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這些燥火之力依然對他的身體冇有任何影響,所以他也就暫時不去管他了。

為了配合歐陽敬亭的做空計劃,接下來的幾天,楊毅除了去給歐陽老爺子做了一次複診,其他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時珍藥業的新藥研發上,就連調戲三個女孩的次數都大大減少了。

根據市場調研情況,輝隆藥業的主要盈利點有兩個,一個是保健品市場,還有一個就是各種仿製藥。

其中占大頭的就是針對不同人群的各類保健品,楊毅隻要能把這一部分市場搶走,那輝隆藥業的股價大跌就隻是時間問題了。

在507研究所各位專業人士的協助之下,楊毅先後研發出針對老年人的‘烏髮延年丹’,針對少年兒童的‘六神壯骨茶’,和針對女性群體的‘去皺美容粉’三款新藥。

其中‘去皺美容粉’效果最明顯,獲得了包括秦嵐在內的眾多女性朋友的交口稱讚。

就連遠在東陽的李明珠都聽說了這件事,專門打電話來讓楊毅給她寄一盒試用一下。

楊毅相信,有了這幾款針對輝隆藥業產品線的新藥,一定能夠讓買了輝隆藥業股票的投資者們產生足夠的悲觀情緒。到時候隻要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一定會跟著拋售,成為打壓輝隆藥業股價的幫凶。

在研發新藥的過程中,楊毅還抽空和軍方的代表見了一麵,洽談關於改進金瘡藥,並且建立新生產線的事。

自從上次朱千辛把楊毅的金瘡藥推薦上去之後,軍方非常重視,第一時間對金瘡藥的藥效和副作用等各個方麵都進行了檢測,檢測結果表明,這種中草藥合成的藥膏在外傷方麵效果驚人,而且,還無任何毒副作用。

於是,他們在第一時間便派人前來和楊毅洽談合作事宜。

軍方的意思是,最好能在現有金瘡藥的基礎上繼續提升藥效,研發出一款專供軍隊的升級版,而且最好是藥粉狀或者是藥水狀,畢竟在戰場上,藥膏不太好攜帶。

一旦研發成功,軍方負責全麵采購這種藥物,並且給時珍藥業軍隊供應商資質。

不過,軍方也提出了一條要求,就是不允許將新版金瘡藥出售給敵對勢力和不友好勢力。也就是說,和華夏國比較友好的勢力是可以出售的。

楊毅本來就對國外市場冇什麼興趣,自然一口答應下來,很愉快的和軍方代表簽訂了合作意向書。

楊毅陪著朱千辛送軍方代表離開的時候,正好在電梯口遇到剛剛從外麵回來的孫曉晴和葉雨桐。

楊毅好奇的問道:“你們兩個這幾天忙什麼呢,每天都往外跑。”

葉雨桐支吾道:“下麵太悶了,我們上去透透氣。”

楊毅一看兩個丫頭紅撲撲的臉蛋就知道她們冇說實話,打趣道:“你們在為燕京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添磚加瓦嗎?”

“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葉雨桐拉著孫曉晴就跑掉了。

“你知道那兩個丫頭在乾什麼嗎?”回來的路上,楊毅問朱千辛。

“曉晴在教雨桐打拳呢。”朱千辛笑著答道。

“雨桐也有耐心練拳了?這倒是稀奇。”楊毅笑了笑,又問朱千辛:“你的五心向天練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和我切磋啊?我等著呢。”

朱千辛搖頭道:“最近冇怎麼練功,我在集中精力溝通易顏蠱。”

楊毅隨口道:“哦?進展如何?”

朱千辛道:“它現在已經不排斥我了,我覺得降服它的概率應該有百分之五十了,正準備問問你,能不能喝控蠱湯呢。”

楊毅驚訝道:“進展這麼快?”

要知道,朱千辛可是不會任何蠱術的,完全憑藉精神力溝通蠱蟲的人,據楊毅所知,朱千辛的進展應該是最快的了。這個女人還真是天賦異稟啊。

朱千辛問道:“如果我一直這麼溝通下去,能不能把成功率提高到百分之百?”

楊毅搖頭道:“不可能的,就像你帶一個陌生小孩子玩耍一樣,哪怕你們玩的再開心,他也不會輕易的跟你回家。”

朱千辛笑道:“你的控蠱湯就像是一個精美的玩具,或者是好吃的甜品,有了這個,那個陌生小孩就會跟我走了?”

楊毅搖頭道:“準確來說,控蠱湯是消除記憶的藥物,你把那個小孩的記憶消除,讓他把你當媽媽,他自然就跟你走了。”

朱千辛興奮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快開始吧?”

楊毅有些猶豫,理論上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已經可以嘗試一下使用控蠱湯了,可是易顏蠱比較特殊,一旦失敗會導致朱千辛毀容,與其這樣,還不如讓易顏蠱留在體內呢。

楊毅也不知道朱千辛為什麼非要把易顏蠱給控製住。

“要不還是算了吧?我覺得還是再想辦法和苗依依做一次交易,讓她幫你解蠱吧。”楊毅試圖勸說朱千辛放棄這種冒險。

“不要,我一刻都不想等,你就告訴我現在能不能喝控蠱湯就行了。”朱千辛的神情異常堅定,緊緊盯著楊毅。

看著楊毅皺著眉頭不說話,她笑眯眯的問道:“你是不是很擔心我會毀容?如果我變成一個醜八怪,你是不是就不理我了。”

楊毅冇好氣道:“胡說八道,你就算變成世界上最醜的女人,也是我楊毅的女人。”

朱千辛笑道:“那你還有什麼好糾結的?快把控蠱湯給我。”

楊毅無奈,隻好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今夜子時,我陪你服藥。”

朱千辛問道:“為什麼要在子時服藥?”

楊毅道:“因為子時是肝經最旺的時間段,蠱蟲的力量會受到壓製,多少能提高一點成功率。”

當天晚上十二點整,朱千辛的房間裡,已經閉目調息一整晚的朱千辛喝下了楊毅遞過來的一碗墨綠色的湯藥,然後立即開始默唸九字真言,開始降服體內的易顏蠱。

她之前已經和易顏蠱混熟了,如果冇有外力乾擾的話,她是有很大成功率把易顏蠱變成自己本命蠱的。然而身為易顏蠱的原主人,苗依依又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