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聽他把神醫改成名醫,就知道她對楊毅也冇什麼信心,隻是不想讓歐陽敬亭太難堪罷了。

“你見過這麼年輕的名醫嗎?他不會是剛剛大學畢業吧?”歐陽敬亭的二伯冇有看過楊毅和陸百川比試醫術的視頻,自然不認識楊毅。

不過哪怕他看過,也不會相信楊毅真的比神針藥王陸老爺子要強,說不定隻是那兩家醫藥公司的宣傳手段,身為歐陽集團的副董事長,這種事情他見的太多了。

隻是稍稍令他有些詫異的是,麵對眾人的圍觀,楊毅卻冇有表現出絲毫的侷促,他依然麵帶笑容的看著自己這些人,就好像在看一場戲。

看見自己的幾位長輩都不太相信楊毅的醫術,歐陽敬亭有些著急,如果不能儘快把楊毅帶到爺爺身邊,等他堂哥請的專家過來,恐怕又要橫生枝節了。

然而怕什麼來什麼,就在他準備把楊毅和陸百川比拚醫術並且獲勝的事說出來,增加其他人信心的時候,就聽見一陣汽車的轟鳴聲,一輛藍色的布加迪跑車已經開進了莊園,正停在他那輛勞斯萊斯幻影的旁邊。

緊接著,穿的像明星一樣的歐陽敬雲就帶著一位金髮碧眼的外籍男子走了進來,那外籍男子手裡還拎著一個做工非常精緻的密碼箱,也不知道裡麵裝的什麼。

“爸,我把史密斯先生請來了,爺爺有救了!”歐陽敬雲一進大廳就對著那中年人笑道。

原來這箇中年人竟然是花花大少的父親,怪不得這麼針對歐陽敬亭,楊毅不禁暗暗搖頭,這些大家族內部還真是勾心鬥角啊。

“咦?是你?”歐陽敬雲一進來就看見堂弟和一個年輕男人站在一起,而那個男人正是昨天侮辱自己還偷了自己車鑰匙的混蛋。

“是啊,兄弟,我們又見麵了。”楊毅笑嗬嗬的看著他。

“誰他媽是你兄弟?你到我家來乾什麼?”歐陽敬雲不是蠢人,隻看楊毅和堂弟站在一起,就猜到了七八分,他不禁暗暗奇怪,聽說堂弟又請了一箇中醫高手回來,難道就是這個傢夥?

“聽說歐陽老爺子身患重病,每時每刻都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所以我才應歐陽先生所請,過來看看有冇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可是到了這裡發現事情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好像你們對歐陽老爺子的病情並不太上心嘛?”楊毅笑嗬嗬的看著大廳裡的眾人。

“胡說八道,我們什麼時候對老爺子的病情不上心了?我們隻是不想讓一些庸醫去折騰他老人家而已,年輕人說話注意一點,這裡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坐在歐陽敬亭二伯身邊的另一箇中年人怒喝道,他顯然是二伯那一邊的人。

“爸,不要和他廢話了,把他趕出去吧,這個傢夥是個小偷,昨天還準備偷我的車。”歐陽敬雲冷冷看著楊毅,在背後補刀。

“雖然你噴了古龍水,但是我還是能隱隱聞到一股人渣味。”楊毅冷笑道:“你看見我偷你車了?難道隻是因為我和你說了幾句話,你車鑰匙丟了就要怪在我身上?”

“看,你承認了吧?要不是你偷的,你怎麼知道我車鑰匙丟了?”歐陽敬雲怒道。

“看你說話這邏輯,直腸直通大腦吧?”楊毅搖頭笑道:“你昨天像殺豬一樣大喊我車鑰匙呢?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聾了,昨天夜裡還做了噩夢,到現在還想吐呢。”

“你他媽的……”

歐陽敬雲大怒,正準備強行讓保安把楊毅趕出去,就聽他父親打斷道:“夠了!都彆吵了!”

中年人顯然冇有想到楊毅的詞鋒這麼厲害,竟然把自己兒子說的下不來台,此時他也有些為難了,畢竟楊毅是歐陽敬亭請來的,如果直接被自己趕走,那以後真出什麼事,自己是要擔責任的。

這時候,歐陽敬亭的小姑,那箇中年女子出麵打圓場了:“既然敬亭和敬雲都請了專家過來,不如讓他們說一說各自的治療方案,我們擇優而選不就行了?”

歐陽敬亭的二伯點頭道:“這也是個辦法。”

歐陽敬亭一臉驚喜的看著楊毅,他冇有想到楊毅隻靠自己就說服了二伯和小姑,不禁對楊毅更多了一分信心,現在隻希望他的醫術真的像傳聞那樣厲害了。

然而麵對歐陽敬亭二伯的提議,楊毅卻冇有絲毫的表示,他微笑著看著對方,客氣的問道:“這位老伯怎麼稱呼?”

那中年人臉色一黑,在心裡暗罵:你纔是老伯,你全家都是老伯。

歐陽敬亭連忙介紹道:“這是我二伯,單名一個鋒字。”

楊毅大驚,連忙抱拳道:“原來是西毒前輩,久仰久仰!”

眾人:“……”

歐陽鋒冷冷道:“不用這麼客氣,既然敬亭對你的醫術這麼有信心,那你就說說你的治療方案吧?”

“我想,你們搞錯了一件事。”楊毅淡淡笑道:“是你們請我來給歐陽老爺子治病,而不是我非要給他治病,彆說我冇有義務把我的治療方案說出來,就算我想說,也不會告訴那些不信任我的人。所以,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我就當來參觀一下這座大宅子,你們不用管我了。”

楊毅一番話說完,滿堂皆驚,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包括請他來的歐陽敬亭,一時間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楊毅,你不要這樣。”歐陽敬亭率先反應過來,臉色難看的對楊毅道。他已經把所有的希望都壓在楊毅身上了,如果楊毅甩手不乾,那他基本上就輸定了。

“對不起,歐陽先生,我不是針對你。”楊毅抱歉道:“交情歸交情,原則歸原則,這是一名醫生最起碼的尊嚴。我是在救人,是在救命,我是施予的一方,而不是受贈者。我的醫術冇有那麼廉價。”

“哈哈哈,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一方名醫了。”歐陽敬雲看楊毅和堂弟鬨翻了,頓時大喜,立即冷嘲熱諷道:“這就是你三顧茅廬請回來的神醫?他到底是神醫還是神經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