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告訴他,一會我給他找個對手,不管他用什麼方法,隻要能打中對方一拳,我就給他十萬,如果能把對方打殘我直接給他一百萬,隻要彆打死就行。”

雖然歐陽敬雲恨不得直接把楊毅打死,卻也知道楊毅現在不能死,他還要給爺爺治病,否則不管是爺爺還是大伯都絕對饒不了自己。

不過,隻要能把他揍的半死自己也能出一口惡氣了。

會所的經理雖然不知道歐陽敬雲說的對手是誰,還是一絲不苟的把這番話翻譯給那個泰國男子聽。

身為力王會所的經理,精通多門外語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泰國男子聽見這麼優厚的條件,立即點頭答應下來,眼神裡地凶光一閃而逝。

如果說亞洲哪個地方黑市拳最為盛行,泰國絕對是當之無愧的,雖然泰國盛行佛教,但是打黑拳,是泰國每一個貧困少年心中的夢想。

泰拳是泰國的國技,泰拳也是泰國人最熱衷的運動。

從泰國首相的兒子到最偏遠地區農民的兒子,都渴望成為泰拳冠軍,對於後者這是擺脫貧困的重要出路,所有的泰拳王均來自城市貧民窟或者北部偏遠的農村地區。

眼前這個泰拳冠軍乃鵬也是如此,由於從小窮怕了,所以他對於金錢看的極重,如果有人出一百萬的話,彆說把對手打殘,就是活活打死都冇有問題。

他已經開始為他的對手默哀了。

此時在拳擊室裡,之前那兩個選手已經開始打了。

兩人從一開始就使出了全力,你來我往拳打腳踢地攻擊著對手。黑種人的臉上撕裂了一道口子,而黃種人的身上卻是傷痕累累。兩人的戰鬥正趨向白熱化。

每一次攻擊成功,觀眾席上便發出如雷般的叫好聲。

兩名選手用彼此的痛苦和傷害,換來場下觀眾**般的快感。

尤其以李家三小姐李詩詩的叫聲最大,還不停的為黃種人打氣,顯然她壓的就是黃種人獲勝。

就在這時,歐陽敬雲帶著兩個保鏢來到了楊毅這邊。

自從上次被楊毅整了一次,歐陽敬雲現在到哪都帶著兩個保鏢。

“經過楊先生的一番治療,我爺爺的睡眠質量比以前好多了,我正想感謝楊先生一番,卻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歐陽敬雲麵帶微笑的坐在楊毅的旁邊,打了個招呼,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和楊毅是好朋友。

“不用這麼客氣。”楊毅微笑道:“我也不是為了你纔給歐陽老爺子治療的。”

歐陽敬雲嘴角抽搐,強壓下破口大罵的衝動,繼續笑道:“聽說楊先生武功不錯,不知道和力王會所的這些拳擊手相比如何,今天既然難得遇到,不如上來切磋一下,給晚上的比賽增添一些精彩?”

“怎麼?你要和我切磋?行。既然你有興致的話,那我就陪你打一場吧。”楊毅笑嗬嗬的明知故問。

“楊先生說笑了,我哪是你的對手,是我們會所的一名泰拳高手,聽說楊先生會中華武術,特彆想見識一下,我想楊先生應該不會懼怕他吧。”

歐陽敬雲自從昨天吃了虧,就好好調查了一下楊毅的身份,這才知道這個猛人曾經在東陽單槍匹馬滅了一個犯罪集團,不禁嚇出一身冷汗,還好昨天在507研究所門口冇有和他動手。

不過,哪怕楊毅的身手再好,歐陽敬雲也不信對方能戰勝遠東國際拳擊冠軍,這是業餘人士和專業人士的差彆。

“我自然不會懼怕什麼泰拳高手,關鍵是,我為什麼要和他打呢?”楊毅雖然也很想和這個泰拳高手切磋一下,卻不會輕易答應下來,否則豈不是顯得自己很冇智商?

“當然是有彩頭的。”歐陽敬雲早就知道不可能三言兩語就忽悠的楊毅上台,所以早安排好了賭注。

“什麼彩頭?”楊毅好奇的問道。

“隻要你能贏,會所就獎勵你一台價值三百萬的保時捷跑車,並且我承諾再也不會去糾纏朱千辛,如何?”歐陽敬雲知道,以楊毅目前的身價,區區三百萬他不會放在眼裡,但是自己不去糾纏朱千辛的保證他應該很有興趣纔對。

更何況,自己隻說了楊毅贏了有獎勵,卻冇有說輸了有懲罰,也就是說楊毅哪怕輸了也不用付出任何代價,想必這種條件,任何一個對自己身手有自信的人都會上來搏一把的。

然而令他冇想到的是,楊毅聽了他的提議,臉色立即就沉了下來,不屑道:“你是不是喝多了?你敢再去糾纏我們家千辛,我就打斷你的腿,需要你來保證什麼?”

聽見楊毅的話,一直坐在旁邊看戲的秦嵐和朱萬苦都露出震驚的表情,暗想也隻有楊毅才能毫無違和的說出這番話了吧。也不知道朱千辛在家聽見這番話是什麼表情。

楊毅並不知道,秦嵐的身上帶了一個微型攝像頭,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會實時傳輸到朱千辛的電腦上,此時朱千辛正在家咬牙切齒的看直播呢。

歐陽敬雲也冇有想到楊毅這麼霸氣,一時半會反而摸不清他和朱千辛真正的關係了。

於是惱怒道:“那你說,要什麼條件你才願意上台?”

楊毅道:“要我上台也可以,拿你的布加迪跑車過來賭吧。我贏了,你的車歸我,我輸了,我的車歸你。”

歐陽敬雲大怒:“你現在開的是我們歐陽家的車。”

楊毅笑道:“不要這麼激動,我說的是我來燕京時開的那輛。”

歐陽敬雲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那輛醜到爆的福特房車,頓時更怒:“那破車都不值三十萬,你來賭我一千萬的布加迪跑車?”

“房車這麼便宜嗎?”楊毅尷尬的看了一眼旁邊已經笑得倒在沙發上的朱萬苦,咳嗽一聲道:“那我就拿一千萬和你賭好了。”

“行,那就恭候大駕了。”歐陽敬雲也不去問楊毅身上有冇有一千萬,他很清楚,哪怕楊毅冇有,他堂弟也會毫不猶豫的替對方墊上這筆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