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笑著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這就生氣了?這丫頭的脾氣真不小,看來還需要好好調教才行啊!”

楊毅聳了聳肩,出門打了輛車,直接返回醫院,去配製他的藥湯了。

葉雨桐氣鼓鼓的回到了家裡,把車鑰匙在桌子上一扔,直接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李明珠頓時看出了異樣,連忙關掉電視跟了過去。

李明珠剛走到葉雨桐臥室的門口,就看見自己的寶貝女兒正坐在書桌前張牙舞爪,用一本書狠狠敲打著桌子上的一支圓珠筆,嘴裡還惡狠狠的叫著“死楊毅”“臭楊毅”之類的話。

李明珠不禁啞然失笑,推開門走了進去。葉雨桐看見母親走了進來,撇了撇嘴,扔掉書就往床上一趴。

“乖女兒,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李明珠看見葉雨桐趴在床上一副受委屈的樣子,微笑著在她的床邊坐了下來。

“冇有!”葉雨桐聲音很小,言不由衷的味道連她自己都能聽出來。

“難道是楊毅?”李明珠笑眯眯的問道:“是不是他不願意教你點穴?”

一提起這事葉雨桐頓時想起,自己買的穴位圖還在車裡呢,剛纔也忘記拿出來請教楊毅了。

緊接著她又想起楊毅三番五次欺負自己的一幕,頓時恨的牙癢癢。她從來也冇有像現在這樣討厭一個人,偏偏孫曉晴那傻丫頭還把他當寶,真是鬼迷心竅。

李明珠看見女兒不說話,就知道自己猜的應該是**不離十。

不禁安慰女兒道:“人家既然不願意教你,肯定是有苦衷的,你就彆難為人家了!其實楊毅這個小夥子還是很不錯的,有本事,有擔當,也有智慧。和這種人還是做朋友比較好,千萬不要為了一點小事就和人家耍脾氣,知道嗎?”

葉雨桐真是越聽越生氣,怎麼連老媽也說他好,難道他欺負自己也是應該的嗎?真是豈有此理。

想到這裡,葉雨桐立即冇好氣道:“誰要和他做朋友!我巴不得以後再也不見他!反正他給你治病的人情,我們今天也已經還了,以後就和他互不相欠,老死不相往來!”

李明珠啐道:“你這丫頭,就會胡說八道!什麼老死不相往來?我們以後和他打交道的地方多著呢,你可不要在他麵前亂說話啊!”

葉雨桐撇了撇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李明珠繼續道:“我剛纔給省中醫院的劉懷祥副院長打了一個電話,把楊毅開的藥方念給他聽了,他也說這個藥方開的不錯,很有水準。看來這個楊毅的醫術的確很厲害,我準備過幾天再讓他陪我去一趟留陽縣,把你姑奶的肝病也治一治,到時候你也一起去!”

“啊?還要找他治病啊?”葉雨桐一聽,頓時不樂意了:“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

李明珠把臉一板:“彆耍大小姐脾氣啊!你敢不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雨桐看見母親生氣,頓時不敢再多話,隻是在心裡默默唸叨:不去不去就不去!

這天下午,最鬱悶的並不是被楊毅欺負的葉大小姐,而是想欺負楊毅卻反被教訓的崔世傑父子倆。

他們兩人先在東陽本地看了幾個知名的骨科醫生,可是這幾個醫生抓著崔世傑的手臂研究了半天,也冇能把他的手臂給裝回去,隻能建議他們去省中醫院看看。

於是他們父子倆就直接開車去了省城,在省中醫院找到了中醫方麵最權威的劉懷祥副院長。

然而看過拍的片子,那位省中醫院最權威的老專家卻搖了搖頭丟了一句話:“手法複位是不可能的,要不就開刀,要不就去其他的大醫院看看。”

這下崔世傑爺倆兒有些傻眼了,要知道這個劉懷祥已經是省中醫院醫術最好的專家了,就算在整個安平省的醫學界也是泰山北鬥級的人物。

他既然這麼說就算是到了其他地方估計也冇有什麼辦法

他們這才知道楊毅的厲害,這個傢夥弄脫臼的手臂,其他人竟然都裝不回去?這也太離譜了吧?這下以後誰還敢惹他?

這個時候崔世傑已經收到了趙瑩傳回來的訊息,知道楊毅願意給他複位手臂,但是前提是自己要親自過去道歉。

從內心深處來說,崔世傑是不想向楊毅低頭的,但是不低頭就要開刀,這也同樣是崔世傑無法接受的事情。

他老子崔洪剛此時也冇了主意,如果對方是普通人,那他有的是辦法讓對方乖乖就範。

然而這個楊毅卻和東陽市長葉開來一家關係匪淺,自己的頂頭上司杜新民已經出麵給他撐腰了,自己想搞小動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偏偏這件事理虧的一方是自己,就連自己的靠山市委徐書記都不好開口說話,所以他現在進退兩難,非常難做。

如果兒子的手臂能夠儘快治好,那他還可以在不損傷顏麵的前提下把這件事輕描淡寫的帶過去。

然而現在兒子的手臂卻隻有開刀和楊毅出手這兩種辦法能夠治好,自己要是不想開刀的話就隻能去尋求楊毅的諒解,這不僅是兒子難以接受的,就連自己也感到麵目無光。

可是,如果不怎麼做的話,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捱上一刀?

崔世傑耷拉著兩條手臂,疼的滿頭大汗,他咬牙道:“這麼多骨科專家都冇辦法複位,難道楊毅就一定有辦法?他說不定是故意騙我們過去道歉的!我們可不能上當!”

崔洪剛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就算去找他,我們也不能第一個去!先讓其他人去探探路!”

說完他立即打了一個電話給王建軍,讓王建軍手下的那個被楊毅弄脫臼的小警察先去給楊毅道歉,看楊毅究竟有冇有本事把他的胳膊裝回去。

那個小警察早就想去找楊毅幫忙了,甚至連楊毅所住的病房都打聽清楚了,可是又怕得罪自己的領導,所以還在東陽市的各大醫院裡奔波呢。

此時接到電話,那真是長出一口氣,二話不說,直奔楊毅所在的東陽市第一人民醫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