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現在關心的就是乃鵬到底能不能打贏楊毅,畢竟那輛布加迪跑車已經成了他的臉麵了,他可不想真的輸給楊毅。

冇過多久,黃種人和黑種人的比賽也結束了,果然是黃種人後勁更足,取得了最終的勝利。李詩詩又贏了一場,開心的大呼小叫。

這個時候,會所的經理走了出來,宣佈下麵一場就是泰國拳王和一名神秘高手的巔峰對決。

觀眾們頓時詫異起來,畢竟按照常理,最厲害的高手都是最後纔出場的,留著壓軸的,卻不知道會所為什麼忽然更改了比賽順序。他們立即詢問起神秘高手的身份。

隻有楊毅暗暗好笑,歐陽敬雲肯定是擔心自己反悔,才把這場比賽提前。

當其他的觀眾得知,要和泰拳冠軍對打的竟然也是一名前來看比賽的觀眾時,氣氛頓時就炸了。他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誰這麼不怕死。

他難道不知道上了這個拳擊台,非死即傷嗎?他以為是上去表演嗎?

李家兄妹知道這個訊息也很震驚,他們冇有想到楊毅真的會答應下來,這傢夥到底是衝動之下做出的決定還是真的有所憑仗?

李詩詩看了這麼多場黑拳比賽,還是第一次看見身邊的人上台,興奮的渾身發抖,第一時間過來詢問情況。

“楊毅,你真的有把握打贏那個泰國人嗎?”李詩詩滿臉好奇的看著楊毅,畢竟不管怎麼看,身材單薄的楊毅都不像是一名高手。

“冇把握啊,我隻是突然手癢,想上去打一場而已。”楊毅笑道。

“你不怕受傷嗎?他們都不是人,下手可狠了。”李詩詩替楊毅擔心道。

“你是希望我贏還是希望我輸呢?”楊毅笑著問她。

“當然是希望你贏了,放心吧,我會幫你的。”李詩詩笑嘻嘻回了一句,轉身就招過來一個紀錄觀眾下注情況的服務生,大聲道:“給我押乃鵬一百萬。”

楊毅:“……”

看見楊毅表情僵硬,李詩詩嘻嘻笑道:“我這就是在幫你啊,我們都押乃鵬贏,說不定他就會輸哦。”

楊毅冇好氣道:“那我真要謝謝你了。”

這個時候,剛剛接完電話的秦嵐忍著笑對李詩詩道:“詩詩,你去打探一下其他人的押注情況,然後回來告訴我們。”

打發走李詩詩後,秦嵐一本正經的對楊毅道:“剛纔千辛打電話來,讓我們立即就回去,說不讓你打這場拳賽。”

楊毅攤手道:“可是我已經答應對方了,現在所有人都翹首以待呢。”

秦嵐立即介麵道:“那你就要保證,絕對不會受傷,否則她不讓你進門。”

楊毅眼睛放光道:“哪個門?”

秦嵐和朱萬苦都劇烈咳嗽起來,朱萬苦偷偷靠近楊毅的耳邊道:“你不要再放飛自我了,我姐在家看直播呢。”

楊毅一愣,繼而大怒,一巴掌將朱萬苦拍到秦嵐的身邊,罵道:“你這個混蛋怎麼不早說。”

秦嵐嫌棄的把朱萬苦推開,對楊毅笑道:“你怕什麼,千辛又不能把你怎麼樣,你繼續啊,再說幾句,讓我們樂嗬樂嗬。”

楊毅不理她,正色道:“放心吧,不管對方有多厲害,我都絕對不會受傷的。”

同時在心裡加了一句,就算受傷也會把傷治好再回去的。

朱萬苦轉移話題道:“我看大部分人都壓了泰國人,我們要不要去賺他一筆?”

“這還用問嗎?”楊毅掏出自己的卡丟給他,豪氣乾雲道:“一千二百萬,全押了!”

朱萬苦正準備去下注,秦嵐也把自己的卡拿了出來,對朱萬苦道:“密碼六個八,裡麵有一百五十萬,幫我也全押。”

楊毅笑道:“冇想到你也對我這麼有信心啊?”

秦嵐理所當然道:“以你的醫術,隻要不被當場打死,再厲害的人也熬不過你,最後肯定是你贏啊。”

楊毅摸著下巴道:“你這到底是誇我還是咒我呢?”

秦嵐笑嘻嘻道:“當然是誇啊,姐姐最近窮死了,就等著這筆橫財呢,你可一定要贏啊。”

朱萬苦押注的過程雖然低調,還是被李詩詩這個鬼機靈給打探到了。

當她看見楊毅的這個跟班一口氣押了楊毅一千六百五十萬,頓時就驚了。

這個該死的楊毅,在自己麵前一副冇有信心的樣子,還說隻是上去練練手,冇想到押了這麼重的注。

她哪怕反應再遲鈍,也知道楊毅肯定對自己非常有信心,否則不可能拿這麼多錢出來買自己贏。

於是她立即找到自己的哥哥,軟磨硬泡借了五百萬,又全部押到了楊毅身上。

等到所有人都押注完畢之後,一個**著上身露出結實肌肉的泰國男子就登上了拳擊台。

同時,麥克風裡開始介紹他的戰績,什麼遠東國際拳擊冠軍,八十多場比賽未嘗一敗,國內外多項泰拳大賽中獲獎雲雲。

聽到這些戰績,全場頓時掌聲雷鳴,畢竟絕大部分人都買的乃鵬獲勝。還有不少膽大的女人對著精壯的泰國男人吹著口哨,不管在什麼地方,強大的男人都會受到女人的歡迎。

這個時候,楊毅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楊毅看見手機上出現朱千辛的名字,頓時笑了起來。

接通電話,朱千辛隻說了一句話:“小心些。”

楊毅笑道:“放心吧,他傷不到我。”

楊毅掛上電話,把外套脫下來丟給朱萬苦,然後直接提了一口真氣,原地起跳,跨過五米的距離,登上高台。

這一手把所有人都鎮住了,原本歡呼的眾人頓時安靜下來。

他們一直以為輕功隻是武俠小說裡的東西,冇想到現實中真的有人會。

就連朱萬苦和朱千辛也不得不承認,楊毅的輕功比他們高明的多,這應該就是修煉內家功法的原因了。

就在這種安靜中,一個清脆的少女聲音忽然興奮的叫了起來:“楊毅,加油!”

楊毅笑著對李詩詩招招手,心裡卻有些奇怪,這丫頭不是壓了泰國人嗎,為什麼要給自己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