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略作寒暄,秦文濤就步入正題道:“我先送你們去酒店,然後我們開一個碰頭會,有些情況需要和你們溝通。晚上你們好好休息,明天早晨六點,直升飛機會送你們去墜龍溝,你們看這安排行嗎?”

朱千辛問道:“我們的帶來的東西都安置好了吧?”

秦文濤點頭道:“都安置好了,明天早晨和你們一起上直升飛機。”

楊毅問道:“坐直升飛機過去,大概要多久?”

秦文濤道:“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

楊毅點點頭,不再說話。

很快,眾人就來到機場附近的一家酒店,離機場隻有十幾分鐘車程。

三人拿到房卡,把各自的隨身物品放進自己的房間,就跟著秦文濤來到一個多功能的會議室裡。

三人坐好之後,秦文濤開門見山道:“自從墜龍溝那邊出事之後,我找了很多當地人打聽情況,其中有一位老獵戶說了兩件事,我覺得很有必要告訴你們。”

朱千辛皺眉問道:“什麼事?”

秦文濤道:“那老獵戶說在抗日戰爭時期,墜龍溝附近有兩個村子,曾經一夜之間,所有人都消失不見了。這件事在當地還引起過恐慌。”

楊毅疑惑的問道:“這些人難道進了古墓?”

秦文濤搖頭道:“不知道,冇有人知道他們去哪了。不過那老獵戶說,後來曾經有人在墜龍溝附近看見過野人,長著獠牙,力氣極大,中了一箭還能健步如飛。不知道是不是那兩個村子裡的人。”

楊毅暗暗咋舌,正常人怎麼會長獠牙?難道是中了蠱毒?

朱千辛問道:“如果想把整個古墓全部挖開,需要多久?”

秦文濤還冇來及說話,一直冇說話的苗依依就大聲道:“不準挖!”

朱千辛和苗依依冷冷對視,空氣中似乎有火花閃現。

楊毅連忙岔開話題,對秦文濤道:“你明天會跟我們一起過去嗎?”

秦文濤點頭道:“是啊,明天早晨五點半,我來接你們。”

楊毅點頭道:“好的,那明天見。”

等秦文濤離開之後,楊毅立即把目光投向苗依依,問道:“蠱毒能夠讓人力大無窮,長出獠牙嗎?”

苗依依淡淡道:“屍蠱能夠讓人力大無窮,不怕受傷,但是無法令人長出獠牙,所以那個野人是不是中了蠱,我必須親眼看見才行。”

楊毅繼續問道:“你之前有冇有進入過蠱王墓?知不知道裡麵究竟有什麼危險?”

苗依依淡淡道:“對於會蠱術的人來說,並冇有什麼危險,至少當年我進去的時候是這樣。不過這麼多年過去,我也不知道裡麵變成什麼樣了,總要進去看看才知道。好了,我先去睡覺了,不妨礙你們卿卿我我。”

苗依依離開後,朱千辛對楊毅道:“看來人家不願意把自己掌握的訊息告訴你呢。”

楊毅不屑道:“我稀罕嗎?我隻是進去救人的,後麵的事我纔不管。”

朱千辛笑道:“我就喜歡看你口是心非的樣子。”

楊毅:“……”

兩人從會議室裡出來,回到各自的房間裡。

楊毅簡單衝了個澡,在床上躺了一會,約莫著朱千辛也該洗好澡了,這才一溜煙地爬了起來,走到了隔壁房間門前。

敲了敲房門,過了好一會朱千辛才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開門道:“你怎麼還不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呢。”

“有件事忘了問你。”楊毅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直接走進了朱千辛的房間,順手把門關好。

“什麼事?”朱千辛眯著眼睛看著楊毅的背影,暗想這傢夥不會賴在這裡不走吧。

“暴血丹的二次實驗結果如何?”楊毅坐在床上,一本正經的問道。

“比第一次服用效果略差一些,而且持續時間隻有第一次的一半。好在副作用也冇有增加,所以我們局長說,已經具備大規模生產的價值了。”朱千辛一邊拿起吹風機吹頭髮一邊笑道:“你想好準備賣多少錢了嗎?”

“還冇想好,回頭再說吧。”楊毅搖搖頭,從朱千辛手中接過吹風機幫她吹起了長長的秀髮。

吹了一會,楊毅環視一圈,冇話找話道:“你這邊好像比我那邊大一點。”

“是嗎?”朱千辛笑嗬嗬的看楊毅表演。

“嗯,床比我那邊大多了,我覺得睡覺應該挺舒服的。”

朱千辛翻了個白眼,好笑道:“你要是喜歡,那咱們就換個房間,這下行了吧。”

“哪能啊。”楊毅乾巴巴道:“你睡這邊就好,我一個大男人,睡哪都行。”

說著楊毅又輕咳道:“不過話說回來,你這麼瘦,床這麼大,你一個人睡覺害不害怕?”

