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幫你儘快恢複實力,隻要你答應恢複之後幫千辛解蠱。”楊毅提議道。

“不用了,我還是更習慣自己療傷。”苗依依可不敢吃楊毅配製的丹藥,事實上,這個世界上,她除了自己,誰也不信。

和楊毅合作,也隻是暫時的互惠互利罷了,一旦有巨大的利益衝突,她會毫不猶豫的撕毀合作協議。

“既然如此,那就不送了。”看見苗依依軟硬不吃,就是不願意給朱千辛解蠱,楊毅也失去了耐心。

“把你的新手機號報給我,如果有需要我會聯絡你,希望你信守承諾。”苗依依記下楊毅的手機號碼,直接轉身離開。

楊毅則原路返回,走出了球員通道,在秦嵐等人的護送下,來到了已經清醒的朱千辛身邊。

“千辛,你冇事吧?”楊毅看見朱千辛冷冷的盯著自己,有些心虛的問道。

“有事,我已經不記得你是誰了。”朱千辛冷冷道。

“沒關係,我可以用回憶之吻幫你恢複記憶。”楊毅笑道。

“你想死嗎?”朱千辛怒視著楊毅。

“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們回車上說。”楊毅笑嗬嗬的去拉朱千辛的手,誰知道這丫頭扭頭就走,根本不理楊毅。

“她怎麼辦?”秦嵐掃了一眼正津津有味看戲的黑寡婦,問楊毅。

“這裡這麼多人,你還想抓她嗎?讓她走吧。”楊毅交代了一句,立即追著朱千辛跑出了體育場。

“像過家家一樣。”秦嵐嘟噥了一聲,大聲道:“收隊。”

房車的車廂裡,朱千辛捧著筆記本電腦,把楊毅和苗依依的見麵過程看了好幾遍。尤其是苗依依的本命金蠱出現的那一段,更是反覆觀看,她和楊毅一樣,也對這種金色的蠶蟲充滿了興趣。

苗依依以為楊毅隻帶了一副耳機,卻不知道楊毅身上還裝了一個微型攝像頭,不僅可以錄音錄像還有定位功能。

隻要苗依依敢對楊毅動手,幾十個神槍手五秒鐘之內就會趕到,把苗依依射成篩子。

楊毅看見朱千辛看完了視頻就開始閉目養神,知道自己必須主動出擊了,於是就來到朱千辛的對麵蹲下來,誠懇道:“千辛,我來向你道歉。”

朱千辛閉著眼冷哼道:“你知道錯哪了?”

楊毅一本正經道:“我未經允許擅自喜歡你。”

朱千辛:“……”

又羞又氣的朱千辛剛剛睜開眼睛準備修理楊毅一頓,就發現原本蹲在地上的楊毅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自己的眼前,正盯著自己的嘴唇躍躍欲試。

“你乾嘛?不是讓你戒色七日嗎?”朱千辛嚇了一跳,連忙把楊毅推開。

“我總覺得苗依依是在故意消遣我。”楊毅一臉幽怨的樣子。

“我倒覺得這是對症下藥,最好讓你戒色七百天。”朱千辛忍不住笑道。

“那我就要改名叫楊頂天了。”楊毅冇好氣道。

朱千辛紅著臉啐了一口,又繃著臉冷哼道:“你今天打了我,我記住了。”

楊毅失笑道:“是拿小本本記的嗎?”

朱千辛羞怒道:“你還笑?”

楊毅連忙告饒:“我打了你一下,你打我十下好了,從七天之後開始,每天晚上睡覺之前你都可以來打我一下。”

朱千辛冇好氣道:“我送貨上門嗎?”

楊毅笑了笑,不再和她打趣,坐在她旁邊認真分析道:“苗依依好像對你怨念很大啊,她的本命金蠱完全有力量幫你解蠱,可是她就是不願意。”

朱千辛淡淡道:“她就算願意,我也不敢讓她碰我,這個女人睚眥必報,她現在最恨的人就是我了。”

楊毅搖頭道:“還是交易的籌碼不夠啊,如果有一樣她無法拒絕的東西,就算有再大的仇恨,她也會暫時放下的。”

朱千辛道:“你不用為我擔心,先確定你體內的蠱毒是真的解開再說吧。”

楊毅聳肩道:“明天的這個時候就知道了。”

兩人回到住處,孫曉晴和葉雨桐得知楊毅體內的蠱毒已經解開,都開心的跳了起來,立即就要衝過來抱楊毅,讓楊毅感受一下體內的變化。

楊毅害怕體內的蠱毒複發,連忙躲開,同時告饒道:“兩位女俠且慢,請再給小弟一週的時間,七天之後我們再實驗。”

孫曉晴疑惑道:“為什麼要七天之後?”

楊毅苦著臉把苗依依的話複述一遍,孫曉晴頓時捂嘴偷笑。

葉雨桐則脫口而出道:“隻是抱抱不算近女色吧?”

說完發現所有人都滿臉震驚的看著她,立即紅著臉解釋道:“我就隨口一問。”

楊毅點頭附和道:“我們也就是覺得你問的很有道理?”

葉雨桐跺腳道:“不理你了。”

說完就跑回了自己房間,朱千辛也笑道:“我去洗澡了,你們慢聊。”

孫曉晴好奇的問楊毅:“苗依依怎麼答應給你解蠱的?她冇有提條件嗎?”

楊毅自傲道:“當然是被我三寸不爛之舌說服的。”

孫曉晴看著楊毅紅潤的嘴唇,歎道:“委屈你了。”

“……”楊毅冇好氣道:“丫頭,你想多了喂,我真的是靠口才說服她的。”

孫曉晴捂嘴笑道:“我也冇說不是啊。”

楊毅惡狠狠道:“小妞,你給我等著,七天之後非把你屁股打腫。”

孫曉晴甜甜笑道:“那就一言為定哦。”

楊毅捂著胸口敗退:“不行了,感覺蠱毒要爆發了,讓我冷靜一下。”

事實上,楊毅的這次排毒並冇有等到第二天,當天夜裡他就開始拉肚子。每隔兩個小時就要拉一次,到最後都拉不出來了肚子還在疼。

他還不敢用止瀉藥去乾涉這個排毒過程,隻能在心裡暗罵苗依依故意折騰自己。

他纔不信以苗依依的解蠱水平,需要用這麼落後的方式來排毒。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點,楊毅才感覺到體內的蠱蟲徹底排乾淨。有種渾身輕鬆的感覺。

隻是令他有些疑惑的是,他之前服用輝隆藥業的虎豹丸後,留在他丹田裡的那一絲燥火之氣竟然壯大了不少,就好像吸收了一些逸散的蠱毒之力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