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我聽陸老爺子說過你,他說你的針術堪稱天下第一,我本來也打算請你過來試試的,冇想到敬亭搶先一步。”也許是久居高位的原因,歐陽政雖然是和藹的說出這番話,還是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和此時的歐陽政相比,剛纔歐陽鋒給人的壓力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陸老爺子謬讚了,其實我也從來冇有治療過漸凍症,並冇有十足的把握。”楊毅謙虛道。

“沒關係,儘力就好!”歐陽政對歐陽敬亭點頭道:“敬亭,先帶楊毅給你爺爺診脈,其他的回來再說。”

等歐陽敬亭和楊毅離開之後,歐陽政又對歐陽敬雲道:“你先帶史密斯先生下去休息,然後把基因藥水所有的實驗報告拿給我看。”

歐陽敬雲從小就怕這個大伯,自然不敢違揹他的意思,隻得點點頭,帶著滿臉不情願的史密斯離開了大廳。

“大哥,你準備兩種方案都試一試?”歐陽鋒問道。

“對,楊毅能治好老爺子最好,如果他也治不好,那隻能試試這個基因藥水了。”歐陽政很清楚,這個基因藥水的副作用絕對不像史密斯說的那麼簡單,可是為了挽救父親的性命,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了。

歐陽老爺子住的地方並不在這棟彆墅裡,而在彆墅後麵一個綠樹成蔭的小院裡。

這幢小院是單層的磚木結構的房子,和燕京的四合院有些相似。隻是更加地精緻,多了一層蘇杭園林特有的古典風格。

在小院的最大一間屋子裡,滿頭白髮,身材瘦弱的歐陽老爺子就躺在一張寬大的躺椅上。躺椅是特製的,大的跟一張床似的,下麵還安裝了輪子,可以直接推動。

躺椅的旁邊有一個身材苗條的少女,正在給歐陽老爺子按摩手臂,看見歐陽敬亭帶著楊毅進來,也隻是微微點頭。

這個少女雖然算不上絕色美女,也可以打八十五分,尤其她身上有一股高冷的氣質,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歐陽敬亭介紹道:“這是我小姑的女兒,歐陽清清。”

楊毅向歐陽清清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接著就跟著歐陽敬亭來到歐陽老爺子身邊。

“爺爺,我請了一位神醫過來,讓他給你診個脈好不好?”歐陽敬亭笑著對躺椅上的老人笑道。

歐陽老爺子的手和腳都不能動,隻有腦袋可以移動。他本來在閉目養神,聽見歐陽敬亭的話,這才睜開眼睛,然而看見楊毅這麼年輕,他又露出失望的表情。

“算啦,不要再折騰啦。連神針藥王陸百川都束手無策,其他人又能有什麼辦法?不要再難為他們了。”歐陽老爺子病了這麼多年,試了這麼多方法都毫無用處,顯然已經失去了信心。

歐陽敬亭皺了皺眉頭,正準備開口說話,就聽楊毅淡淡道:“如果歐陽老爺子是這個態度,那確實是冇必要再治療了!”

空氣忽然一靜,歐陽清清停下手上的動作,冷冷看著楊毅。如果目光可以捅人,楊毅已經千瘡百孔了。

歐陽敬亭則是暗暗扶額,楊毅的傲氣他剛纔已經見識過了,冇想到就算在老爺子麵前,他也依然這樣,真令人頭疼啊。

然而歐陽老爺子聽見楊毅,卻反而笑了起來,他饒有興趣的看著楊毅,笑著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楊毅認真道:“病人對醫生的信心會極大影響到治療的效果,如果你一點都相信我可以治好你,那我的確冇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歐陽老爺子點頭道:“你的自信似乎比陸百川還要強一些,我現在還真的對你有了一些信心。”

歐陽敬亭趁熱打鐵道:“爺爺,楊毅曾經在一次醫術切磋中,戰勝了陸百川老爺子,他的醫術真的很神奇,你就讓他試一試吧。”

聽見歐陽敬亭的話,就連歐陽清清也露出驚訝的表情,顯然她也是聽說過神針藥王陸百川名號的。

“哦?你竟然在醫術比拚中贏了陸百川?”歐陽老爺子驚訝的看著楊毅,再也冇有了一絲輕視,他認真道:“我為剛纔的話道歉,現在,請神醫為我把脈。”

歐陽敬亭見楊毅三言兩語又說服了爺爺,不禁對他信心大增,親自搬了張椅子放在躺椅旁邊,讓楊毅給爺爺診脈。

楊毅深吸一口氣,伸出兩根手指放在歐陽老爺子的手腕上。

楊毅雖然聽說過這種病,但是,他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病案。所以,在把脈的時候,他也格外的用心仔細。

實踐出真知。隻有自己親手醫治過,才能夠熟練掌握‘漸凍症’這種病例的特性。

診脈的過程中,楊毅麵無表情,讓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喜怒。

歐陽敬亭和歐陽清清一直盯著楊毅的臉看,想從他臉上猜測出自己的爺爺還能不能治好,結果什麼也冇能看出來。

診過脈,楊毅又用手按了按歐陽老爺子手臂上的一處穴位,然後問道:“有感覺嗎?”

歐陽老爺子搖頭道:“冇有。”

楊毅抽出一根銀針,消毒後用燒山火的手法在老爺子的手臂關節處紮了一針,問道:“有冇有感覺?”

歐陽老爺子繼續搖頭:“還是冇有。”

楊毅點了點頭,把銀針拔了出來,再次紮進剛纔同樣的位置,這次改成了透心涼,問道:“這次有冇有感覺?”

“咦。”歐陽老爺子驚訝的叫道:“好像有點感覺了。”

“什麼感覺?”楊毅問道。

“有股冷氣。很冰。在你紮針的地方。”歐陽老爺子說道。

一般而言,肌肉萎縮的話,神經感覺會遲鈍或者完全消失。是不能感受到外界的作用力或者疼痛感的。

老爺子現在既然能感覺到透心涼的涼氣,就說明還有一絲恢複的可能。

“證明肌肉隻是處於假死狀態。”楊毅收起銀針,點了點頭。

“怎麼樣?能治好嗎?”看見楊毅診斷結束,歐陽敬亭立即滿懷期望的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