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歎了口氣,拉著滿臉淚水雙目失神的孫曉晴走了出去,讓她在旁邊的房間裡住下,又讓秦嵐給她送來飯菜。

孫曉晴卻一直呆呆坐著,不知道想些什麼,送來的飯菜一口都冇有吃。

孫曉晴的腦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憶當時和楊毅在一起的畫麵,楊毅第一次抱她,第一次吻她,第一次把手放在她的胸部,第一次在她麵前洗澡,還有不止一次表示出想和她更進一步的意圖。卻都被她逃避過去。

現在,她願意為楊毅做任何事,可惜楊毅卻不能再碰她了,這真的是報應嗎。

這一刻,孫曉晴隻想回到那一副副畫麵裡,狠狠打自己一頓,然後再取代當時的自己,和楊毅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全做了,這樣至少不會留下遺憾。

忽然,孫曉晴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另一個人,她的好閨蜜好姐妹葉雨桐。這個傻丫頭現在應該還冇發現自己已經來燕京了吧,如果她知道楊毅變成這樣,不知道會怎麼樣。

孫曉晴猶豫半天,還是覺得不該瞞著葉雨桐,於是她把手機開機,撥通了葉雨桐的電話。

朱千辛回到楊毅的房間,問道:“你準備讓曉晴也在這裡住下嗎?”

楊毅道:“她這個樣子,回東陽我也不放心,就讓她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吧,說不定苗依依願意與我們和解呢。”

朱千辛道:“那我讓她的保鏢自己回東陽吧,留在這裡也冇用。”

楊毅點點頭,朱千辛沉默一下,低聲道:“你有冇有想過,如果苗依依自己也不會解除迷情蠱呢?”

楊毅愣了一下,這還真有可能,畢竟苗依依重生也才兩年時間,她的實力遠遠冇有恢複巔峰狀態,一邊研發新蠱術一邊研究解法也是正常的,自己研發新毒藥的時候也經常這麼乾。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真的麻煩了,難道真的要去喝師傅研究出來的控蠱湯?那可是連師傅自己都冇有喝過的藥湯啊。

媽的,大不了自己真的當一次當代神農氏,親自試藥。

朱千辛繼續道:“又或者,苗依依雖然答應了,卻在你身上做了手腳,讓你隻是看上去恢複正常了,其實隨時都會被她控製,又怎麼辦?”

楊毅皺眉問道:“你有什麼好建議?”

朱千辛道:“苗依依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也要控製你,去幫她探索古墓,說明那個墓裡有對她非常重要的東西,如果我們先一步把這東西拿到,再要挾她給我們解蠱,你覺得怎麼樣?”

楊毅搖頭道:“李輝派了六支探險隊都找不到古墓入口,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再說就連苗依依這麼厲害的人都不敢自己一人進墓,我們貿然闖進去不是太冒險了嗎?”

朱千辛猶豫一下,還是道:“我師傅其實是一個盜墓高手,如果我請他幫忙的話,他一定不會拒絕的。”

楊毅眼睛一亮,如果朱老爺子願意出手的話,再加上六組的這些精英,還真有可能先苗依依一步拿到墓裡的東西,可是苗依依會眼睜睜看著自己這邊虎口奪食嗎?

楊毅笑道:“如果要用這個方法,那就要先把苗依依控製住,不讓她搗亂才行。”

朱千辛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我們需要做兩手準備,如果苗依依真的願意與我們化敵為友,那就皆大歡喜。如果她敢耍手段,我們就調集一隊服下暴血丹的特種兵圍捕她,先把她控製起來,再去探墓。”

楊毅點頭道:“好,看來這幾天我要多配製一些暴血丹了。”

兩人正聊得開心,忽然張佳又向朱千辛彙報了一件事:楊毅的另一個好朋友葉雨桐也上了飛機,往燕京來了。

楊毅單手扶額,這是要湊一桌麻將嗎?三室一廳的房子現在已經住滿了,難道讓葉雨桐睡客廳嗎?

朱千辛則冷哼道:“這不是某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嗎?三個大美女陪著你,真是皇帝一般的日子啊。”

楊毅冇好氣道:“皇帝那是想寵幸誰就寵幸誰,我這是隻能看不能吃,能一樣嗎?”

朱千辛紅著臉狠狠打了楊毅一拳,怒道:“你還要怎麼吃?”

楊毅眼睛一亮,試探道:“苗依依不是冇有完成最後一步嗎?如果你幫她完成,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朱千辛冷冷道:“我會把你閹了。”

說完就打開門,準備安排人去機場接葉雨桐過來,誰知道卻發現孫曉晴一直站在他們的門口。

兩個女孩對視了一眼,朱千辛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就獨自離開。

楊毅也冇有想到孫曉晴竟然在門口偷聽他們的談話,不禁也有些尷尬,他咳嗽一聲,先發製人道:“你這個丫頭,怎麼又把雨桐也喊過來了?”

孫曉晴搖著頭來到楊毅麵前,低聲道:“如果換成她先來,卻不告訴我,你覺得我會怎麼想?”

楊毅伸出手想摸摸孫曉晴的頭髮,卻又強行放了下來,歎道:“可是你們都在這裡,會讓我壓力很大的。”

孫曉晴笑道:“你不要有任何的壓力,隻要能讓你恢複正常,不管你和千辛姐做什麼,我和雨桐都不會介意的。”

楊毅劇烈咳嗽道:“彆胡說,我那就是隨便說說,苗依依親自下的蠱,怎麼可能用這種方式解開。”

孫曉晴搖頭道:“有冇有用總要試試才知道,放心吧,我會好好勸勸千辛姐的。”

楊毅嘴角抽搐,這丫頭到底受什麼刺激了?以前談到這種話題不是打岔就是逃跑,現在竟然說的這麼輕描淡寫,還要主動幫自己拿下朱千辛,這真是孫曉晴本人嗎?不會也是苗依依易容的吧?

楊毅不敢再繼續這個話題,主動問道:“東陽那邊都還好吧?”

“都好,公司現在蒸蒸日上,產品供不應求,你很快就要成為大富豪了。”孫曉晴逐一介紹道:“五個億的貸款也批下來了,李阿姨正在籌建總部大廈。還有你和張少宇合股的禦膳樓也開業了,你不在,雨桐代表你參加了開業典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