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楊毅眼中的紅光逐漸熄滅,他閉著眼睛放開朱千辛,歎道:“對不起,我控製不住我自己。”

朱千辛溫柔的撫摸楊毅的臉頰,柔聲問道:“失控的這段時間,你是有記憶的是嗎?”

楊毅點頭道:“對,我知道我在乾什麼,但是我無法控製,就彷彿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朱萬苦皺眉道:“給你下蠱的不是苗依依嗎?為什麼我姐也可以讓你緩和下來?”

楊毅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朱千辛卻歎道:“因為我也中蠱了,通過我體內的蠱蟲,苗依依可以和我氣息相連。”

“什麼?”楊毅,朱萬苦和紅狼都大吃一驚,雖然他們也看見了苗依依的容貌和朱千辛一樣,但是他們都以為那是一種幻術加易容術,卻冇有想到這是因為苗依依在朱千辛的體內種了蠱。

“我醒過來之後就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特殊的氣感存在,因為我之前中過一次蠱,所以我能猜到,這一定是苗依依放在我身體裡的。”朱千辛解釋道。

若是以前,朱千辛就算能夠感覺到身體不對勁,也無法察覺到這股特殊的氣感,可是自從練了楊毅教給她的五心向天內功,她已經能夠分辨體內的氣和外來的氣了。

“這麼說?苗依依變成白素也是用的這種方法?”楊毅皺眉道。

“那我姐會不會變成白素那樣?”朱萬苦驚恐道。白素最後毀容的畫麵他們是親眼所見的。

“不會的,我不會允許那種事發生。”楊毅一字一頓道。

這時候,朱千辛的手機響了起來,朱萬苦走過去按下接聽鍵,秦嵐的聲音立即傳了出來:“千辛,李輝現在在醫院裡,還要把他帶走嗎?”

“怎麼回事?”朱千辛問道。

“一個小時前,他忽然渾身劇痛,打擺子,就被送到醫院來了,現在稍微好了一點,可以說話了,要不要現在問他?”秦嵐道。

“一個小時前?”朱千辛和楊毅對視一眼,那不是正是楊毅重傷苗依依的時候嗎?原來苗依依受傷,李輝也會受影響。

“把病房清場,立即開始審問。”朱千辛下令道。

李輝的病房中,所有無關人員全部都被幾個身穿黑西服的彪悍男子請了出去。就連李輝的幾個保鏢都不敢有任何的異動。

因為這些黑西裝一進來就出示了自己的證件,他們都來自國家特殊部門,在查一個大案要案,所有辦案過程都要嚴格保密,任何妨礙公務的人都會被抓起來。

病房裡安靜下來後,秦嵐帶著熊傑和張佳來到了李輝的病床前,微笑道:“李先生,我們有幾個問題需要你回答,請你配合。”

李輝閉著眼睛,淡淡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秦嵐問道:“請問苗依依給你下的是什麼蠱?”

李輝眉頭皺了一下,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秦嵐笑道:“如果你拒絕回答的話,你弟弟很可能會以教唆殺人罪被起訴。”

李輝猛然睜開眼睛,冷冷道:“你們有證據嗎?”

秦嵐笑道:“很快就有了。”

旁邊的張佳把筆記本電腦轉過來給李輝看,電腦螢幕上放的正是李隆被關在小黑屋裡,被幾個大漢嚴刑逼供的畫麵。

李輝怒道:“你們這是違法的!”

秦嵐的聲音也冷了下來:“說的就好像你們做的事不違法一樣,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現在我再問一遍,苗依依給你下的什麼蠱?”

李輝麵色猙獰,顯然在經曆劇烈的心理鬥爭,過了好一會他才頹然道:“隻要我回答你,你們就會放過我弟弟嗎?”

秦嵐毫不猶豫道:“當然,我們不是警察,對刑事案件冇有任何興趣。”

李輝歎道:“苗依依給我下了迷情蠱。”

正在楊毅的房間裡看直播畫麵的眾人精神都是一震,朱千辛立即道:“問他這種蠱的特點是什麼?”

秦嵐把朱千辛的問題轉述出來,李輝道:“迷情蠱可以讓中蠱之人對施術之人言聽計從死心塌地,甚至可以為對方去死。”

秦嵐立即問道:“這麼說楊毅中的也是這種蠱?”

李輝點頭道:“苗依依說隻有這種蠱才能控製住楊毅。”

秦嵐問道:“怎麼才能解開這迷情蠱?”

李輝搖頭道:“那要看下蠱的方式是什麼了,眼神控製還有可能解開,肢體接觸就很難解開了,如果是水乳交融,那就想都不用想了。”

聽見李輝的話,楊毅和屋裡的其他三人都有些慶幸,還好朱千辛他們回來的及時,否則苗依依和楊毅來一個水乳交融,那他這次就栽定了。

到時候,楊毅不僅不會主動反抗蠱毒的控製,反而會真心覺得苗依依纔是他最愛的人,甚至可以為苗依依奉獻一切,就像李輝現在這樣。

畫麵裡,問話還在繼續,秦嵐想了一下,冷聲道:“如果殺死下蠱之人呢?”

李輝則以更冷的聲音回答:“那中蠱之人也會死,而且死的更慘。”

說完他又笑了起來,戲謔道:“讓楊毅不要白費勁了,迷情蠱是不可能解開的,乖乖去投奔苗依依吧,一樣可以生活的很好。”

秦嵐不屑道:“你覺得你生活的很好嗎?”

李輝點頭道:“當然,我現在前所未有的充實,隻要能和依依在一起,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秦嵐忍不住打擊他道:“苗依依已經受了重傷,隨時都會死,你就不怕給他陪葬嗎?”

李輝哈哈大笑道:“你們想多了,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殺死苗依依,你們根本不知道她的強大。”

秦嵐不屑道:“既然苗依依這麼厲害,你泄露了她的秘密,不怕她找你麻煩嗎?”

李輝笑道:“你怎知這不是苗依依想通過我轉告你們的話呢?”

這時候楊毅問了一個問題,秦嵐聽清楚後,立即問道:“苗依依到底在謀劃什麼事?為什麼一定要楊毅跟她走?”

李輝搖頭道:“我隻知道她在找一樣東西,具體是什麼就不知道了,很多事情她都不告訴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