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洗過澡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手機多了好幾條新簡訊,都是葉雨桐那丫頭髮的,主要內容就是問他在乾嗎,有冇有想自己,什麼時候回來之類。

楊毅來燕京這兩天,雖然很忙,還是會抽空給孫曉晴和葉雨桐回訊息,說說自己在這邊做的事,偶爾不忙的時候也會打個電話。

兩個丫頭都知道楊毅不喜歡抱著手機聊天,所以也不會一直打擾他。

像今天這樣一口氣發好幾條簡訊,他還是第一次見,楊毅不禁臭屁的想,難道這丫頭思念成疾,已經想自己想的睡不著了?

他嘿嘿一笑,給對方回了一條簡訊:對方手機已中毒,請發送我愛你啟用。

很快,葉雨桐的回信就發了過來:你一點都不想我,我纔不愛你。

楊毅回道:我確實一點不想你,我一點半纔想你。

過了好一會,葉雨桐纔回訊息:我也想你,我想去燕京找你。

楊毅想了一下還是拒絕道:不行,現在燕京很危險,你不要過來,我過幾天可能會回去一趟。

葉雨桐無奈道:那好吧,你注意安全,早點回來,記得每天都要想我。

收起手機,楊毅不禁有些著急起來。總是讓苗依依在自己周圍遊蕩,對自己身邊的人太危險了,要怎麼才能解決這個潛在威脅呢。

他之前說的不能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對付苗依依,怕引起重大傷亡隻是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擔心自己不是苗依依的對手。

畢竟自己當年暗勁六重的實力,也才和苗依依同歸於儘。

如今苗依依比自己早兩年重生,誰知道她恢複了幾層實力?若是自己全力一擊冇有把她拿下,那自己身邊的人可就危險了。

她目前還冇有對自己表現出魚死網破的敵意,如果自己把她逼急了,她不顧一切的對付自己身邊的人,自己還真是防不勝防。

忽然,楊毅想起了自己的暴血丹和史密斯的基因藥水,如果自己能研發一種成功率高,副作用低的潛能激發藥物,讓朱千辛調一隊特種兵來服用,不知道能不能拿下苗依依。

看來這項研究工作不能等到回東陽了,明天就讓朱千辛幫自己找一個實驗室,就在燕京做研發。

第二天一早,楊毅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朱千辛,朱千辛立即點頭道:“我們的研究所裡就有現成的醫藥實驗室,我上午就讓他們收拾出來,你隨時都可以過來。”

楊毅點頭道:“好,我給歐陽老爺子複查之後就過去找你。”

吃完早飯,三人分道揚鑣,朱千辛去507研究所安排實驗室,朱萬苦去給那輛布加迪過戶改顏色,楊毅則獨自一人開著奔馳車去了歐陽家的大莊園。

提前接到楊毅電話的歐陽敬亭和歐陽清清早就等在彆墅門口了,看見楊毅從車裡下來,他立即迎上來笑道:“聽說你昨天晚上大發神威,差點把力王會所給拆了?”

楊毅失笑道:“哪有這麼誇張,隻是打碎一塊玻璃罷了。”

歐陽敬亭笑道:“這樣的玻璃,以後要多打碎幾塊纔好。”

楊毅知道對方的真正意思是讓自己多打幾次歐陽敬雲的臉,想必昨天晚上收到訊息後,眼前這個傢夥一定很開心。

事實正是如此,昨天晚上聽說楊毅把堂哥臉都打腫了,連堂哥的愛車都被楊毅贏走了,一向溫文爾雅的歐陽敬亭笑得直拍桌子。

他本來就決定和楊毅搞好關係了,這次更是把楊毅當成了兄弟,他甚至在想,這個楊毅若是能成為自己的妹夫就太好了,也不知道清清對楊毅有冇有感覺。

他偷偷看了一眼歐陽清清,對方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不過她既然能和自己一起出來迎接楊毅,想必楊毅在她心裡還是有一點不同的。

楊毅跟著歐陽兄妹進了彆墅大廳,大廳裡冇有其他人。畢竟歐陽家的長輩也都是大忙人,如今既然知道楊毅的治療有效果,自然不會整天在這裡守著。

有歐陽敬亭和歐陽清清在這裡已經足夠了,他們三個年輕人相處應該也會更融洽一些。

歐陽老爺子今天的精神確實要比昨天好一些,不過楊毅很清楚,這並不完全是鍼灸和按摩的效果。主要是歐陽老爺子從楊毅身上看見了痊癒的希望,重新拾起了對抗病魔的信心。

楊毅和歐陽老爺子打過招呼後,就坐下來給他診脈,然後問歐陽清清:“今天的藥湯擦身是剛剛做的嗎?”

歐陽清清點頭道:“是的,你來之前剛剛做過。”

楊毅點頭道:“那我現在教你穴位按摩,你注意我的手法。”

中醫的穴位按摩手法很多,比較常用的有按、摩、推、拿、揉、搓、掐、點、扣、滾、捏、擦等。

針對不同的部位,所需要的手法是不同的,楊毅把這些訣竅詳細的告訴歐陽清清。

歐陽清清雖然已經很努力的記憶了,還是記得頭暈眼花,楊毅無奈之下,隻好先讓她把需要按摩的穴位記住,隻要穴位不錯,手法差一些也是冇有大問題的。

看見楊毅已經幫爺爺做完了按摩和鍼灸,歐陽敬亭這纔拿著一個特製的針囊走了過來,對楊毅道:“你要的東西做好了,你看看是不是這樣的?”

楊毅打開看了一下,點頭道:“不錯,針囊裡放少許艾絨、麝香、冰片,可以用來養針,這種針最適合給老年人使用。”

說完就把針囊遞給了歐陽清清,笑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你這段時間隨身攜帶這個針囊。”

歐陽清清驚訝道:“我?可是我不會使用銀針啊。”

楊毅笑道:“你幫我養著它就行,這種養身針需要長時間帶在身邊,沾人元氣,才能使養出來的針功效強大,到時候我需要用的時候直接找你拿。”

歐陽敬亭笑道:“就像養孩子一樣嗎?”

歐陽清清頓時鬨了個大紅臉,狠狠瞪了堂哥一眼。

“可是,你為什麼不自己養呢?”歐陽清清低聲問道。

“因為我已經有一個孩子了啊。”楊毅笑著打開自己的腰帶,裡麵果然是一個針盒,裡麵各種各樣的銀針金針都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