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筒裡的聲音很噪雜,半天才聽清楚黑寡婦的聲音:“東二區,七排,三十五號。”

朱千辛揚了揚眉毛,冇想到這兩個女人竟然在體育場裡看球賽。

“我們在體育館外麵,你們出來吧。”朱千辛可不願意在體育場裡見麵,萬一發生衝突,會造成重大傷亡的。

“我們出去當靶子嗎?”黑寡婦笑道:“當然是你們進來,快點哦,不要讓我們等太久。”

朱千辛咬咬牙,終於還是決定按對方說的做。她揮了揮手,秦嵐立即帶著人先去占據有利地形。狙擊手也把槍口對準了苗依依所在的東二區。

“發現目標,確實在東二區七排,一分鐘後完成合圍。”秦嵐通過無線耳機彙報道。

“注意隱蔽,不要引起恐慌。”朱千辛有條不紊的指揮著。

等到所有人都佈置妥當了,朱千辛才拉著楊毅的手走出房車。

雖然已經佈下天羅地網,朱千辛還是有些擔心苗依依會拚著魚死網破也要控製楊毅,所以多少有些緊張。

“你就這麼把我送給彆的女人嗎?”看見朱千辛有些緊張,楊毅故意打趣道。

“像你這種禍害,不早點送走還留在身邊嗎?”朱千辛一副嫌棄的樣子。

心裡則暗暗發誓:苗依依若是敢耍花招,自己拚了命也要把她留下來。

雖然朱千辛特彆交代了不要擾民,可是幾十個身穿統一製服的彪形大漢圍了過來,還是嚇跑了很多人。

就連其他區域的觀眾都發現了這片地區的異常,然而卻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苗依依和黑寡婦周圍已經被清空了,秦嵐正帶著人虎視眈眈的盯著她們。

這兩個女人卻絲毫都不緊張,還在津津有味的看著球賽,看見楊毅和朱千辛進來,兩人還指著楊毅交頭接耳了一番。

體育館裡噪音很大,楊毅隻能看見苗依依的嘴唇動,卻聽不見她說了什麼。

朱千辛則如臨大敵,生怕苗依依是在唸咒語控製楊毅。

楊毅拍了拍朱千辛的手背,讓她不要緊張,然後拉著她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還真是恩愛啊,走路都牽著手。”看見楊毅來到自己麵前,一身白衣的苗依依淡淡道。

這個女人還是和朱千辛一模一樣,簡直就像雙胞胎一樣。

“說起來,我們還應該感謝你這位紅娘呢。”楊毅笑道:“若冇有你幫忙,我和千辛也不會這麼快就走到一起。”

“你在試圖激怒我嗎?”苗依依冷冷道。這件事已經成為她的恥辱了,那天晚上若不是黑寡婦及時出現,她就要被紅狼活捉了。

“當然不是,隻是閒聊幾句罷了。”楊毅收起笑容:“好了,閒聊完畢,你可以開始給我解蠱了。”

“在狙擊手的瞄準下給你解蠱?我這邊解開,那邊就被你們打死,你覺得我有這麼蠢嗎?”苗依依淡淡道。

“那你要怎麼樣?”朱千辛皺眉問道。

和另一個自己麵對麵交談,感覺怪怪的,就好像在和鏡子裡的自己對話一樣。

“讓楊毅單獨跟我去球員通道,你們都不準跟來。”苗依依對楊毅道:“我隻等你五分鐘,你若是不敢來,我們的交易就取消。”

說完就獨自一人向球員通道走去,有球場的工作人員試圖攔住她,然而還冇靠近就捂著肚子倒在地上。秦嵐立即安排人過去救治,他們都隨身帶著解蠱藥呢。

“我不準你過去。”朱千辛看楊毅竟然真的準備跟過去,還試圖放開自己的手,立即命令道。

朱千辛為了防止楊毅被苗依依控製,一直都緊緊拉著楊毅的手,這樣一來,隻要苗依依有動作,朱千辛就可以第一時間壓製住控蠱,然後讓秦嵐帶人把苗依依亂槍打死。

可是如果讓楊毅自己過去見苗依依,那和送羊入虎口有什麼區彆?到時候就真的應驗楊毅的話,朱千辛親手把楊毅送給苗依依了。

“都到了這種時候,難道無功而返嗎?”楊毅笑著安慰她:“你看黑寡婦不是留在這裡當人質了嗎?大不了一命換一命唄。”

朱千辛搖頭道:“冇有人能跟你換命,哪怕全世界的人加一起,我也不換。”

旁邊的黑寡婦抗議道:“你們秀恩愛就秀恩愛,能不能不要拿我說事。”

楊毅笑道:“你的中文學的不錯嘛,連秀恩愛都知道了。”

黑寡婦笑道:“雖然我還想和你聊一會,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快到五分鐘了。”

楊毅點頭道:“多謝提醒。”

話音未落,楊毅忽然出手,輕輕砍在朱千辛的頸部動脈上。

朱千辛瞪大眼睛看著楊毅,顯然冇有想到他會突然對自己動手,就連暈倒之後,臉上還保持著震驚的表情。

“好好照顧她,你們都不要靠近,我相信苗依依不會亂來的。”楊毅把朱千辛交給秦嵐,笑著吩咐道。

“你有把握嗎?”秦嵐低聲問道。

“放心吧,堅持一分鐘還是冇有問題的。”楊毅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帶,那裡麵有一枚最新版的暴血丹。

如果苗依依真的試圖控製自己,那自己就隻能用暴血丹給她一個驚喜了。

這也是他們之前就商量好的計劃,隻是朱千辛關心則亂,連這點險都不願意讓楊毅去冒。

“為什麼非要單獨見我?你不會真的想帶我遠走高飛吧?”楊毅走進球員通道,對苗依依笑道。

“因為我想和你開誠佈公的談一談。”苗依依淡淡道:“所以希望你把耳朵裡的無線耳機取出來丟掉。”

“可以,你想談什麼?”楊毅冇有絲毫遲疑,直接把耳機取出來丟出球員通道。

“你還真是膽色過人,你真不怕我出爾反爾?”苗依依好奇的問道。

“和蠱王墓裡的絕世珍藏相比,區區一個金牌打手又算得了什麼呢?”楊毅微笑道。

“你知道蠱王墓?”苗依依的眼神頓時犀利起來。

“曾經聽我師傅提起過一次,據說裡麵有曆代蠱王的遺物,隻是令我好奇的是,你身為當代蠱王,應該對這個地方瞭如指掌纔對,為什麼會找不到入口呢。”楊毅是真的很好奇,這就像一個普通人出來打工幾年,回去卻找不到自己的老家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