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狼淡淡笑道:“能問出這種問題隻能說明你還不認識楊毅,否則你可以問問苗依依,楊毅夠不夠資格做我老闆。”

苗依依麵無表情道:“聊完了嗎?聊完就趕快滾蛋吧,不要耽誤我療傷。”

紅狼也不在意,笑了笑就和朱萬苦一起離開了這個小區,同時讓秦嵐撤回了佈置在小區外麵的大量人手。

既然苗依依已經答應給楊毅解蠱,那就不用立即翻臉了。

回到藏身之處,黑寡婦好奇的問道:“你真要給楊毅解蠱?”

苗依依淡淡道:“如果他們真的能幫我打開古墓,我把楊毅還給她們也無所謂。”

黑寡婦問道:“那朱千辛呢?你上次不是後悔冇有把她殺死嗎?這次也放過她?”

苗依依冷笑道:“怎麼可能?她壞了我的好事,這次我會讓她生不如死。”

黑寡婦好奇道:“你在她身上還下了其他的蠱?”

苗依依搖頭道:“不用其他的蠱,我隻要讓她體內的易顏蠱受傷就行了,對於她那樣美麗的女人來說,恐怕是很難接受變成一個醜八怪的吧。”

黑寡婦歎道:“果然是生不如死,和你作對的人還真是慘呢。”

楊毅站在朱千辛的房間外,看見這女人即使打完了電話也不出來,不禁恨的牙癢癢。

轉過頭,看見孫曉晴和葉雨桐正偷偷把房門打開一條縫偷看外麵的動靜,楊毅不禁有些尷尬,咳嗽一聲來到兩個丫頭的房間,笑道:“你們還冇睡啊。”

葉雨桐故意道:“你不在我們睡不著。”

楊毅嘿嘿笑道:“那還不簡單,我抱著你們睡啊。”

孫曉晴和葉雨桐本來以為楊毅是開玩笑,誰知道這廝竟然真的把門關上,然後躺在了床的正中間,還拍了拍床的兩邊。

兩個女孩對視了一眼,紅著臉默不作聲的來到他的身邊躺下。楊毅一手一個把兩個女孩都抱在懷裡,感慨道:“想不到當年最大的夢想竟然這麼快就實現了。”

葉雨桐小聲嘟噥道:“流氓!”

楊毅問道:“你們兩個不聲不響的跑到燕京來,有冇有和叔叔阿姨們說一聲?”

孫曉晴不好意思道:“我們不敢打電話,隻發了簡訊。”

楊毅搖頭道:“這樣不行,還是要和他們好好溝通一下,我還有任務要交給你們呢,不能和東陽那邊斷了聯絡。”

孫曉晴問道:“什麼任務?”

楊毅道:“我答應了陸百川老爺子在燕京開一家時珍藥業的分公司,正好你們這段時間也不回去,就把這件事辦了吧。還有益氣保心丸負麵新聞的事,你們也繼續跟進,我會讓秦嵐協助你們的。”

葉雨桐不樂意道:“我不嘛,我要跟你在一起。”

楊毅笑道:“我白天都在實驗室裡,你們又幫不上忙,乖乖聽話,把我交代的事都辦了。還有,再讓李阿姨去做一個市場調查,看看輝隆藥業旗下的產品,哪些最受歡迎,我要和他們開戰了。”

孫曉晴把楊毅交代的事一一記下來,又問道:“你現在狀態這麼差,還去給歐陽老爺子治病嗎?”

楊毅歎道:“他們今天上午還給我打電話呢,被千辛推掉了。去還是要去的,哪怕間隔的時間長一些,這些事你們就不用管了。”

孫曉晴好奇的問道:“你抱了我們這麼長時間,蠱毒為什麼冇有發作?”

葉雨桐撇嘴道:“肯定是把我們當充氣娃娃了唄。”

楊毅歎道:“我隻是在苦苦忍耐而已,經過我的測試,我抱著你們最多堅持十分鐘,好了,我要去壓製蠱毒了。”

說完,楊毅就立即跳下了床,打開門衝了出去,大喊道:“千辛,你再不出來我就要死了。”

孫曉晴:“……”

葉雨桐:“……”

再次給楊毅壓製蠱毒之後,朱千辛揪著他的耳朵怒道:“你下次再敢故意讓蠱毒發作,我纔不管你。”

“我不這麼做,你怎麼會出來呢?”楊毅笑了笑,看見朱千辛想走,忽然一把將她抱住,壓在床上,惡狠狠道:“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你搶我電話的事了。”

“有什麼好談的?身為六組的組長,由我負責談判難道不是應該的嗎?”朱千辛俏臉微紅道:“這位先生請你放尊重點,我隻是負責幫你壓製蠱毒,其他時間想要摟摟抱抱請去隔壁。”

“你真的這麼想?”楊毅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當然……唔……”朱千辛話還冇說完就被楊毅狠狠的封住了櫻唇。

這一次可不是為了壓製蠱毒,而是楊毅在清醒狀態下第一次吻她,不管對楊毅還是朱千辛來說,感覺都完全不一樣。

幾乎同時,兩隻大手也攀上了朱千辛的胸口,冇辦法,這幾乎已經是楊毅的本能動作了。

“楊毅,你再不放開我,就彆怪我對你動手了。”朱千辛狠狠偏開頭,惱羞成怒道。

“怎麼?要肉搏嗎?來啊!”楊毅挑釁的看著她。

“我冇和你開玩笑,除了壓製蠱毒,其他時間不準對我動手動腳。”朱千辛冷冷道。

“嘖嘖嘖,你好冷漠,三十八度的嘴唇怎麼能說出這麼冰冷的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楊毅痛心疾首道。

“哼,我這麼冷漠都被你欺負,如果再熱情一些,早就被你的兩個女朋友送到你床上了。”朱千辛冷哼道。

原來是這麼回事,楊毅頓時啞然失笑,這丫頭心裡憋著一股氣呢,她恐怕還以為是自己讓孫曉晴找她談話的。

“難道在你心中,我就是這麼急不可耐的男人嗎?”楊毅歎道。

“難道不是嗎?”朱千辛冷哼道。

“這樣吧,你覺得孫曉晴和葉雨桐哪個和我上過床?”楊毅問道。

“恩?難道你從來冇有碰過她們?”朱千辛驚訝的看著楊毅,她本來以為隔壁兩個女孩都是楊毅的女人,然而聽楊毅的語氣,似乎並不是這樣。

“我要是想對她們做什麼,你覺得她們會拒絕嗎?”楊毅大言不慚的自吹自擂,事實上,這廝不止一次想把兩個女孩吃下去,隻是還冇來及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