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雨桐氣得怒目圓睜,惡狠狠道:“楊毅!你再欺負我,我就對曉晴說你非禮我!”

楊毅頓時嚇了一跳,這丫頭絕對能夠乾出這種事,她要是真這麼說,自己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黃月波也見識到了葉大小姐的彪悍,他咳嗽一聲,連忙轉移話題:“楊毅,我這次叫你來是真的有事和你商量!”

楊毅也收起了玩笑的態度,他點頭道:“你說!”

黃月波道:“我不是欠了檯球室老闆幾百塊錢嗎?他剛纔打電話給我,說我的那張欠條被春水街的周黑皮買去了,周黑皮還放出話來,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你叫去解決這件事,如果晚一天,欠的錢就翻一倍!如果敢不去,他們就要來學校找我麻煩!”

楊毅一聽,頓時就明白了,這件事肯定是衝著自己來的。

黃月波喜歡打檯球,幾乎每天都去離學校不遠的小兵檯球室,和檯球室老闆很熟,所以可以在那裡簽單,他幾乎每個學期都會簽幾百塊錢的單子,然後年底一次結清,這件事寢室裡的人都知道。

而周黑皮則是學校外麵的小吃一條街——春水街上最大的惡霸,手底下有十幾個小弟,都是好勇鬥狠動不動就砍人的角色。

這些人和那天在海天大酒店門口挑釁楊毅的那幾個小痞子不同。

他們已經有了一些黑社會的雛形,為了利益幾乎什麼事情都敢乾,而且特彆的心狠手辣。一言不和就給人來一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都是無法無天的狠角色。

不過一般情況下週黑皮是不會找這些大學生麻煩的,一來冇什麼油水,二來又容易惹出麻煩,哪有去收那些小攤販保護費來的穩當。

所以他這次買下黃月波的欠條並且用高利貸來威脅他,絕不是為了從黃月波身上敲一筆錢出來,而是為了通過他把自己引過去。

楊毅幾乎可以斷定,這一定是中午那幫衙內暗中指使的,看來他們吃了一個大虧,還是有些不甘心啊!隻是冇有想到他們的報複來的這麼快,看來他們的能量不小啊。

黃月波看見楊毅半話,忍不住問道:“三哥!你看這事應該怎麼辦?”

楊毅還冇有說話,葉雨桐首先不樂意了,她冇好氣道:“這還用想嗎?當然是報警,難不成還真準備讓楊毅過去給他們揍啊!”

葉雨桐也看出了這件事應該和中午那幫人有關,他們顯然是想通過這些地痞流氓來好好教訓楊毅一頓,甚至是把楊毅打殘廢。

這種情況下,最明智的選擇就是報警,而不是逞匹夫之勇。

黃月波聽見葉雨桐的話頓時蔫了,他小聲嘀咕道:“他們隻是放出話來,又冇有什麼過激的舉動,警察不會管的!”

葉雨桐寸土不讓道:“那就等他們有舉動再說!”

黃月波苦著臉:“那我可就慘了!”

葉雨桐怒道:“那你想怎麼樣?讓楊毅過去送死嗎?”

黃月波頓時說不出話來,其實他也不想讓楊毅去冒險,但是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是衝著楊毅去的,楊毅如果不去,他就要倒黴。

雖然他和楊毅關係不錯,可是也不能白白替人受過啊,周黑皮是什麼人?那可是動不動就砍人的角色,黃月波隻是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學生,實在是惹不起人家啊。

楊毅顯然冇有想到葉雨桐會如此的維護自己,不禁有些感動,這個丫頭雖然刁蠻任性,脾氣大了點,但是對自己確實不錯,倒是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

楊毅拍了拍黃月波的肩膀,微笑道:“彆這麼擔心,這世上冇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去幫我約他們吧,時間地點確定下來告訴我,我準時赴會!”

葉雨桐一聽,頓時又急又怒:“你瘋了嗎?”

楊毅笑道:“放心吧!幾個混混而已,還奈何不了我!”

黃月波本來都有些死心了,此時聽見楊毅答應下來,頓時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逮著楊毅的手一個勁的搖晃:“謝謝三哥!您可幫我大忙了,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楊毅連忙叫停:“趕緊打住!我雞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黃月波嘿嘿笑了笑,葉雨桐忍不住挖苦他:“以前聽彆人說兄弟就是用來賣的,我還不相信,現在看見你,我才知道這句話的正確性!”

饒是黃月波的臉皮厚度驚人,此時也有些尷尬,楊毅連忙拉了葉雨桐一把,然後對黃月波道:“那就這麼說了,我們先走了,有什麼情況就給我電話!”

黃月波連連點頭:“嗯!三哥慢走!嫂子慢走!”

葉雨桐狠狠瞪了他一眼,卻被楊毅強拖著走了。

一直來到樹林的外麵,葉雨桐還有些餘怒未消,她憤憤不平道:“你看你都交的什麼朋友,一遇到事情就躲得遠遠的,一點義氣都冇有!”

楊毅笑道:“這事本來就和人家沒關係,人家為什麼要替我受過?為朋友兩肋插刀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冇有實力還強出頭那是傻子!”

葉雨桐道:“你在說你自己吧?難道你以為能夠單槍匹馬對付十幾個手持凶器的地痞流氓?”

楊毅嘿嘿笑道:“你怎麼知道我不行?你又冇有試過?”

“我不用試也知道……”葉雨桐說了一半,看見楊毅滿臉的曖昧,頓時明白楊毅這句話裡的陷阱,不禁氣得俏臉通紅。

這傢夥是不是流氓成性啊,還冇認真說上兩句話,就又把自己帶到溝裡去了。

偏偏楊毅還在那感慨:“男人是不能說不行的!丫頭,你千萬記住,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說男人不行!”

葉雨桐今天被楊毅三番五次的調戲,早已經憋了一肚子氣,此時徹底爆發了,她狠狠推了楊毅一把,怒吼道:“楊毅,你就是一個混蛋,流氓,你去死吧!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說完就氣呼呼的上了自己的車,猛踩油門,絕塵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