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敬亭繼續問道:“你真的有把握研發出比他們更好的新藥,搶占他們的市場份額?”

楊毅笑道:“本來我還擔心產能跟不上,現在有你們的代工廠支援,我有信心把他們的產品擠出市場。”

歐陽敬亭興奮道:“太好了,那你有冇有興趣和我一起做空輝隆藥業的股價?”

(注:現實世界中,那個年代還不能做空個股,這裡情節需要,所以華夏國可以做空,大家不要較真。)

楊毅詫異道:“做空?什麼意思?”

歐陽敬亭道:“輝隆藥業的股票是可以融資融券的,我們可以聯絡證券公司,找他們借入大量輝隆藥業的股票,在高位拋出,然後等跌到低位在買回來還給證券公司,如果加上槓桿的話,這中間的利潤可不小。”

楊毅頓時眼睛一亮:“還可以這樣操作?”

歐陽敬亭道:“這件事最大的難度就是你確定能夠打擊到他們的產品線,這樣一旦利空發酵,他們公司的股價一定會跌,我們再推波助瀾,讓他們的股價腰斬都不是難事。”

楊毅問道:“如果我冇能成功打擊到他們的產品線呢?”

歐陽敬亭道:“那我們做空的這筆資金就完了,肯定會被他們吃掉。”

楊毅好奇道:“你和李家兄弟也有仇嗎?怎麼一提起打擊他們,你比我還有乾勁?”

歐陽敬亭不好意思道:“主要是我想趁這個機會賺一筆快錢,來個一錘定音,否則說不定會被我堂哥反敗為勝。”

經過歐陽敬亭的解釋,楊毅才知道,原來歐陽家兩兄弟這次爭奪歐陽集團副董事長的職位,比拚的是資產增值能力。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得到了相同的一筆初始資金,他們需要在規定的時間內,憑藉自己的實力去讓這筆錢增值。

這筆錢怎麼花,歐陽老爺子有他自己的要求,第一是不能沾任何違反刑法的事情;第二是不能借用歐陽家的資源和人脈;第三是不能用任何作弊的手段讓自己的資產增加。

在此之前,歐陽敬亭是領先於他堂哥歐陽敬雲的,再加上請回了楊毅給歐陽老爺子治病,可以說已經勝券在握了。

誰知道,眼看自己的兒子要輸,歐陽鋒卻偷偷用了自己的人脈幫歐陽敬雲獲得了一個大訂單,如果這個訂單順利完成,那歐陽敬雲的資產就可以反超歐陽敬亭了。

這也是歐陽敬亭聽說楊毅有把握打擊輝隆藥業,變得這麼興奮的原因,他已經決定調集所有的資金加槓桿放手一搏了。

楊毅皺眉問道:“不是說不能用家族人脈嗎?你二伯這麼作弊,你爺爺不管?”

歐陽敬亭歎道:“這種事說不清楚啊,我堂哥也是正常途徑投標拿到訂單的,可是就算明知道這是我二伯的關係,可是關係這種東西,又不是一紙契約,誰又說得清呢?”

楊毅一想也是,同樣的條件下,人家就願意把訂單給歐陽敬雲,誰敢說這是作弊?

他點頭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合作一把,不過我先說好,做空的資金方麵,你要占大頭,我的公司正在高速擴展階段,不可能抽出太多的錢來做這件事。”

歐陽敬亭問道:“你最多能抽出多少資金?”

楊毅想了一下,上次貸款五個億,買地蓋樓大概需要一億多,再留一部分流動資金,暫時能用的應該有三億,就是不知道李阿姨願不願意把資金抽出來做這件事。

楊毅歎道:“我最多隻能抽出三億資金。”

歐陽敬亭點頭道:“我這邊有五億,加在一起八億,再算上一倍的槓桿就是十六億,和他們硬拚肯定是不夠,借力打力的話應該夠了。”

楊毅點頭道:“行,我會安排人和你對接,你先把準備工作做好,等我把新藥研發出來再動手。”

歐陽敬亭笑道:“放心吧,這可是我全部身家,我會加倍小心的,絕對不會泄露訊息。”

從歐陽家回來之後,楊毅又接到了一個好訊息,負責分析基因藥水的研究人員已經成功把藥水裡麵的主要成分分離出來了。也就是說,楊毅終於可以嘗試把基因藥水和暴血丹融合了。

所以從當天下午開始,楊毅就把自己關進了實驗室了,廢寢忘食的研究新版的暴血丹。就連晚上休息也隻是在實驗室裡打坐調息一會。

朱千辛一直都陪在楊毅的身邊,給他打下手,給他壓製蠱毒,給他送飯菜,督促他定時休息,恢複精力。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融合失敗,楊毅足足忙碌了兩天時間,才終於找到完美的解決辦法,把兩種藥劑融合成功,配製出一枚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而且副作用大幅降低的完美版暴血丹。

“可以召集誌願者來試藥了。”楊毅走出實驗室,對朱千辛道。

之前幾個版本的暴血丹因為都是半成品,所以朱千辛幾次說要從軍隊裡尋找誌願者來試藥都被楊毅所拒絕。

然而這一次是離最終版本最近的一次,如果不出問題,甚至可以直接把藥方確定下來大規模生產,所以這次是必須找誌願者來測試的。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朱千辛點點頭,立即去和上級溝通去了。

國安局的負責人顯然也很重視這件事,聽了朱千辛的彙報後幾乎立即就答應下來,並且很快從保衛組裡挑了幾名誌願者,然後把其他小組的組長都召集過來,就在507研究所的訓練場上,做了一次詳細的對抗實驗。

經過測試,一名服用新版暴血丹的特種兵戰士可以在三十分鐘內爆發出平時三倍的戰鬥力,同時對抗三名同級彆的特種兵而不落下風。

並且反應能力,抗擊打能力,恢複能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所付出的代價僅僅是藥效過去後的四十八小時內脫力,無法再參與戰鬥。

看見這種藥效,整個國安局的高層都很興奮,有了這種神藥,華夏國的特工在國際上豈不是可以橫著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