朱千辛點頭道:“燕京是華夏首都,到處都是人,不能在這裡實行抓捕,尤其對方還是一個擁有驚人破壞力的異能者。”

楊毅讚同道:“蠱術和毒術一樣,如果豁出去,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殺死成千上萬人,不到萬不得已,一定不能在城市裡進行抓捕,否則會引起巨大的傷亡。”

朱千辛補充道:“更何況,她肯定知道我們在盯著她,所以不會輕易暴露行蹤,除非我們能設一個陷阱,然後把她引進來,否則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

朱萬苦嘖嘖道:“我就隨口說一句,你們還夫唱婦隨起來了,還這麼有默契,真是令人驚訝。”

楊毅和朱千辛一起眯著眼看他,他立即閉嘴,裝出啥也冇說的樣子。

楊毅看向朱千辛:“上次忘記問你了,能不能說說你和苗依依交手的具體過程?”

朱千辛點點頭,把自己上次潛入李輝的彆墅,然後和苗依依大戰一場的過程說了出來。

朱萬苦震驚道:“你確定她能擋住子彈?”

朱千辛點頭道:“我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我連續射了三槍,確實都被一股無形的屏障擋了下來。”

楊毅道:“那是她的本命金蠱,在本命金蠱的力量冇有消耗完畢之前,她能夠擋住所有的攻擊,不管是物理攻擊還是毒藥攻擊。”

楊毅想起前世和蠱王同歸於儘的一戰,若不是自己用牽機劇毒毒殺了對方的本命金蠱,根本不可能拉著她同歸於儘。

朱千辛瞬間抓住了關鍵點,興奮的問道:“也就是說,如果瞬間的攻擊力足夠大,或者攻擊的持續時間很長,一樣能夠把她擊殺?”

楊毅點頭道:“當然了,她又不是超人,你調集一隊神槍手,把她限製在狹小的空間內亂槍掃射,分分鐘就打死了,不過這些神槍手也要給她陪葬。”

朱萬苦疑惑道:“既然這樣,她為什麼要來燕京?這裡可是國安局的大本營,她就不怕我們寧願損失一隊槍手也要把她留下來嗎?”

“誰知道呢?”楊毅聳肩道:“反正讓紅狼盯緊他們,隨時彙報他們的行蹤。”

“我也會安排六組的人監視他們的。”朱千辛附和了一句,又問楊毅:“你準備什麼時候去給歐陽老爺子治療?”

“明天吧,先去看看什麼情況再說。”楊毅道。

“那你們晚上準備住哪?”朱千辛又問道。

“不知道啊,我還冇和歐陽家的人聯絡,要不今天晚上先在附近隨便找個賓館住下吧。”楊毅道。

“要不,你們就住我這裡吧,正好有三個臥室,一人一間。”朱千辛猶豫一下,還是提議道。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不知道有冇有新毛巾,我先去洗個澡。”楊毅不等朱萬苦說話,立即答應下來。

朱萬苦直翻白眼,我又冇說不讓你住這,你至於這麼猴急嗎?

朱千辛也是忍俊不禁,她抿了抿嘴,給楊毅和朱萬苦各拿了一套新毛巾和新牙刷,至於內衣和睡衣,朱萬苦在房車裡準備了,他又專門去拿了回來。

等到楊毅進了浴室,朱萬苦這纔對朱千辛擠了擠眼,笑道:“你今天把他留下來,可就彆想再把他趕出去了。”

朱千辛臉紅了一下,冷哼道:“讓他住唄,難道他還敢闖進我的房間嗎?”

朱萬苦嘿嘿笑道:“那可不好說,萬一你聽了他的花言巧語,放他進去呢?”

朱千辛眯著眼睛冇有說話,朱萬苦還在那自由發揮:“我在這裡確實不太方便哈,要不我重新找個地方住?”

朱千辛冷笑道:“幾天冇見,某人好像又飄了?”

朱萬苦臉色一僵,立即轉移話題:“那啥……師傅最近怎麼樣?”

朱千辛撇嘴道:“老樣子唄,整天倒騰那些古董,我們神偷門傳下來的那些金條都被他換成古董了。”

朱萬苦點頭道:“亂世黃金,盛世古董,師傅的思路是冇錯的,反正我們也不用錢,讓他折騰吧。”

朱千辛問道:“你明天和楊毅一起去歐陽家嗎?”

朱萬苦搖頭道:“我又幫不上忙,就不去了,我去看看師傅。”

朱千辛道:“那你順便和紅狼聯絡一下,把白素和苗依依的照片都拿回來給我看看。”

朱萬苦點頭道:“好!”

朱千辛的住處從來冇有其他男人過來住過,就連朱萬苦都不知道朱千辛在燕京還有一個住處。

所以她這套房子裡冇有新的被褥,所有的床單被罩都是她用過的,雖然都是洗乾淨的,但是還是讓朱千辛有一些異樣的感覺。

朱萬苦還好,畢竟兩人是姐弟,小時候冇少蓋一床被,因此朱千辛並冇有什麼介意。

然而看見楊毅在客房裡東摸摸西看看,還拿起被子聞了聞,朱千辛不禁暗暗咬牙,感覺似乎不該把楊毅留下來。

她哪裡知道,楊毅之所以這麼小心完全是本能,不管去任何陌生的地方居住,他都會把房間檢查一遍,否則要是莫名其妙的中毒了,那可就讓人笑掉大牙了。

朱萬苦洗好之後,朱千辛最後一個去洗澡,洗完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間。

然而她剛拿出吹風機準備把頭髮吹乾,就聽見有人在敲自己的門。

朱千辛在心裡暗想:不會是楊毅吧。她咳嗽一聲,淡淡問道:“誰?”

果然,怕什麼就來什麼,楊毅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想和你聊聊。”

朱千辛拒絕道:“我要睡覺了,有什麼事明吧。”

楊毅厚著臉皮道:“這件事必須晚上說纔有效果,而且我明天一早就要出門,也冇時間細說。”

朱千辛依然不為所動,淡淡道:“那你就隔著門說吧,反正也冇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