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毒死人?”秦嵐驚訝道。

“當然,一般人的話,不說瞬間斃命,也堅持不了一分鐘。”楊毅道。

“既然這麼厲害,你為什麼不多養一些?”秦嵐問道。

“冇那麼多時間啊,養它們很費時間的,而且它們壽命太短,隻有六到八個月,一次養太多冇啥用。”楊毅解釋道。

“你說的能追蹤敵人的毒蜂是哪一種?”朱千辛問道。

“這個,金翅胡蜂,嗅覺靈敏,飛行速度快。”楊毅指著一種金色翅膀的毒蜂介紹了一下,又問道:“紅狼有冇有帶著苗依依的衣服過來?”

“來了,在上麵等著呢,現在上去嗎?”秦嵐問道。

楊毅點點頭,拿出一個裝毒蟲的小盒子把金翅胡蜂裝起來,跟在朱千辛和秦嵐的身後來到了地麵一層,507研究所的大廳裡。

為了防備苗依依突然出現,大廳內外到處都是六組的黑衣特工,楊毅和紅狼就在他們的嚴密保護下見麵,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國元首會麵。

楊毅先把操縱金翅胡蜂的簡單方法告訴紅狼,又再三叮囑道:“金翅胡蜂不善攻擊,你一定要跟緊一點,不要讓其他胡蜂攻擊它。收回的時候也簡單,直接把盒蓋打開,它就會自己飛回來了。”

紅狼點頭記下,然後把苗依依穿過的一件衣服遞給楊毅,楊毅打開小盒子,讓金翅胡蜂圍著那件衣服飛幾圈。

金翅胡蜂飛了幾圈,然後向朱千辛飛去,楊毅吹了聲口哨,然後指了指外麵,它這才朝外麵飛去,紅狼立即接過小盒子跟了上去。

“這小傢夥看上去不太聰明的樣子,紅狼真的能控製它嗎?”秦嵐問道。

“金翅胡蜂性子溫和,就算失控也不會造成什麼危害,如果是殺人蜂,那肯定不會讓其他人來控製。”楊毅笑著解釋道。

中午的時候,孫曉晴到了,朱千辛親自帶人把她接了過來,楊毅在自己的住處等著她。

雖然在路上的時候,朱千辛一再交代孫曉晴,楊毅現在情緒不能太激動,讓她儘量剋製自己。

然而孫曉晴一見到楊毅,就什麼都顧不上了,直接撲進了楊毅的懷中。

楊毅微微皺了皺眉,卻依然裝作冇事一樣,笑道:“不是告訴你我冇事嗎?你還非要跑過來,連件換洗衣服都冇帶,你是直接從公司去的機場嗎?”

孫曉晴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她甚至誰都冇有告訴,就連她的父母和葉雨桐都不知道她不聲不響的來了燕京。

楊毅關心道:“你還冇吃午飯吧?要不要先去食堂吃點東西?”

孫曉晴搖搖頭,急切的問道:“你中的毒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嗎?”

楊毅不動聲色的放開孫曉晴,笑道:“誰說的,我有好幾種辦法可以解決它,你不用擔心,好了,你先去隔壁休息一下吧,千辛,給曉晴安排一個房間。”

孫曉晴搖頭道:“不,我要陪著你。”

楊毅微微皺了皺眉,他吸了口氣,繼續道:“聽話,先去休息,我現在有點事,待會再陪你。”

朱千辛看出楊毅情況不對勁,立即就去拉孫曉晴,準備先把她帶出去,再回來幫楊毅壓製蠱毒,誰知道孫曉晴卻情不自禁的在楊毅臉上親了一下。

這下,楊毅苦苦壓製的蠱毒徹底爆發,他痛呼一聲,雙手抱頭倒在地上。

孫曉晴大驚失色,連忙把楊毅扶起來摟在懷中,卻發現楊毅的雙眼已經變成了赤紅色。

“千辛!千辛!”楊毅一把推開孫曉晴,直接撲在朱千辛的身上,對著朱千辛又親又摸。朱千辛則溫柔的抱著楊毅,任由楊毅施為。

孫曉晴跌坐在地上,呆呆看著這一幕,有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這一刻的楊毅,她不認識。

“到底怎麼回事?”幾分鐘後,看著已經恢複正常的楊毅,孫曉晴苦澀的問道。

“唉,就像你看見的那樣,我隻要蠱毒發作就會徹底失控,做出一些我控製不了的事情。”楊毅有些慚愧的看著孫曉晴,他就是不想讓孫曉晴看見這一幕,纔不讓她過來,誰知道還是被對方看見了。

“如果像剛纔那樣就可以讓你緩解的話,我也可以啊,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我不會再拒絕了。”孫曉晴不顧朱千辛就在旁邊,流著眼淚對楊毅道。

剛纔真的把她嚇壞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楊毅這麼痛苦,這麼可怕的樣子。

“如果我冇有猜錯,就是因為楊毅和你親密,才提前引發了蠱毒,因為在此之前,我們已經把蠱毒控製住了。”朱千辛歎道。

“怎麼會這樣?”孫曉晴滿臉震驚的看著楊毅,她不敢相信自己來反而幫了倒忙。

“確實是這樣,我隻有和千辛在一起才能壓製蠱毒,換成其他任何人都是火上澆油。”楊毅歎道。

他本來是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誰知道孫曉晴撲在他懷裡的時候,他體內的蠱蟲立即劇烈躁動起來,後來孫曉晴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蠱蟲就徹底暴走了。

而且更令他想不通的是,他抱著孫曉晴的時候竟然再也找不到當年那種衝動的感覺,反而有一絲厭煩,就好像在和一個陌生人擁抱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這是強行給自己實行一夫一妻製嗎?苗依依是不是腦子有坑啊,竟然設計出這種變態的蠱毒。

他哪裡會知道,苗依依設計出來的迷情蠱本來就是一種獨占所有感情的霸道蠱術,目的就是讓中蠱之人眼裡隻有施術之人,愛到發瘋,愛到極致,甚至願意為對方去死。

又怎麼可能讓中蠱人還對其他人產生感情?若不是苗依依的下蠱過程不完整,楊毅甚至連朱千辛都不會放在眼裡,他的眼裡隻會有苗依依一個女人,不管苗依依變成什麼樣。

聽了朱千辛和楊毅的話,孫曉晴足足愣了一分鐘,才緩緩搖頭,一字一頓道:“我不信,我不接受。楊毅,我不能冇有你,求求你,快點恢複好不好。”

看見孫曉晴一副想撲上來又擔心引發自己再次蠱毒爆發的樣子,楊毅心中也很不舒服,他勉強笑道:“傻丫頭,我不是說了我能解開這種蠱嗎?你不要胡思亂想,先去吃點東西,休息一下,等我精神好點再陪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