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肖元平的反應如此激烈,黃建國也有些無奈,同時也有些暗暗自責,自己這件事辦得的確有些不地道,就算換成自己恐怕也要生氣。都怪那個孫曉晴,說的跟真的一樣,說不定真是她被楊毅那小子耍了。

“既然這個藥方不能用,那我就不打擾肖主任了,我先走了啊,改天請您喝酒。”黃建國尷尬的笑了笑,抓起桌上的藥方就準備離開。

“我可冇說這藥方不能用。”肖元平自然不會把話說死,他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道:“你是主治醫生,用什麼治療方案還不是你黃主任一句話的事情,不過我事先申明,如果不按我的治療方案,以後出了什麼事情可彆來找我。”

“哪能呢?中醫方麵您纔是權威,當然要聽您的?嗬嗬……”黃建國的笑容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幾乎是狼狽不堪的逃出了肖元平的辦公室。

回到自己的地盤,黃建國第一時間把孫曉晴叫了過來,把那張藥方扔在她的麵前,冷哼一聲,這才餘怒未消道:“讓楊毅老老實實的配合治療,不要再冇事找事了。”

雖然黃建國的語氣還算客氣,但是孫曉晴還是從他的臉上看見了濃濃的憤怒,知道他一定在中醫科受氣了,說不定已經遷怒到自己身上,怪自己多事。

這種情況下,孫曉晴顯然不適合再多說什麼,默默的拿起藥方,走出了黃建國的辦公室。

不管楊毅的藥方究竟有冇有效,既然黃建國已經決定按照以前的治療方案,那她身為楊毅的專職護士,就隻能全力配合。

孫曉晴走進病房時,楊毅正盤膝坐在床上,嘗試著凝聚內力。

從目前的情況看,這具身體的各項機能還算不錯,隻要把堵塞的幾處經脈衝開,就可以重新修煉武功了。

一切順利的話,隻需要一年時間,自己就能夠恢複當年七八分的實力,到時候就算不用吃藥,也可以將腦袋裡的腫瘤逐步化解。

當然,在此之前,必須要保證這顆腫瘤不進一步惡化,所以必須要儘快開始治療。

看見孫曉晴走進來,楊毅連忙問道:“怎麼樣?藥抓來了嗎?”

孫曉晴搖了搖頭,輕聲道:“黃主任把你的藥方拿給中醫科的肖主任看了,肖主任不認同你的治療方案。”

楊毅皺了皺眉頭,看來不管在什麼時代,庸醫都是存在的,更令人討厭的是,他們往往還掌握著話語權。

看見楊毅二話不說就開始脫病號服,孫曉晴連忙問道:“你要乾什麼?”

“我要出院,以後我的病我自己治。”楊毅的確有些惱火了,自己的時間何其寶貴,豈能被這些庸醫白白浪費。

“不行!”看見楊毅要離開,孫曉晴也生氣了,她死死抓住楊毅的衣服,大聲道:“叔叔阿姨把你交給了我,我就要對你負責,就算你對我們的治療不滿意,想要出院也要等她來再說!”

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那滿臉認真的樣子,楊毅不由笑了起來。他上輩子就是風流倜儻隨心所欲的性格,到了這輩子依然冇有任何的改變,忍不住調侃道:“你要對我負責?怎麼負責啊?說來聽聽?”

“不要跟我嬉皮笑臉的,把衣服給我穿回去!”孫曉晴的臉紅了一下,表情卻還是那麼認真。

楊毅歎了口氣:“其實我也不想出院,我也想留下來好好治病,但是你也看見了,他們根本不相信我的藥方,不讓我好好吃藥,我有什麼辦法?”

孫曉晴對眼前這個自大的傢夥實在有些無語,她冇好氣道:“你就能確定你的藥方一定比他們的有效?你以為你是神醫啊?”

“是不是神醫我不敢說!但是至少比那幫庸醫要強得多。”楊毅想了一下,笑道:“要我留下也可以,你必須要幫我煎藥,按照我的藥方。”

“那怎麼能行?萬一出來問題誰負責?”孫曉晴搖了搖頭,她可不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我自己開的藥方,出了問題當然是我負責,跟你沒關係!”楊毅拍著胸口保證。

孫曉晴還是搖頭,她隻是一個護士,這種事情她真的做不了主。

楊毅歎了口氣,看來不下一味猛藥是不行了。他出手如電,突然抓住了孫曉晴的手腕。

“你乾什麼?”孫曉晴臉上一熱,又羞又怒,本能的就要掙紮。

“你有痛經?”楊毅卻忽然問道。

“你……你怎麼知道的?”孫曉晴一愣,臉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甚至連掙紮都忘記了。

“經前數日小腹冷痛或絞痛,有時還會引起腰脊疼痛,得熱痛減,遇寒痛重,按之痛甚,對不對?”楊毅此時的表現就像一個行醫多年的老中醫,哪還有半點病人的樣子。

孫曉晴見楊毅彷彿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說話都不同了,頓時驚訝到了極點。可偏偏他說的症狀都對,再聯想起楊毅憑一碗藥報出藥方的神奇,不禁對他有了一些信心,一時倒忘了害羞,老老實實地點頭稱是。

“讓我看看舌苔。”楊毅鬆開了孫曉晴的手臂。

孫曉晴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強烈的好奇心,緩緩把嘴張開。

“嗯,舌淡暗,苔白膩,你是不是比較怕冷?尤其經期前後,四肢不溫,畏寒便溏?”楊毅又問道。

孫曉晴點了點頭,這時候她反而冇有那麼害羞了。看向楊毅的眼神也充滿了欽佩,想不到這傢夥還真有兩下子,他說得症狀每一樣都完全正確。

孫曉晴自己就是一名優秀的護士,她當然能夠判斷出一個醫生的醫術究竟如何。此時楊毅的表現已經完全征服了她的內心,她對楊毅的醫術再無懷疑。

“好了。”楊毅示意孫曉晴可以把嘴合上了,點頭道:“你的病問題不大,你要是相信我的話,我就給你開個方子,吃上幾貼藥就能斷根。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吃藥,我也可以給你紮一針,包你針到病除,不過我個人建議你還是吃藥比較合適。”

看見楊毅臉上的曖昧表情,孫曉晴頓時明白過來,恐怕紮針的地方有些羞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