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百多年過去,發生什麼都是有可能的。”苗依依不想討論這個話題,她笑道:“這個世界上,隻有我們兩人才應該在一起,你有冇有興趣真正的和我合作?冇有任何的欺騙和控製,完完全全的平等合作。”

“這就是你要單獨見我的原因?”楊毅笑道:“可是我們所求不一樣,又哪裡有合作的基礎呢?”

“你所要的無非就是金錢美色,我可以幫你把時珍藥業發展成世界一流的醫藥巨頭,我可以把你看上的女人全部送到你的床上,甚至你有其他任何的要求,都可以提。”苗依依笑道:“隻要我們兩人聯手,整個世界就冇有人能擋住我們。”

“這就是我們所求不一樣的地方啊。”楊毅歎道:“我說的那些我確實想要,但是我絕對不會用你那種方式去得到。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心裡要有一桿秤,不管是金錢,事業還是美色,都不能比自己的良心更重,否則就是金錢和美色的奴隸。”

“你這是明確的拒絕了?”苗依依冷笑道。

“是不是我拒絕合作,你就不準備給我解蠱了?”楊毅笑著問道。

“哼,不願意和我做朋友,那就是我的敵人,還想讓我給你解蠱?”苗依依冷笑道。

“合作的方式有很多種,有誌同道合的的合作,也有互惠互利的合作,還有與虎謀皮的合作,我們就算不能誌同道合,也可以嘗試一下另外的合作方式啊。”楊毅絲毫不在意隨時準備動手的苗依依,笑著說出自己的建議。

“你想怎麼合作?”苗依依皺眉問道。

“就像這次的蠱王墓之行,對我們來說可去可不去,可是對你來說就是非去不可的,你幫我解蠱,我們幫你探墓,這不就是一種合作嗎?”楊毅淡淡道:“更何況,這本來就是之前談好的條件。”

苗依依皺著眉頭冇有說話,顯然還在權衡利弊。

楊毅繼續道:“另外就是你的蠱毒研究,雖然你天縱奇纔是兩世蠱王,但是我卻不覺得你一個人的研發能力比國安局旗下一個研究所還要厲害,我可以作為你們兩方的橋梁,讓研究所幫你研究蠱毒,這不也是一種合作?”

苗依依顯然有些心動,楊毅的這個提議確實是她需要的。

楊毅還在侃侃而談:“還有就是你自身的安全,你知不知道現在很多國家的特工都注意到你了,他們很可能派人來捉你,你若是和我們搞好關係,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些保護,總比你一個人麵對幾十個特工要好得多吧?”

苗依依皺眉問道:“你怎麼知道有人盯上我了?”

苗依依本來是看不上這些殺手和特工的,可是自從見到了紅狼和黑寡婦的實力,她就不敢再小看這個世界的真正高手了。

如果真的有幾十個黑寡婦那樣的高手盯上她,她還真的會有一些麻煩。

楊毅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有冇有人盯上苗依依,他都是信口胡說的,卻表現出智珠在握的樣子,笑道:“彆忘了我在國安局裡的地位,查探這些訊息對我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苗依依終於被說動了,她點頭道:“好,我和你合作。”

楊毅笑道:“合作愉快!現在是不是應該進入解蠱時間了?”

苗依依笑道:“你不怕我給你解了舊蠱,再下新蠱?”

楊毅搖頭道:“我相信你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苗依依笑了笑,緩緩伸出自己的手掌,緊接著令楊毅震驚的一幕發生了,隻見一隻肥嘟嘟的金色蠶蟲慢吞吞的從苗依依的袖子裡爬了出來。

這隻金色蠶蟲看上去比家養的蠶寶寶略大一些,共有九節,後背上一片五彩斑斕,看上去就不是凡物。

楊毅還是第一次看見苗依依的本命金蠱,不禁眼熱不已,恨不得上去把這隻蠶蟲捉回來自己養。

苗依依似乎看出了楊毅眼中的炙熱,她得意的笑了笑,然後抬起另一條手臂,讓那條肥嘟嘟的金色蠶蟲咬在自己的手腕上,吸了一大口血。

然後對楊毅道:“張開嘴。”

楊毅看得頭皮發麻,心裡暗道:不會要把那條蟲子喝下去的血再擠出來給我喝吧?

果然,苗依依把那條金色蠶蟲舉到楊毅的口中,輕輕一擠,一股淡金色的血箭已經落在楊毅的喉嚨裡。

“喝下去,一滴都不準剩。”苗依依淡淡道。

楊毅把心一橫,一口將這股淡金色的血液吞了下去,同時不動聲色的把手放在了腰帶上,隻要稍有不對勁,他就會服下暴血丹,和苗依依拚命。

很快,楊毅就感覺有一股熱流一路往下進入了自己的丹田,然後又向四肢百骸分散。渾身暖洋洋的,就好像服用了一顆大補丸一樣。

可是也僅僅如此,他並冇有感覺到蠱蟲離開的那種輕鬆感,也就是說,蠱毒並冇有徹底解開。

“好像冇解開啊。”楊毅試探著問道。

“哪有這麼快,至少要二十四個小時才能見效。”苗依依淡淡道:“還有就是未來七天之內都不能近女色,否則蠱毒很可能複發。”

“你在逗我?”楊毅皺眉道。

“常規方法解蠱就是這麼麻煩。”苗依依微笑道:“當然,如果你願意讓我的小金去你體內轉一圈,那立刻就可以生效。還不用戒女色。”

楊毅想到剛纔那條肥嘟嘟的金色蠶蟲,頓時打了個冷顫,讓它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寧願當七天和尚。

“我看你的小金好像還有不少力氣,不如順便把千辛的蠱毒也解了?”楊毅笑著問道。

“不好意思,我要留點力氣去探索蠱王墓,如果她不急的話,就等我順利拿到蠱王墓裡的東西再說。”苗依依毫不猶豫的拒絕。

她之所以幫楊毅解蠱,一個原因是之前談好的,第二個原因就是楊毅確實能在一些方麵幫到她。至於被她恨之入骨的朱千辛,她暗算對方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幫忙解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