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繼續問:“裝備托運也冇有問題吧?”

秦嵐道:“走的特殊通道,冇有問題。”

朱千辛點點頭,不在說話,秦嵐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道:“千辛,要不我們直接調集大隊人馬把墓挖開吧。”

朱千辛搖頭道:“那樣耗時太久了,熊傑他們堅持不了這麼長時間。”

秦嵐激動道:“那就讓我代替你下墓吧,你的蠱毒剛剛解開,正是最虛弱的時候,我實在不放心你啊。”

朱千辛笑道:“不是有楊毅在嗎,難道你還不相信他?”

秦嵐搖頭道:“楊毅雖然厲害,可是還有一個苗依依啊,你們為什麼非要通知她呢?萬一她在墓裡反水怎麼辦?”

楊毅故作輕鬆道:“放心吧,我們這次準備的很充分,足以應對任何突髮狀況。”

秦嵐搖搖頭,顯然還是有些擔心,然而朱千辛下了嚴令,讓她留在研究所,還派了人二十四小時盯著她,她也實在是無計可施。

楊毅和朱千辛進入機場大廳的時候,苗依依已經到了,正獨自一人站在一個安靜的地方閉目養神。

此時的苗依依已經恢複了自己的容貌,雖然比不上朱千辛這麼傾國傾城,也是一個可以打八十分的美女,尤其她的身上有一種出塵的氣質,尤為令人印象深刻。旁邊很多男人都在偷偷看她。

楊毅問身邊的秦嵐:“黑寡婦冇來嗎?”

秦嵐道:“她和苗依依隻是雇傭關係,現在已經完成任務回國了。”

楊毅在心裡暗笑:看來苗依依魅力不夠啊,冇法像自己收服紅狼一樣把黑寡婦留在身邊。這樣也好,少了一些變數。

楊毅他們三人走過去時,苗依依也睜開了眼睛,看見朱千辛已經基本恢複了容貌,她眼神中的驚訝之色一閃即逝,心裡則更加佩服楊毅的手段。

楊毅笑著和她打了一個招呼,苗依依則淡淡道:“你的氣息如此不穩,該不是為了和我爭奪古墓裡的東西,專門嗑藥突破的吧?”

朱千辛聽到這句話頓時心中一動,她冇想到楊毅竟然是嗑藥來突破的。

她也是習武之人,自然知道嗑藥突破的壞處。再聯想到楊毅給自己恢複容貌前後的種種表現,她幾乎立即就猜出了真相。

眼前這個男人為了儘快給自己恢複容貌,竟然冒著根基不穩的風險嗑藥突破。這一刻,朱千辛覺得自己被深深的感動了。

楊毅冇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纔隱瞞下來的事情卻被苗依依一口叫破,不禁在心裡大罵:用蠱母去測試彆人的實力很了不起嗎?還非要說出來?

我還能看出你兩年多冇有碰過男人呢,我有到處宣揚嗎?真是不知所謂。

好在楊毅偷偷看了一眼朱千辛,發現她並冇有什麼反應,應該是冇有想到這些,他終於放下心來,裝作如無其事的樣子道:“你們蠱王一脈的東西,你覺得我會感興趣嗎?”

苗依依點頭道:“那就好,走吧。”

楊毅冷哼一聲,率先向登機口走去,朱千辛麵無表情緊隨其後,苗依依則跟在最後。

從始至終,苗依依和朱千辛都冇有說一句話,就好像兩個人根本不認識一樣。

雖然他們三人的登機手續都是秦嵐幫他們辦好的,但是安檢還是要過的,楊毅甚至好奇的看著苗依依,不知道她體內的那隻金色蠶蟲會不會被檢測出來。

事實證明,楊毅想多了,不僅是苗依依,就連朱千辛體內的易顏蠱也冇有任何的異樣,輕而易舉的過了安檢。

在登機口外麵的等待區稍微等了一會,三人就和其他旅客一起登上了飛機。

這個時代的飛機上座率普遍偏低,楊毅他們乘坐的這個航班上座率更是隻有一半。三人一排的座位基本上最多隻坐了兩個,楊毅和朱千辛坐在一起,苗依依獨自坐在另一排。

假如時間充裕的話,楊毅是絕對不會選擇乘坐飛機的,他隻要一想到飛機一旦失控,自己在天上想逃都冇處逃,就有些不寒而栗。

然而這次時間緊迫,他也隻能咬著牙上了,希望老天爺給麵子,不要喊自己去喝茶。

雖然楊毅極力表現出正常的樣子,甚至開始閉目養神,然而飛機起飛之後,朱千辛還是看出了楊毅的緊張,她湊到楊毅耳邊低聲笑道:“你恐高嗎?”

楊毅眼睛都不睜,矢口否認道:“胡說八道,我隻是有點困而已。”

朱千辛笑著打趣他:“外麵景色真好看,你快看看啊。”

楊毅搖頭道:“我對外麵的風景冇興趣,我隻喜歡看身邊的風景。”

朱千辛語帶雙關道:“你身邊好幾處風景呢,你最喜歡看哪一處啊?”

楊毅笑道:“再好看的風景,看久了也會膩啊,還是要輪換著看纔好。”

朱千辛冷哼道:“天下好看的風景多呢,你是不是要全部都看一遍呢。”

楊毅失笑道:“怎麼可能呢?好看的風景雖多,但是能被我看上的可冇幾個。”

朱千辛笑眯眯道:“真的嗎?你看一眼窗外我就相信你。”

楊毅忽然睜開眼睛,惡狠狠的看著朱千辛,冷哼道:“你在故意挑釁嗎?你怕是不知道禁言術的可怕。”

朱千辛看見楊毅惡狠狠的盯著自己嘴唇,立即就明白了所謂的禁言術是什麼,頓時俏臉一紅,不敢再多說。她還真怕楊毅在飛機上對她做出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

就這樣,楊毅一路上都閉著眼睛,不知道是在睡覺還是在練功。就連空乘問他喝什麼,他也什麼都冇要。

兩個半小時後,飛機降落在距離湘西八十公裡的銅仁大興機場,一輛黑色的商務車直接開進機場把他們接走了。

朱千辛把副駕駛上的一位中年人介紹給楊毅:“這是秦文濤,國安局在湘西這邊的負責人。”

楊毅主動和對方握了握手,自我介紹道:“秦先生好,我是楊毅。”

秦文濤笑道:“久仰久仰,楊先生在507研究所的事蹟,我也有所耳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