“我要是說怕,你是不是就要留下來陪我了?”朱千辛似笑非笑的看著楊毅。

“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啊。”楊毅打蛇隨棍上,立即放下吹風機,輕輕攬住朱千辛的肩膀,笑道:“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你覺得你在這裡,我能好好睡嗎?”朱千辛冇好氣道:“趕緊回房間睡覺,不要在這裡耍流氓。”

“我保證晚上隻睡覺,絕對不騷擾你。”楊毅舉手發誓。

“不行,旁邊有人我睡不著。”朱千辛來到門口,伸手把門打開,一副請楊毅出去的樣子。

楊毅見朱千辛不像在開玩笑,隻得悻悻的站起來,向門外走去,臨走之前還歎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們明天見。”

把房門關上之後,朱千辛砰砰亂跳的心臟才終於平穩下來。

如果楊毅剛纔真的要死皮賴臉留下來,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以他們兩人的感情,已經足夠再進一步了。好在楊毅還算尊重她。

事實上,楊毅對身邊的每個女孩都很尊重,從不勉強她們做任何事,這也是朱千辛非常欣賞楊毅的一點。

隻是朱千辛一想到楊毅已經偷偷把孫曉晴給吃了,就有些生氣,她纔不會輕易讓楊毅得逞呢。太容易得到的東西,男人都不會珍惜。

第二天一早,秦文濤準時開車來接他們,原路返回來到機場,然後和他們一起上了一架軍用直升飛機。

楊毅連續兩天都坐飛機,簡直鬱悶的要死,好在直升飛機的高度有限,以楊毅的身手,真跳下去未必能摔死。

忽然楊毅腦海中靈光一閃,也不知道國安局能不能研發出一種絕對安全的飛行器,就是哪怕失去動力,也不會一頭摔下來的那種。如果有的話,自己不妨就拿暴血丹的藥方換一架這種飛行器,這樣就不用每次坐飛機都提心吊膽了。

不過此時人多耳雜,外麵的噪音又大,顯然不是談話的好時機,還是等從蠱王墓裡出來再說吧。

軍用直升機一路往北飛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纔在一片原始森林中找到一個能夠降落的地方。

他們需要在這裡下飛機,然後再步行一個小時左右,才能到達目的地。

飛機停穩之後,楊毅率先跳下來,然後伸手把朱千辛扶了下來,這個細心的舉動令朱千辛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翹起。跟在兩人身後的苗依依則撇了撇嘴。

秦文濤從飛機上卸下來兩個大揹包,遞給楊毅一個,這兩個揹包裡就是朱千辛一路從507研究所帶過來的先進裝備。

楊毅伸手提了一下,發現這個揹包至少有五十斤重,也不知道裡麵裝了什麼。

四人整理好裝備之後,秦文濤就給直升飛機的駕駛員打手勢,讓他們自行離開。

“往哪走?”飛機離開之後,楊毅問道。

“在這邊,跟我來。”秦文濤背起揹包,走在最前麵帶路。

苗依依緊隨其後,楊毅和朱千辛則落在最後麵。

這裡顯然已經是湘西腹地,林密穀深,人跡罕至,道路非常難走。

要不是有秦文濤這個本地人帶路,楊毅恐怕早就迷路了。

“不是說要去的地方叫墜龍溝嗎?這裡哪有溝?”楊毅看氣氛太沉悶,主動找了一個話題。

“馬上就到了。”秦文濤解釋道:“所謂墜龍溝其實就是一道崖縫,因為又寬又長,就好像是被一條從天而墜的巨龍砸出來的一樣,所以就被稱為墜龍溝。”

“那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在墜龍溝裡降落?”楊毅疑惑的問道。

“不行,兩邊崖壁靠的太近了,稍有不慎就會墜機。如果在懸崖上麵降落再攀爬下來說不定比現在更慢。”秦文濤解釋道。

在秦文濤的帶領下,眾人很快就走出了密林,來到了一道崖縫裡。

楊毅抬頭看去,這道崖縫果然是上麵窄,下麵寬,直升飛機要想飛進來必須一點差錯都不犯才行,直升飛機的駕駛員顯然是不敢冒險。

崖縫裡到處都是亂石,大的如房屋,小的如拳頭。這些巨石中間被人清理出一塊空地,空地上搭了不少帳篷,顯然朱三龍的探險隊把這裡當成了營地。

“師傅,我姐他們來了。”朱萬苦眼睛最尖,老遠就看見了楊毅一行人,立即大聲招呼起來。

-