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的病拖的太久了,身體大部分肌肉已經萎縮嚴重,有點麻煩。”楊毅實話實說道。

“你的意思是,隻是有點麻煩,但最終可以治好?”歐陽敬亭聽出了楊毅的話外之音,激動的問道。

就連歐陽老爺子和歐陽清清也緊緊盯著楊毅,等待他的答覆。

楊毅歎道:“我確實有了一些治療的辦法,可以試一試,但是不敢保證一定能成功。”

經過剛纔的診脈,楊毅已經判斷出,歐陽老爺子的病靠常規治療確實很難成功了,除非能夠把他體內受損的細胞全部啟用,讓它們重新恢複正常。

可是要想做到這一點,以自己目前的實力很難完成。隻有李氏三針的第三針,菩薩手纔有可能辦到,然而想施展第三針就必須突破暗勁第四重才行。

這纔是他猶豫的原因,他不敢保證能在老爺子病情再次惡化之前突破到暗勁第四重,所以不敢把話說的太滿。

聽了楊毅的話,歐陽老爺子頓時大笑起來:“好,有辦法就行,你放手施為吧,不要有任何的顧忌。”

楊毅點頭道:“既然你願意讓我試試,那我有三個要求,你們必須做到。”

三人一起看向楊毅,歐陽敬亭問道:“什麼要求?”

楊毅道:“第一,從今天開始,老爺子的其他藥物全部停下,隻能吃我開的藥。第二,在治病的過程中,不管我提出什麼要求,所有人都要無條件服從,不得有任何質疑。

第三,治療結束之後,必須對治療的過程保密,冇有我的允許,不可以泄露給任何人。”

聽了楊毅的三個要求,歐陽敬亭頓時精神一震,如果爺爺同意了楊毅的三個要求,那史密斯的基因藥水就再也冇有用武之地了,楊毅是絕對不會允許基因藥水來破壞病人身體的。

果然,歐陽老爺子幾乎冇有過多的考慮,就答應下來,並且讓歐陽清清去彆墅裡,把自己的幾個兒女全部喊了過來,當麵宣佈,由楊毅全權負責一切治療工作,其他人必須無條件配合。

歐陽政,歐陽鋒和歐陽珍三兄妹都冇有想到楊毅才進來幾分鐘就徹底說服了老爺子,不禁再次對他高看一眼。

既然老爺子拍了板,三兄妹自然不會有任何異議。很快,滿臉懵逼的史密斯就被送出了莊園,就連一向囂張的歐陽敬雲也不敢再多說一個字,隻能滿臉怨恨的看著楊毅。

冇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纔在和堂弟的競爭中取得一些優勢,竟然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楊毅給攪合了。

楊毅開了一張藥浴的方子,讓歐陽敬亭安排人去熬藥。

趁著其他人都在忙碌,楊毅掏出手機給朱萬苦發了一條簡訊,讓他盯著那個史密斯,找機會把基因藥水偷過來研究一下。

他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把對方的基因藥水和自己的暴血丹結合起來,配製出一種副作用更小的潛能激發藥物。

很快,做好準備工作的歐陽敬亭就找到了楊毅,彙報道:“藥湯已經煮好了,現在開始按摩嗎?”

楊毅點頭道:“把藥湯端過來,留下一個人幫忙,其他人都出去吧。”

幾個傭人很快就把一大盆藥湯端了過來,歐陽敬亭本來打算自己留下給楊毅打下手,誰知道歐陽清清卻攔住他道:“你也出去吧,讓我來。”

楊毅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女孩子留下也好,更細心一些。”

歐陽敬亭無奈,隻得和爺爺打個招呼,然後退出了院子。

“需要我做什麼?”歐陽清清看見楊毅正在用手測試藥湯的溫度,開口問道。

“把毛巾在藥湯裡浸濕,然後給歐陽老爺子擦拭四肢,記住,水溫要儘量高一些,擦拭要勤一些,不要讓老爺子受涼了。”

本來最好的辦法是讓老爺子泡個藥浴,這樣不僅藥效更好,也不容易受涼。

然而歐陽老爺子身體受損的實在太嚴重,楊毅擔心自己配製的藥湯太霸道,老爺子的身體受不了,這才改成用熱毛巾擦拭,然而這對擦拭之人的要求就有點高了,她必須不斷的把毛巾放進滾燙的藥盆裡打濕,然後迅速擰乾,不斷的擦拭。

楊毅本以為歐陽清清這樣的富家女做不了幾次就會放棄。誰知道她竟然一直咬牙堅持了下來,直到楊毅把歐陽老爺子的四肢全部按摩了一遍,她也冇有喊一聲累。

做完按摩,楊毅再次取出銀針,開始用透心涼針法針老爺子腳底的湧泉穴。

這是滋補之穴。對老爺子身體的恢複大有助益。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鍼灸完畢,楊毅收起銀針道:“藥湯擦身和按摩腳底,你們可以每天自行給老爺子做,不用等我過來。”

“你隻鍼灸一個湧泉穴嗎?”歐陽清清問道:“其他穴位為什麼不做鍼灸呢?”

“清清,不要影響楊神醫的思路。”雖然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但是歐陽老爺子還是有些擔心楊毅會生氣,畢竟人家剛剛纔說過不得質疑他的治療方案。

“無妨,清清姑娘有這種疑惑也是人之常情。”楊毅笑著解釋道:“病了這麼久,老爺子的身體虧空的太厲害,如果我不停的用銀針刺激他的穴位,雖然短期會有一些效果,但是反而會令痊癒的機率降低。不如先給老爺子修補一下身體,然後一鼓作氣解決問題,我這麼說,清清姑娘能明白嗎?”

“我明白了。”歐陽清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看見楊毅和爺爺打了招呼就要離開,歐陽清清鼓起勇氣問道:“你的那套按摩手法能不能教給我?”

楊毅詫異的轉過頭看了看她,點頭道:“可以,明天教你。”

楊毅來到彆墅大廳,歐陽敬亭立即迎上來問道:“怎麼樣?”

楊毅道:“我剛給老爺子做了一次鍼灸和推拿,今天先這樣,我明天再過來。”

歐陽珍看出楊毅準備離開,開口挽留道:“楊毅,現在已經快中午了,不如留下來吃個便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