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還對朱萬苦道:“晚上你辛苦一下,在這裡陪著師傅吧。”

朱三龍立即拒絕,他可不覺得自己需要人照顧,朱萬苦卻點頭道:“好的,交給我吧。”

楊毅有些詫異的看了‘朱千辛’一眼,暗想她竟然敢和自己獨處一室,就不怕自己‘上門請教’嗎?

楊毅和‘朱千辛’開車離開醫院,‘朱千辛’擔心楊毅多想,主動開啟話題,問那個毒殺嶽父的中年男子有冇有招供,楊毅搖頭道:“對方確實收了兩百萬現金和一包毒藥,承諾栽贓我們的益氣保心丸,但是他並不知道雇傭他的人是誰。”

‘朱千辛’理所當然道:“這還用問嗎?肯定是李輝和李隆兩兄弟。”

楊毅笑道:“我也這麼覺得,看看明天有冇有新的進展吧,實在不行就詐李家兄弟一下,把他們請回來問詢。”

兩人回到朱千辛的住處,‘朱千辛’隨手就把房門反鎖了,楊毅雖然有些驚訝,卻也冇有多想。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取出一大瓶金瘡藥,笑道:“我幫你把傷口重新處理一下吧。”

‘朱千辛’搖頭道:“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個澡。”

楊毅故意道:“你一隻手不太方便吧,要不要幫忙啊?”

‘朱千辛’嫣然笑道:“可以啊,有膽就進來吧。”

楊毅眨了眨眼,這是鼓勵還是威脅啊?感覺朱千辛今天晚上似乎不太一樣啊。

大師姐的積威之下,楊毅當然不敢闖進去耍流氓,他坐在沙發上思考怎麼才能拿到李家兄弟提供毒藥的證據,這可是打擊輝隆藥業的好機會啊。

過了一會,‘朱千辛’穿著浴袍從浴室裡出來,對楊毅道:“你也去洗個澡吧,渾身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自己敷藥就行了。”

好吧,果然還是一點機會都不給。楊毅把金瘡藥放在茶幾上,找出自己的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客廳裡,看見楊毅進了浴室,‘朱千辛’砰砰亂跳的心臟才慢慢平穩下來。

雖然她現在不管是容貌,身材還是氣息都已經和朱千辛一模一樣,卻依然冇有把握完全騙過楊毅。

因為她並不知道朱千辛平時和楊毅在一起是如何相處的,就像剛纔,隨口一句玩笑話,似乎就令楊毅產生了異樣的表情。

‘朱千辛’悄無聲息的來到楊毅的臥室,把他的兩部手機全部關機,又回到客廳,把固定電話的電話線也拔了出來,這才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的給自己手臂敷藥。

楊毅披著浴袍從衛生間裡出來的時候,正看見朱千辛坐在沙發上,用牙齒咬著紗布,然後左手給受傷的右臂費勁包紮的一幕。

“我來幫你吧。”雖然有些奇怪‘朱千辛’竟然冇有回自己的房間,楊毅還是第一時間走了過去,坐在朱千辛的旁邊,幫她把手臂包紮好。

‘朱千辛’的傷勢並不嚴重,隻是被匕首劃了一下,當時就已經做過處理了,現在楊毅又給她敷了自己珍藏的頂級金瘡藥,更是一點疼痛都不會有了。

‘朱千辛’看著楊毅溫柔的幫自己敷藥,不禁在心裡暗暗嫉妒,如果自己恢覆成原來的容貌,恐怕楊毅一眼都不會多看自己吧。

她心念電轉,究竟要怎麼樣才能順理成章的和楊毅發生關係呢?直接勾引他的話會不會露出破綻?不管了,時間有限,搏一搏。

“好了,既然受了傷就不要再練功了,早點休息吧。”楊毅笑著囑咐道。

“恩,你也早點休息。”‘朱千辛’對楊毅笑了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準備從楊毅身邊走過去,卻不知道什麼原因,忽然腳下一軟,竟然跌坐在了楊毅的懷裡。

兩人都是隻穿了睡袍,裡麵除了一件內褲幾乎不著片縷,這麼親密的接觸簡直就是最好的催情藥物。

楊毅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他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尤其是在和‘朱千辛’對視的一瞬間,對方的眼睛似乎明亮了一下,就彷彿無聲的邀請。

看著近在咫尺的‘朱千辛’滿臉嬌羞的樣子,楊毅腦子一熱,毫不猶豫的就吻了上去。

入口綿滑,絲絲縷縷的,如世界上最頂級的巧克力。楊毅就彷彿品嚐到了世間最好吃的美食,歡喜的似乎整個身體都要炸開一樣。

預想中被狠狠推開的一幕並冇有發生,‘朱千辛’似乎已經傻了,呆呆坐在楊毅的懷中,任由楊毅肆意品嚐自己的香舌。

得寸進尺的楊毅看‘朱千辛’冇有反應,又不由自主的把手伸進了對方的浴袍裡,攀上了一座高高的山峰。

‘朱千辛’渾身一顫,忽然伸出雙臂緊緊抱住了楊毅,在他耳邊動情的問:“你真的愛我嗎?”

“當然,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楊毅一邊急切的解開‘朱千辛’的浴袍,從上往下親,一邊喘息著回答道。

就在這時,楊毅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可是究竟哪裡不對他卻說不上來,而且腦海中一直有一股意亂情迷的氣息左右著他,讓他不去思考這些複雜的問題,隻想和眼前這個夢寐以求的女人合為一體。

‘朱千辛’見楊毅的動作有了一絲遲疑,果斷出擊,竟然主動幫楊毅解開了浴袍,然後將其壓在了身下,直接伸手往楊毅的雙腿之間探去。

根據她從書上學來的經驗,隻要能夠握住男人的這個最重要的把柄,就可以徹底讓對方變成失控的野獸。

然而她卻冇有想到,她的這一絲急切竟然成了最大的破綻。

眼看她的手就要碰到楊毅的內褲,本來已經陷入迷亂的楊毅卻本能的伸出一隻手穩穩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時間似乎靜止了一秒,接著楊毅瞬間恢複清明,毫不猶豫的變抓為掌,狠狠一掌拍在苗依依的小腹上,將她打飛出去。

“你不是朱千辛,你是苗依依。”雖然冇有打中對方的氣海,但是楊毅這一掌用了暗勁,依然可以令對方失去戰鬥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