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苗依依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單膝跪地落在地上,冇有繫好的浴袍頓時滑落下來,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她搖頭歎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她確實有些想不通,她覺得自己已經做到了極致,甚至還冒著暴露的風險提前對楊毅使用了**之術,換成任何一個男人也不可能再抽身而退了吧,冇想到還是被楊毅看出了破綻。

“雖然你的毒術不在我之下,但是你的醫術卻差的太遠了,你恐怕並不知道,憑脈象是能夠看出一個女人有冇有破身的。”楊毅站起身,緩緩向苗依依走去,既然對方自投羅網,還想暗算自己,那自己也不用客氣了。

聽見楊毅的話,苗依依頓時露出憤恨的神情,不錯,她唯一的破綻就是已非完璧之身。該死的,自己為什麼會重生在一個已婚女人的身上,壞我大事。

“雖然如此,但是在那種情況下,你還能想到為我診脈,未免也太不解風情了。”雖然楊毅已經來到自己的身邊,苗依依卻冇有任何緊張的表情,她必須弄明白自己究竟錯在什麼地方。

“抱歉,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楊毅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道。他總不能告訴對方,自己是因為不喜歡被女人壓在身下才抓住對方手腕的吧。

“沒關係,這已經不重要了。”苗依依站起身笑道:“因為我們以後的時間還長。”

楊毅看見苗依依的傷勢這麼快就複原,不禁暗呼不妙,正準備出手將苗依依製住,忽然看見苗依依的眼中一道金光閃過,他的神情頓時恍惚起來。

苗依依麵帶微笑的來到楊毅的麵前,還伸出舌頭舔了舔楊毅的嘴唇,然後命令道:“抱著我。”

楊毅麵露掙紮之色,卻還是第一時間抱住了苗依依,就彷彿根本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一樣。

“你的意誌力還真的很強呢,不過沒關係,隻要完成最後一步,你就不會有煩惱了。”苗依依把楊毅推到在沙發上,一點一點的脫下他的內褲。

在這個過程中,雖然楊毅咬緊牙關,試圖奪回身體的控製權,但是苗依依的手似乎有種魔力,隻要摸在楊毅的身上,楊毅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反抗念頭就會立即煙消雲散,他的身體也會隨著興奮起來,就彷彿久旱的土地遇到甘泉的灌溉一樣。

“你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想要征服的男人,好好享受吧。”苗依依輕輕吻了一下楊毅的臉頰,就準備跨坐在楊毅的身上。

就在這時,房間的大門突然被人暴力砸開,三個人影如同閃電般衝了進來,看清楚房間內的情形後,三把槍立即對著隻穿浴袍的苗依依開火。

“你們找死!”苗依依大怒,眼看就要完成最後一步卻被人打斷,可想而知她有多鬱悶了。

隻見她瞬間離開楊毅的身體,在空中把浴袍穿好,躲開子彈的同時,雙手齊揮,兩個白色光球急速砸向對自己射擊的兩男一女。

然而那三個人影卻都不是弱者,身手竟然絲毫不慢,躲開白色光球的同時還在繼續向苗依依射擊,槍法竟然一個比一個精妙。

苗依依被密集的火力壓製的抬不起頭來,隻得躲進了廚房,她大喝道:“楊毅,殺了他們!”

赤身**的楊毅忽然從客廳的沙發上彈了起來,向那三人攻去。

那三人大吃一驚,立即四散躲開,同時停止了射擊,他們擔心誤傷到楊毅。

苗依依看見楊毅真的聽了自己的命令,頓時大喜,再次命令道:“跟我走!”

苗依依揮出一道白光,將廚房的窗戶擊碎,正準備跳出去,然而來到她身後的楊毅卻忽然出手拍在了她後背上。

“噗”苗依依噴出一大口鮮血,瞬間從視窗掉了下去,這次是真的受了重傷。

然而令人震驚的事發生了,擊傷苗依依的楊毅卻同樣噴了一大口鮮血,瞬間倒在地上暈了過去,似乎比苗依依傷的還重。

“紅狼,去把苗依依捉回來,千萬不要傷她性命。”朱千辛雖然不明白楊毅為什麼會受傷,卻也能猜出很可能和苗依依有關,在冇有弄明白原因之前,她不敢殺苗依依。

朱萬苦迅速拿起楊毅的衣服,幫他穿了起來,然後抱起來放在沙發上。

滿臉通紅的朱千辛這纔敢把目光投向楊毅,她迅速給楊毅檢查了一下傷勢,皺眉道:“冇有外傷,不知道苗依依對他做了什麼。”

朱萬苦咳嗽一聲,提醒道:“他們好像還冇來及做什麼。”

朱千辛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現在是說笑話的時候嗎?”

朱萬苦弱弱道:“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先把他弄醒?”

朱千辛立即伸手掐住楊毅的人中穴,同時給他推宮活血,加速他的清醒。

很快,楊毅就悠悠轉醒,滿臉迷茫的看向朱千辛和朱萬苦。

“你感覺怎麼樣?”朱千辛關心的問道。

然而她的話音剛剛落下,就看見楊毅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驚喜道:“千辛,你還在,太好了!”

還不等朱千辛反應過來,楊毅已經一把抱住了她,狠狠親在她的嘴唇上。

朱千辛徹底傻了,她就這麼保持著詫異的動作。瞳孔漲大,櫻唇微張,讓楊毅毫不費力的就長驅直入,冇有遭遇任何程度的抵抗和阻攔。

朱萬苦也傻了,目瞪口呆看著眼前這一幕,好在他的手裡冇有一塊瓜,否則這就是標準的瓜都掉了。

就在楊毅的魔抓攀上朱千辛的胸口時,這個女人終於反應了過來,她一把推開楊毅,滿臉通紅的喝道:“你在乾什麼?”

楊毅瞬間清醒過來,他怔怔看著自己的手,苦澀道:“對不起,我中蠱了。”

朱千辛和朱萬苦心中一凜,頓時想起剛纔苗依依控製楊毅的一幕,他們這才知道,哪怕苗依依冇有和楊毅發展到最後一步,楊毅還是中了她的暗算。

“要怎麼樣才能幫你?”朱千辛再也顧不上憤怒,立即關心的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