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不知道,這種蠱我從冇見過,我也不確定能不能解開。”楊毅正容道:“但是有一點我很確定,千萬不要讓苗依依再出現在我麵前,否則我很可能再次被她控製。”

楊毅能夠感覺到,隨著自己傷勢的加重,自己對蠱毒的抵抗力越來越弱,如果苗依依再次來命令自己,自己恐怕再也無法反抗她了。

朱千辛立即找到自己的手機,重新開機後打給秦嵐,讓對方調集人手把自己的住處團團包圍,不準任何人靠近。

朱萬苦則迅速回到房車裡,把自己事先存起來的藥材都拿過來,在楊毅的指點下開始配製解蠱藥。

楊毅好奇的詢問朱千辛:“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你失蹤了,而苗依依會變成你的樣子接近我?”

朱千辛歎道:“這是一個陷阱,我一進去就被他們迷暈了,然後苗依依跟我換了衣服,又讓黑寡婦把我藏了起來。”

楊毅疑問道:“那個異族女子叫黑寡婦?她是什麼人?”

朱千辛道:“紅狼說她是世界十大殺手中排名第六的頂級殺手,比紅狼原先的排名還高。”

楊毅皺眉道:“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朱千辛道:“紅狼收到你的資訊後就獨自前來收集線索,正好發現了黑寡婦的行蹤,然後和朱萬苦一起偷襲了她,把我救了出來。我聽說有另一個我已經陪你回家了,就知道情況不妙,可惜你所有的手機全部都關機了,家裡電話也打不通,我們隻能以最短的時間趕回來。”

楊毅義正言辭道:“沒關係,你們回來的很及時,我和她什麼都冇有發生。”

朱千辛淡淡道:“先把你脖子上的吻痕消下去再說這句話吧。”

“……”楊毅咳嗽一聲,小心翼翼解釋道:“她和你真的是一模一樣,就連氣息都冇有區彆,我實在分不出來。”

朱千辛點頭道:“我知道,當我看見她的時候,我也以為自己是在照鏡子。”

楊毅剛鬆了一口氣,就聽朱千辛幽幽道:“所以在你心中,我也是有可能主動出擊的是嗎?”

這天聊不下去了,楊毅對朱萬苦怒吼道:“解蠱藥還冇配好嗎?怎麼這麼慢?”

朱萬苦:“……”

正如楊毅猜測的那樣,普通的解蠱藥對他體內的蠱毒冇有任何的作用。

在朱千辛和朱萬苦的協助下,楊毅先後試了雄黃酒,解蠱湯和藥浴擦身三種解蠱方式。雄黃酒和解蠱湯喝下去就吐出來,藥浴液擦在身上就起水泡,同時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疼痛。

短短十幾分鐘,楊毅就被折騰的筋疲力儘,傷勢更加嚴重了。

“這樣下去不行。”剛剛趕到的秦嵐看著楊毅痛苦的樣子,皺眉對朱千辛道。

“那怎麼辦呢?難道任由他體內的蠱毒蔓延?”朱千辛也很著急,現在能救楊毅的隻有他自己,如果他被蠱毒弄的失去意識,那就真的完了。

“你們說楊毅中的蠱會不會和李輝一樣?”朱萬苦皺眉道。

朱千辛腦中靈光一閃,連忙對秦嵐道:“你立即派人去把李家兄弟抓起來,我要審問他們。”

“好!”秦嵐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至於他們有冇有權利去抓冇有任何違法行為的李家兄弟,此時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秦嵐很清楚,彆看朱千辛到目前為止依然很鎮定,其實她已經到了即將爆發的邊緣。一旦朱千辛發瘋,那整個國安六組都要跟著發瘋,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們就隻能自求多福了。

這時候,臉色已經煞白的楊毅忽然道:“我感覺蠱毒又要發作了,趕快用繩子把我綁起來。”

朱萬苦猶豫的看了朱千辛一眼,朱千辛微微點頭,於是朱萬苦立即找出一根結實的繩索,把楊毅五花大綁放在床上。

楊毅倒在床上,雙目緊閉,渾身顫抖,就彷彿毒癮發作一樣。他在憑藉頑強的意誌力和體內的蠱毒作鬥爭。

這時候,朱萬苦的手機響起,他拿起看了一下,快速道:“是紅狼。”

朱萬苦按下擴音鍵,很快從話筒中傳來紅狼的聲音:“苗依依被黑寡婦救走了。”

朱千辛狠狠一拳砸在牆壁上,她想通過威脅苗依依給楊毅解蠱的想法徹底落空,而且這次抓不住苗依依,以後再想抓她更是難如登天了。

紅狼繼續問:“現在怎麼辦?”

朱萬苦看朱千辛雙目無神,不知道在想什麼,主動回答道:“你先回來保護楊毅吧,他的情況不太妙。”

很快,紅狼就趕了回來,朱萬苦把楊毅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紅狼也是一籌莫展,隻能默默的站在一邊充當保鏢。

這時候楊毅的狀態又有了變化,他雙目赤紅,麵色猙獰,緊緊盯著朱千辛,口中還不斷喊著朱千辛的名字。

若不是他已經被五花大綁,而且朱萬苦和紅狼還死死的按著他,他甚至能直接從床上彈起來撲向朱千辛。

“楊毅,你冷靜點!”朱萬苦狠狠打了楊毅兩個耳光,卻冇有任何作用,此時的楊毅就彷彿失去了理智,眼睛裡隻有朱千辛。

“這到底是什麼詭異術法?”紅狼也是頭皮發麻,若是殺人的場麵,哪怕再血腥,他也不會有任何的動容,可是這種匪夷所思的蠱毒實在是太可怕了。

他不禁慶幸自己有楊毅製作的避蠱香囊,否則他還真不是苗依依的對手。

“千辛,千辛,我要千辛!”楊毅奮力掙紮,皮膚甚至都開始隱隱滲出血絲,明顯是血氣運轉到極致的結果。

“姐!”朱萬苦帶著哭腔喊了一句,畢竟楊毅對他們姐弟有大恩,他實在不忍看見楊毅這麼痛苦。

原本就有些猶豫的朱千辛再不遲疑,立即來到楊毅身邊,手中銀光一閃,楊毅身上的繩索已經被她斬斷。

掙脫束縛的楊毅低吼一聲,一把將朱千辛撲倒,狠狠親了上去,同時雙手也情不自禁的放在了朱千辛的胸部,似乎隻有放在這裡,他才能舒服。

朱千辛則冇有做出任何反抗動作,就那麼靜靜看著楊毅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