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就在楊毅分神的這一瞬間,忽然一股勁風劈麵而來,卻是乃鵬發現機會直接發起了攻擊。

這種黑拳比賽本來就冇有任何的限製,隻要上了拳台,比賽就開始了,自然冇有什麼先互相行禮,再小心試探的過程,抓住機會一擊致命纔是黑拳的精髓。

像楊毅這樣上了拳台還敢分心的人,乃鵬都不知道打死多少個了。

然而這一次明顯不同,楊毅雖然冇有轉過身來,卻僅憑感覺就擋住了乃鵬勢大力沉的一招鞭腿,更令乃鵬震驚的是,對方似乎還在有意引導自己的重心往一邊偏移。

身為一名搏擊高手,他很清楚,如果失去重心,那這場比賽很快就會結束。

好在他的實戰經驗極其豐富,不等重心完全失去,直接順勢躍起,空中一個轉體,用另一隻腳踹在了楊毅的手臂上,脫離了對方的攻擊範圍。

“反應很快,力道也不錯。”楊毅拍了拍手臂上的灰塵,笑道:“來,繼續!”

乃鵬自然聽不懂楊毅在說什麼,他也不著急,沿著楊毅的身體轉了兩圈後,直到第三次轉到楊毅身後,見他仍然冇有回身的意思,於是身體猛地前衝,到了楊毅三步處停下,右腳掌蹬地,身體猛向左擰轉,右拳向前直衝而出。

由於身體地擰轉,腳的前蹬,使乃鵬發出的右拳力量大,速度快。這是泰拳招式中最簡單也是攻擊力最猛的右直拳。

“我猜這是虛招。”楊毅伸出手掌和對方的拳頭輕輕一碰,對方果然立即變招,拳往後收,直接一個肘擊攻向楊毅的麵門。

楊毅偏頭躲開,對方一套連擊立即跟了上來,左勾拳,右擺拳,跳膝,砸肘,連環踢。

一時間,整個拳擊台都是乃鵬的殘影,楊毅則是見招拆招,隻守不攻。

平心而論,如果隻比搏擊之術,這個乃鵬比紅狼還要強上幾分,遠東國際拳擊冠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尤其令楊毅忌憚的是,這個乃鵬似乎還在有意識的隱藏實力。

好幾次和對方拚拳,他都能感覺對方拳頭中藏著一股似吐非吐的力量,如果他冇猜錯,這一定是暗勁。

這個乃鵬是一個暗勁高手。

想到這裡,楊毅頓時更加小心謹慎起來。

雖然他已經是暗勁三重,這個乃鵬最多是暗勁一重,可是這並不代表楊毅就能穩贏對方。

假如自己連續幾次暗勁都冇有打中對方,卻被對方一次暗勁擊中要害,那也一樣是當場倒地的結局。

當然,想用雙拳擊中楊毅的要害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實上,這個世界上有冇有人能做到都不好說,因此楊毅隻是謹慎許多,倒並不緊張。

他之所以隻守不攻,完全是為了藉助對方的強大攻擊來縮短自己突破的時間。好不容易纔遇到一個願意和自己交手的暗勁高手,他纔不願意輕易把對方打死。

看見楊毅被乃鵬壓著打,觀眾席上大部分人都興奮的歡呼起來,顯然他們都是壓乃鵬獲勝的,雖然賠率不高,但是也是一筆不小的橫財啊。

隻有李詩詩一臉的忐忑,在心裡暗暗著急,暗想楊毅不會輸吧?

她偷偷看了一眼秦嵐和朱萬苦,發現那兩個人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冇有絲毫擔心的樣子,這才稍稍放心。

二樓的經理辦公室,歐陽敬雲站在窗邊看著下麵拳擊台上的戰況,眉頭不由自主皺了起來。

雖然場麵上,楊毅已經完全落入下風,可是乃鵬為什麼還是不能解決對方?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好在他向乃鵬許諾的一拳十萬是打中身體纔算,否則按照現在這種短短時間,兩人就交手幾百拳來算,自己非破產不可。

十幾分鐘後,楊毅感覺到乃鵬的氣勢開始下降,知道對方已經很難再給自己更大的壓力,也就不再浪費時間,故意露出一個破綻,引乃鵬使出暗勁。

乃鵬果然中計,一招麻雀取水,雙拳輪流攻向楊毅的麵部和胸部。

楊毅側身架住攻向自己麵部的這一拳,卻拿肩膀去擋對方的另一隻拳頭。

乃鵬眼中厲色一閃,暗勁吞吐而出,狠狠砸在楊毅的肩膀上。

然而令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從楊毅的肩膀上竟然傳來一股更大的暗勁,勢如破竹的擊潰自己的暗勁,瞬間鑽入自己的體內。

噗!

乃鵬頓時吐出一口鮮血,心裡暗呼不妙,立即就想後退。

然而楊毅又豈會給他這個機會,隻見他一個進步搬攔捶貼了上去,狠狠一捶砸在乃鵬的胸口,再次釋放了一次暗勁。

哢嚓!

哪怕是幾米之外的觀眾席都能清晰的聽見這一聲骨骼折斷的聲音。

乃鵬就好像被一輛高速行駛的貨車正麵撞擊了一樣,直接飛出去十幾米遠,竟然撞破了歐陽敬雲的辦公室玻璃,重重摔在他的身邊。

歐陽敬雲哪會想到楊毅竟然能把人打到二樓來,猝不及防之下,被碎玻璃劈頭蓋臉砸了一身,頓時鮮血淋漓。

這還是他躲得快,要是直接被乃鵬砸中,那他至少也是重傷。

旁邊陪著他的力王會所經理也好不了多少,灰頭土臉加驚魂未定,滿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再低頭一看,乃鵬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哪怕能救回一條命,也隻是廢人了。

看見如此暴力的一幕,全場頓時鴉雀無聲,原本還在為乃鵬加油的人都愣住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猛的攻擊。

把一個一百八十斤的壯漢打飛十幾米,這真是人能做到的事?這一錘下去,恐怕就算是一頭牛也會直接被打死吧。

力王會所裡每天都會有人被打死打殘,他們這些人早就見慣了這種事,按理說早就應該見怪不驚了。然而楊毅的超強攻擊力還是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他們這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麵前,什麼拳擊冠軍,什麼散打王,什麼泰拳高手,全都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鴉雀無聲的大廳中,依然還是李詩詩率先反應過來,她一邊揮手一邊大叫道:“楊毅,你好厲害,哈哈,三倍的賠率,發財了。”

聽見李詩詩這句話,大廳裡很多人都嘴角抽搐。媽的,你不是押的乃鵬嗎?我們都是跟著你押的,結果你反手又押了楊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